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经济走廊:一场从未停止的冒险;恐怖袭击频发:中巴经济走廊安全困局激起北京不满;俾路支与塔利班联手:悬念重重:深刻中國20240529

大家好!歡迎來到我們的深刻中國節目。今天我們將要介紹一個充滿挑戰性的項目,中巴經濟走廊(CPEC)。這是一個長達3000公里的經濟動脈,連接中國和巴基斯坦,並且影響著這兩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和安全。然而,這個項目並非一帆風順,面臨著許多困難和挑戰。中國和巴基斯坦政府都在努力解決這些問題,並為項目的成功做出努力。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夏巴兹·谢里夫总理即将在北京为中巴经济走廊(CPEC)的新篇章揭幕。而这场“走廊探险”,从2015年起便成为巴中两国的共同梦想。CPEC不仅是连接两国的基础设施和能源网络,更是一条3000公里长的经济动脉,连接中国与阿拉伯海,令农业合作和交通更加便捷。然而,这条梦幻走廊的建设并非一帆风顺,甚至可以说是充满了拦路虎和坑洼路。

北京的脸色最近有些阴沉。原因无他,CPEC的进展远不如预期。中国外交部已经按捺不住,公开表达了对巴基斯坦安全状况的不满,要求伊斯兰堡“采取有效措施,保护中国公民、机构和项目的安全。”中国人最近似乎更喜欢在巴基斯坦的天气预报里加一句:“请注意防范恐怖袭击。”这种担忧并非无的放矢,毕竟3月份的新一轮激进袭击实在是给CPEC蒙上了一层厚重的阴影。

《外交官》杂志透露,北京的高层在最近与巴基斯坦政府官员会面时,明确表示:“中巴经济走廊的未来取决于中国公民和投资的保障。”一位参与联合合作委员会会议的规划部官员更是直言:“中国内部对中巴经济走廊的愤怒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既不满意缺乏安全保障,也不满意自2018年以来中巴经济走廊缺乏进展。”

对于巴基斯坦政府而言,这无疑是一记重锤。政府官员透露,文职和军方领导层都希望借此机会将所有问题归咎于被监禁的前总理伊姆兰汗。在他的巴基斯坦Tehreek-e-Insaf政府领导下,伊斯兰堡曾试图重新谈判中巴经济走廊的条款,甚至他的顾问公开呼吁这些项目“搁置”。一位隶属于执政的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纳瓦兹的高级政治家评论道:“令人着迷的是,在过去两年中,关于美国如何策划伊姆兰·汗退出的所有胡说八道中,没有提到中国人有多希望他下台——因为他的政府完全无能。”

尽管现任政府和军方领导急于将责任推给伊姆兰汗,但实际情况却复杂得多。近期的暴力事件已经将恐怖袭击率推至六年来的最高峰。去年巴基斯坦共发生了129次恐怖袭击,高于2022年的87次,其中大部分集中在西部的开伯尔-普赫图赫瓦省和俾路支省。

然而,真正引发中国担忧的是,82%的袭击是由Tehreek-e-Taliban Pakistan(TTP)和伊斯兰国呼罗珊省等圣战组织以及民族分离主义组织俾路支解放军(BLA)主导。这些团体似乎找到了一条共同的敌人——中国人。前TTP发言人Ehsanullah Ehsan甚至告诉《外交官》:“每当巴基斯坦发生针对中国人的袭击事件时,都值得庆祝。”他补充说,巴基斯坦军方甚至在鼓励在阿富汗发动类似的袭击。

更令人揪心的是,伊斯兰政党和团体越来越关注中国对待维吾尔族穆斯林的方式,而巴基斯坦政府在他们眼中成了北京罪行的同谋。激进伊斯兰政党Tehreek-e-Labbaik Pakistan的联合创始人Ejaz Ashrafi直言:“巴基斯坦政府应该宣布圣战,反对世界上任何地方将穆斯林边缘化的人。”

面对TTP对中国人的频繁袭击,伊斯兰堡的回应一如既往地指责袭击源自阿富汗。这种互相指责的局面反映了巴基斯坦几十年来试图让塔利班重新掌权的意想不到的后果。现在,随着圣战组织和喀布尔的事实上的政权都独立行动,伊斯兰堡及其全球投资者的利益正在受到那些将巴基斯坦国家视为共同敌人的人们的损害。

俾路支武装分子和塔利班在俾路支省崎岖的地形上成了天然的作战盟友。前巴基斯坦国防生产部秘书塔拉特·马苏德(Talat Masood)中将认为,需要彻底的军事行动来消灭这些团体。然而,他也承认,如果不将基础设施项目的经济利益传递给当地人,战斗本身将很难消除。

尽管分离主义民兵可能与圣战分子结成联盟,人权组织和活动人士警告不要将俾路支民族主义和激进伊斯兰主义混为一谈。一位资深活动家卡迪尔·俾路支在接受采访时强调:“我们的民族主义运动纯粹是为了当地人的基本人权和我们控制自己资源的权利。”

越来越多的俾路支人视俾路支省为“被占领”的领土。BLA不仅仅针对中国公民、投资或其他所谓的中巴“帝国主义”象征——如领事馆、五星级酒店和证券交易所——还谋杀来自巴基斯坦其他地区的劳工,尤其是旁遮普邦。俾路支人的这种极端立场使得他们的运动很容易被诋毁为对抗所有人。

这不仅仅是安全问题,更是人心问题。俾路支与其他族群间的鸿沟日益扩大,巴基斯坦占多数的旁遮普人被视为殖民代理人。去年129起恐怖袭击中,只有一起发生在旁遮普邦,这是一个值得深思的对比。

对于大多数俾路支人来说,长期被剥夺的基本要素才是主要关注点。近年来,瓜达尔岛(Gwadar Ko Haq Do)权利运动呼吁,俾路支省的大多数中巴经济走廊项目都集中在边缘化的港口城市瓜达尔。

尽管许多观察家认为,向俾路支人提供财政福利与改善安全局势之间存在相关性,进而与CPEC的延续有关,但其他人则认为,无论如何,这条走廊都会继续存在。分析师阿德南·阿米尔指出:“中国的风险偏好非常高,即使对其公民和利益有更多的攻击,它也不会结束并离开。”

除了本地的不安全和政治阻碍,CPEC还面临来自美国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压力。美国和IMF认为CPEC是巴基斯坦的“债务陷阱”。美国立法者和政府官员长期以来警告说,他们不希望看到IMF的资金被用来偿还巴基斯坦从中国获得的贷款。

伊斯兰堡目前正与IMF进行谈判,试图最终确定下一个救助计划,因为IMF继续将巴基斯坦从破产边缘拉回。然而,这种援助是附带条件的,包括重新调整CPEC协议。前外交部长库尔希德·卡苏里(Khurshid Kasuri)表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与美国和中国相处。透明度将有助于证明任何项目或协议是否是陷阱。”

卡苏里还补充说:“我没有得到北京正在重新考虑CPEC的印象,但除非我们大幅改善我们的安全局势,否则不会有投资进入巴基斯坦——无论是中国、美国还是沙特。”

总之,中巴经济走廊不仅仅是一个经济项目,更是一场政治、文化和安全的综合考验。无论是从巴基斯坦的角度,还是从中国的角度,这场冒险都注定将是一场充满挑战的旅程。让我们拭目以待,看这条走廊能否在风雨如晦的局势中,走出一条光明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