香克利之魂 永不獨行!

香克利的思想來源非常樸素,他出生在貧寒的礦工家庭,吃飽穿暖即是人生理想,是真正的勞苦大衆,他同情工人階級,支持工人運動,這種思想傾向,此後也根植於利物浦的球隊文化。從執教開始,香克利就將球迷放在首位,這一理念被濃縮在標誌性一幕中:1973年4月,香克利率隊繞場展示聯賽冠軍獎盃,安菲爾德球迷激動地不斷投下圍巾或其他球隊標識物,他們將自己的心意被香克利收下視爲榮耀,而一名警察試圖將掉在腳邊的圍巾踢到一旁,香克利見狀上前制止,他撿起圍巾繞到肩上,告訴警察說:“不要這樣做,那很珍貴。”

香克利接手時,利物浦已在英乙蹉跎5年,他讓球隊重返頂級聯賽,拿到3座英甲冠軍,還有聯盟盃1尊,佩斯利後率紅衣之軍問鼎歐陸之巔,拿下歐冠時,仍將功勞歸於香帥:“香克利築起四壁,我只是加上了屋頂。”但讓利物浦人真正奉之爲神的是香克利精神。精神一詞,涵義甚廣,說起來虛無縹緲,簡單總結香爵精神:球場上永不放棄,球場外擁抱民生。足球的目的是什麼,香帥曾經留下名言:“我相信,生活和成功的唯一途徑是集體努力,每個人爲彼此工作,每個人互相幫助,每個人在一天結束時都勞有所得。這可能要求得太高,但這就是我看待足球和生活的方式。”他也因此被廣泛視爲左翼領袖。

鑑別綠茵之人的立場,多看其服務對象,是爲老闆、爲榮譽還是為了球迷。香克利顯然在人羣之中。別的不說,進入英超時代,縱觀歷任利物浦主帥,克洛普與香爵最爲相似。英媒曾有評價:“克洛普重新聯結了利物浦與香克利的理念靈魂。”

克洛普對待俱樂部歷史的態度,尊重一以貫之。這座城市曾經歷兩次慘案劫難,海瑟爾之後的希爾斯堡,更將利物浦球迷推向深淵。他們一面要承受親友離世的悲痛,一面又要迎接政府和媒體潑向他們的髒水,《太陽報》帶頭抹黑,說利物浦球迷是希堡慘劇直接責任人,他們襲警、對屍體小便等等等等。利物浦人陷入了靈魂上的孤軍奮戰,等到2011年相關保密文件公開,利物浦球迷才被歸還清白。2016年,英國高法裁定,希堡踩踏事故源頭在南約克郡警方玩忽職守,球場組織、管控不力,當年不幸罹難的96名球迷,均遭“非法殺害”。

整整27年,利物浦球迷如身處孤島,他們要忍耐死敵球迷毫無底線的慘案助威歌嘲笑,又要在整座城市陷入失業潮時,忍耐敵對者發出的“失業者”奚落。追求正義的進程中,他們被斷定爲自怨自艾的自封受害者。他們只能在唱起YNWA時提高音量,期望能如托爾斯泰所言:在清水裡泡三次,在血水裡浴三次,在鹼水裡煮三次。我們就會純淨得不能再純淨了。每個利物浦人,對主教練只有一個疑問,也是唯一的訴求:“他能理解我們嗎?”這方面,克洛普有與香克利一脈相承的精神血緣。

2019年,克洛普和他的孩子們在馬德里問鼎歐冠,那年紀錄片名叫《金色的天空》。《風暴盡頭》何在?在2020年英超破繭賽季,28年的漫長等待,克洛普終於捧回了利物浦心心念唸的首座英超獎盃,他將這猶如鏡中月水中花般的榮譽化爲實物。再看獎盃背景,因疫情作祟,英超幾有腰斬之虞,瓜氏藍月制宰聯賽多年,與瓜纏鬥,兩次戰至末輪決出分曉。更爲可貴的,是克洛普面對恩怨宿敵時的姿態,堂堂正正,足球說話。

最後一戰,利物浦市民夾道恭迎球隊大巴,只爲給克洛普最好的告別,赤焰染紅天空,人聲喧囂沸騰。安菲爾德拉起巨型Tifo,拼寫克洛普的名字,伴隨“你永遠不會獨行”的歌聲,形成最莊重難捨的告別。克洛普手撫胸前,強忍淚水,環顧四周,盡是爲他而來的人。這些人中,有人陪伴這支球隊忍耐過黑暗、因他而得見光明與尊嚴,有人因他愛上足球、愛上這支利物浦,有人曾經質疑他、後來成爲忠實信徒。

費耶諾德主帥斯洛特即將接替克洛普教職。他會得到很多建議,俱樂部內外皆有。最實用的只有一條:不要試圖複製、取代或者推翻克洛普,先成爲一個利物浦人,擁抱這間球會,擁抱這座城市,他們自將爲你奉上雙臂。

文:李靜宜

瓜迪奧拉談克洛普離任時哽咽:“我會非常想念他。尤爾根是我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他讓我作爲一名教練上升到了另一個高度。”

“他讓利物浦留下了自己的印記。這不僅僅是冠軍頭銜,有些人一到某個地方就會永遠留在那兒,尤爾根和利物浦將達到香克利、佩斯利和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傳奇人物的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