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对华绿色产业贸易战,美国满盘皆输?电动汽车大战白热化,拜登关税翻四番,特朗普誓言更狠;中国绿色能源逆袭,风能太阳能全球称霸,美国贸易战岌岌可危 ;北京车展震撼揭秘,中国电动汽车全面超越,西方制造商还在梦游:深刻中國

歡迎來到我們的深刻中國節目!今天我們要來談談最近關於中美電動汽車貿易戰的話題。拜登總統在5月14日宣布將中國電動汽車的進口關稅提高到100%,而特朗普則威脅說如果他在2024年當選,將對中國電動汽車徵收200%的關稅。這場電動汽車對決已經成為政治博弈的最新戰場,讓我們來看看這背後的故事。

拜登的關稅政策不僅僅針對電動汽車,還包括鋁、鋼鐵、鋰電池、太陽能電池和半導體等產品。這讓人感嘆數年前兩黨領袖對自由市場的熱愛,如今卻揮舞起貿易保護主義的大旗。這也使得《紐約時報》指出,幾年前徵收關稅對有利於實現全球氣候目標的產品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隨著特朗普的崛起,民主黨決策者們開始將綠色產業政策視為解決多重問題的萬能鑰匙。他們認為這不僅是應對氣候危機的妙招,還能解決經濟停滯、製造業衰退、工人階級不滿,以及中國地緣政治挑戰等難題。貿易保護主義大概是華盛頓少數兩黨能達成共識的東西。

然而,這場戰爭的結果並不僅僅是關稅和市場份額的競爭,更關乎國家戰略和全球經濟格局的重塑。中國電動汽車產業的增長速度令人瞠目結舌,中國已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出口國,全球近60%的電動汽車銷售發生在中國。然而,中國控制著全球清潔能源供應鏈的80%以上,而美國幾乎不控制任何環節。

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發動了清潔技術貿易戰,但美國目前既不在實力地位,也不在勢均力敵的地位。然而,特斯拉作為全球電動汽車行業的領導者,正在努力提升自己的競爭力。特斯拉的全自動駕駛系統被認為在技術上領先於其他競爭對手,而中國的電動汽車企業比亞迪也在不斷發展新款車型。

這場電動汽車貿易戰對中國和特斯拉來說,既是挑戰,也是機遇。中國電動汽車在全球市場上的崛起已經不可忽視,特斯拉則在努力提高自己的市場份額。這場戰爭的結果將關乎未來全球電動汽車市場的競爭格局,值得我們繼續關注。

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拜登總統在5月14日祭出了重拳,將中國電動汽車的進口關稅猛增至100%,這舉動無疑是在美中形成的氣候貿易戰中讓火藥味更濃了些。僅幾日前,特朗普也不甘示弱地宣佈,如果他在2024年大選中勝出,將對中國電動汽車徵收200%的關稅。這場電動汽車對決已經成為了政治博弈的最新戰場,讓我們來看看這背後的故事。

拜登的關稅政策並不僅僅針對電動汽車,他還對鋁、鋼鐵、鋰電池、太陽能電池和半導體等產品加徵了關稅。這讓人不禁感嘆數年前,兩黨領袖對自由市場的熱愛彷彿還在昨日,如今他們卻大刀闊斧地揮舞起貿易保護主義的大旗。說到這兒,不禁讓人想起《紐約時報》的報導,“對有利於實現全球氣候目標的產品徵收關稅,這在十幾年前幾乎是不可想象的”。

然而,隨著特朗普2016年的崛起,民主黨決策者們開始將綠色產業政策視為解決國內外多重問題的萬能鑰匙。他們認為這不僅是應對氣候危機的妙招,還能解決美國經濟長期停滯、製造業衰退、白人工人階級不滿,以及中國地緣政治挑戰等諸多難題。貿易保護主義大概是華盛頓少數兩黨能達成共識的東西之一。

麻省理工學院的經濟學教授戴維·奧托評論道,“幾乎沒有什麼能比2萬美元的電動汽車更快地讓美國經濟去碳化,但可能也沒有什麼東西能比它更快地扼殺美國的汽車工業”。中國汽車製造商比亞迪剛剛推出了一款價格不到1萬美元的車型,這讓美國製造商的壓力倍增。

聊起“電動汽車”,美國人可能會首先想到特斯拉,但現在最好還是想到中國。中國電動汽車產業的增長速度令人瞠目結舌。2019年,中國電動汽車的出口總額只有4億美元,2023年卻達到了340億美元,增長了85倍。這使中國成為全球最大的汽車出口國,而五年前,中國的汽車出口幾乎可以忽略不計。如今,全球近60%的電動汽車銷售發生在中國,全球四大電動汽車製造商中有三家是中國的。比亞迪在2023年底甚至一度超越特斯拉成為全球最大的電動汽車製造商,雖然不久後特斯拉因召回Cybertruck而失去優勢。

目前,幾乎沒有任何中國製造的電動汽車在美國銷售,這讓加徵關稅在短期內看起來更像是一場作秀。從象徵意義上看,它顯然是為了安撫美國汽車工人這些搖擺州的關鍵選民。然而,從長遠來看,這更像是在美國汽車市場築起一道高牆,阻止中國電動汽車進入美國市場,至少在《通貨膨脹削減法案》產生效果的期間如此。這也是為了保護國內製造商,讓他們在美國汽車行業迅速轉型期間免受中國廉價而有吸引力的汽車競爭。

拜登在第一個任期內押下了大量政治資本,推動以氣候問題為主的《通貨膨脹削減法案》、基礎設施法和CHIPS法案,總支出超過2萬億美元。現在,拜登正在努力為美國新興的綠色產業築起一道護城河。從外界看,這已經是一場涉及氣候問題的貿易戰。問題是,美國能贏這場戰爭嗎?

你可能聽說過全球綠色能源奇蹟般的增長,2023年,來自可再生能源的電力首次達到了全球電力供應的30%。然而,這主要是中國的故事。中國去年新增的太陽能發電量佔了全球的一半以上,中國的風能發電能力在全球佔的比例更大:全球新增風電產能中有60%在中國。短短三年內,中國的太陽能和風電裝機總容量增長了一倍多,而美國在同一時期的增長不到50%。

根據《彭博新能源財經》的報告,全球84%的太陽能組件由中國生產。中國還生產了全球89%的光伏電池、97%的太陽能晶片和硅錠、86%的多晶硅和電池片、87%的電池陰極、96%的電池陽極、91%的電池電極,以及85%的電池隔膜。從供應鏈的角度看,中國的主導地位無可撼動。

在這樣的背景下,美國發動了清潔技術貿易戰,但美國目前既不在實力地位,也不在勢均力敵的地位。蘇聯1957年發射人造地球衛星是對美國衛星計劃的回應,三個月後美國自己的衛星進入了軌道;但如今,中國控制著全球清潔能源供應鏈的80%以上,而美國幾乎不控制任何環節。

這有關係嗎?如果聽聽拜登和耶倫等民主黨派決策者的說法,答案是肯定的。他們認為,為了有效應對經濟的綠色轉型,美國需避免完全依賴中國的清潔能源供應。這就像之前依賴海灣國家提供石油一樣,不可取。他們還希望避免2000年代初的“中國衝擊”重演——那次衝擊摧毀了美國製造業的大部分就業崗位,尤其是中西部的工業區。

但這其中也有風險。首先,產業政策並不能保證成功,而且,不論多高的關稅,也不能削弱中國在全球綠色技術中的主導地位。事實上,對中國而言,美國市場並不那麼重要。支持關稅的人認為,關稅只是暫時的,是為了讓美國電動汽車工業找到立足點。但當大量的綠色產品價格過高時,我們應該對國內產業的支持持續多久呢?哈佛大學的丹尼·羅德里克認為,“可再生能源和綠色產品供過於求正是解決氣候問題所需要的”。《彭博社》的戴維·菲克林指出,特朗普2018年對中國太陽能電池板出口徵收的關稅顯著減緩了美國推廣可再生能源的努力。那麼,美國在電動汽車方面能做得更好嗎?

幾周前,電動汽車行業的分析師凱文·威廉姆斯為了摸清中國競爭對手的底細,造訪了北京。他參觀了一年一度的北京車展,以驗證美國對中國電動汽車行業繁榮的種種看法。他試駕了十幾輛中國的電動汽車後,得出結論:中國的電動汽車確實比歐美的更好、更具吸引力。他感嘆道,“在我短暫體驗了中國正在發生的事情後,我覺得西方的製造商們,尤其是美國製造商們,似乎根本沒有在努力”。

在这繁复的国际贸易棋局中,一场关乎电动汽车的战役悄然展开。美国和欧盟如同棋盘上的双雄,欲对中国的电动汽车加税,而中国则高举反制之剑,誓言不甘示弱。这场战斗不仅仅关乎金钱与市场,更是关于国家意志和全球经济主导权的对决。

五月的一个平凡日子,空气中弥漫着紧张的气息,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宣布了一项惊天动地的消息——从8月1日起,美国对中国电动汽车的关税将飙升至100%。这不仅是特朗普时代关税政策的延续,更是拜登政府对中国电动汽车出口实施的“重锤出击”。而这只是冰山一角,美国还计划对一系列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包括锂离子电池、计算机芯片和医疗产品等。USTR在公告中详细列出了387种产品类别的新税率和实施日期,甚至连医用手套、口罩和注射器也不能“幸免”,拟增加的关税高达25%至50%。

“这简直是对中国电动汽车的一场屠杀!”一位业界专家愤愤不平地说道。美国政府的这一举措不仅是为了保护本土的清洁能源投资,更是在电动汽车、太阳能和其他新兴产业领域对中国施加压力。美国贸易代表戴琪指出,这些关税是合理的,因为中国正在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为了保护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利益,新关税将涵盖钢铁、铝、半导体、电动汽车、关键矿物、太阳能电池和起重机等领域,总金额高达180亿美元。然而,这些关税的实施对美国的政治意义远大于实际影响,毕竟,中国电动汽车的进口数量已经由于之前的关税措施而大幅减少。

与美国同步,欧盟也不甘落后。欧盟委员会在冯德莱恩的带领下,已对中国新能源汽车展开反补贴调查,计划对中国电动汽车征收“针对性关税”。冯德莱恩在布鲁塞尔的一个智库辩论中说道:“我们将征收的关税水平与损害程度相当,所以更具针对性,更加量身定制。”她还试图安抚各方,表示欧盟并不打算像对待俄罗斯那样完全“脱钩”中国,而是希望对华“去风险”。

然而,中国对此并未坐以待毙。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迅速回应,指责美国此举不仅会扰乱中美正常的经贸合作,还会大幅推高进口商品成本,为美国企业和消费者带来更大损失。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更是在记者会上义正辞严地说道,“保护主义解决不了欧盟的问题,保护的是落后,失去的是未来。”中国欧盟商会也发出警告,北京可能对欧美出口的大排量汽车征收最高25%的关税。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首席专家刘斌在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指出,中国可能会将针对美欧进口汽车的临时关税提高至最高25%,特别是针对发动机排量大于2.5升的进口汽油轿车和S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