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億萬富翁爭先恐後地支援特朗普:在曼哈頓皮埃爾酒店的豪華大廳裡,華爾街的金融巨鱷們正以一種別開生面的方式為特朗普鳴鑼開道:深刻美國20240531

大家好!歡迎來到我們的六度探索節目!今天我們要討論的是華爾街的億萬富翁們如何爭先恐後地支援特朗普,即便他在第一次刑事審判中被判有罪。儘管判決確定了特朗普的罪行,美國金融界的一些精英卻依然選擇站在他一邊,甚至在曼哈頓的高檔酒店舉行了支持活動。他們的動機何在?是因為特朗普的減稅和取消監管承諾,還是其他不可告人的利益?這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冷靜算計?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在曼哈頓皮埃爾酒店的豪華大廳裡,華爾街的金融巨鱷們正以一種別開生面的方式為即將再次登場的特朗普鳴鑼開道。這是一次不拘一格的聚會,與那12位將特朗普定罪的陪審員的情境大相徑庭。就在紐約封口費案歷史性判決的16天前,這群金融精英已經先睹為快,對這位前總統的未來作出了自己的判斷——無論是罪犯還是總統,他依然是他們的白宮候選人。

在這個充滿算計的商業與政治交織的現實中,彭博新聞社的報導指出,特朗普的支持者從不曾因他2021年1月6日事件後的低谷而有所動搖,反而在此刻再度聚首。1789 Capital總裁奧梅德·馬利克毫不含糊地表示:“這個判決對我的支持率影響不到零。”

皮埃爾酒店的這場活動,由億萬富翁霍華德·盧特尼克主持,吸引了曼哈頓高層人士的深厚回應,儘管特朗普的封口費案在市中心的糟糕法庭上正如火如荼地進行。馬利克懷疑有罪判決會改變在場一個人的想法。事實上,這場聚會後不到兩周,私募股權大亨斯蒂芬·施瓦茨曼就宣布將再次支持特朗普。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施瓦茨曼的財富達到410億美元,名列全球最富有的40人之一。

錢,這個繁華世界的主宰,成為了金融家們重新擁護特朗普的一大原因。為富人減稅和放鬆監管,是特朗普的金字招牌,而現任總統喬·拜登則意圖走向相反的方向。

在佛羅里達州基西米共和黨自由峰會上的演講中,奧梅德·馬利克再度強調,封口費審判無非是「法律制度的武器化」。在週四的判決引起華爾街和華府的反響之前,對沖基金大腕比爾·阿克曼也表示「傾向於支持」這位前總統。阿克曼在社交媒體上指出,佛羅里達州州長羅恩·德桑蒂斯的推文暗示美國司法系統已經「屈從於政治目的」,這一說法迅速在網絡上蔓延。

華爾街那些年,特朗普那些事

曼哈頓,這座特朗普首次聲名鵲起的城市,如今正在見證金融界對他的重新擁戴。這位曾經被視為房地產小玩家的特朗普,現在卻因其在稅收和監管方面的承諾贏得了高管們的青睞。投資銀行唐納森、盧夫金和詹雷特的聯合創始人丹·拉夫金直言不諱:“華爾街從來不以高品格和高價值著稱。”

在距選舉日只有五個月的時候,特朗普正在白宮競選中贏得支持,儘管他已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在刑事審判中被定罪的總統候選人。這一點在曼哈頓最為明顯,特朗普在這裡首次聲名鵲起,儘管他在當地精英中從來沒有得到真正的認可。

隨著判決的出爐,特朗普的支持者紛紛團結在他周圍。在有罪判決後的幾分鐘內,特朗普的競選團隊迅速分發了一封籌款電子郵件,將他描述為「政治犯」,並質問道:「這是美國的末日嗎?」這封電子郵件引發了大量關注,甚至導致共和黨用來收集在線捐款的網站WinRed暫時中斷。

根據該活動的聲明,有罪判決後,從「小額美元捐助者」那裡籌集了總計3480萬美元。特朗普此前已經利用他的法律問題籌集資金,今年4月,他的競選活動比拜登多賺了2500萬美元,這是本屆大選季的第一次。然而,拜登和民主黨仍然持有價值1.92億美元的戰爭資金,大約是特朗普和共和黨的兩倍。

一些支持者的聲音

前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首席投資官斯科特·貝森特是競選特朗普財政部長的人之一,他對這一判決感到「個人失望」,但認為這對11月的選舉結果影響甚微。他說:「我認為人們已經下定決心。」億萬富翁約翰·保爾森稱審判和定罪是「我們司法系統的黑點」,並認為這一判決只會增加對特朗普的支持。

即使是那些曾猛烈抨擊特朗普的華爾街領導人也開始緩和他們的態度。摩根大通的傑米·戴蒙週四晚上在曼哈頓摩根圖書館和博物館的聚會上強調,這位前總統在2020年有7400萬人投票支持他,並強調需要尊重他們的選擇。這與他先前對特朗普的謾駡形成鮮明對比。

戴蒙今年早些時候在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上也表示,特朗普在某些政策上「有點正確」,民主黨人應該「更加尊重」他的支持者。週四晚上,一些人甚至狂熱地猜測,特朗普的殉道實際上有利於他進入11月的大選。

不只為了錢

私下裡,特朗普的華爾街支持者堅稱這不僅僅是錢的問題。一些人認為,進步的民主黨人對反猶太主義的容忍度越來越高,尤其是在哈馬斯10月7日襲擊以色列之後。其他人則認為,反資本主義的進步人士正在拉攏拜登和民主黨。

前對沖基金經理惠特尼·蒂爾森感到困惑的是,金融界的一些同行對拜登的情緒越來越差,即使在股市高點、低失業率和企業利潤飆升的背景下。他說:「對於投資行業的人來說,拜登擔任總統對他們來說非常好。」他懷疑,這些金融界的支持者已經認定特朗普會贏,因此選擇提早表態。

無論是富人減稅、監管放鬆,還是對進步民主黨人的不滿,華爾街的精英們正以他們特有的方式為特朗普的再次登場助威。無論法庭上的罪判如何,這群金融巨鱷們已經決定將支持這位前總統,甚至在他四面楚歌之際,給予他前所未有的財政支援。在這場充滿金錢與權力的政治大戲中,特朗普能否再次入駐白宮,這一切還未見分曉。

2024年選舉特輯:難道沒有更好的選擇嗎?

隨著2024年總統大選的臨近,美國的政治風景讓人不禁感嘆:“難道沒有更好的選擇嗎?”這不僅是選民的疑問,也是政界內外的普遍嘆息。在這個充滿戲劇性和對決的選舉季節,我們將探索第三政黨的前景、特朗普的籌款方式以及他與美國司法系統的對峙。

首先,我們來看看最具爭議的話題之一:美國是否真的有可能迎來一個強大的第三政黨?在一個名為“On Shifting Ground”的節目中,政治學家Lee Drutman與主持人Ray討論了美國排名選擇投票和第三政黨政治的未來。Drutman認為,美國的選民從未真正擁有過選擇的自由。“我們都有投票權,但我們真的有選擇權嗎?”Drutman問道。他認為,通過排名選擇投票系統,第三政黨的興起是有可能的,這種系統可以減少選票的浪費,讓選民能夠表達更真實的意願。

然而,第三政黨的出現並不容易,這也正是Drutman所關注的問題。他指出,現有的兩黨體系已經如同一台巨大的機器,牢牢控制著選舉過程。即便如此,一些政治新秀和獨立候選人仍然在努力打破這一僵局。這種挑戰不僅需要勇氣,還需要資金,而這正是特朗普的長處所在。

說到資金,特朗普的籌款活動真是一場別開生面的“大戲”。這位第45任總統在近日的一次籌款活動中,向幾位大亨提出了大膽的要求。他告訴一位捐助者,如果不捐2500萬美元,他就不會與對方共進午餐。這樣的要求聽起來像是黑幫電影裡的場景,但這卻是真實發生的事。特朗普在紐約的Pierre酒店向一群捐助者解釋,如果他不重新當選,拜登總統將會提高他們的稅收,這一番話讓在場的富豪們更加覺得掏錢是“值得的投資”。

特朗普的籌款行為不僅引起了人們的關注,也挑戰了聯邦競選財務法律的邊界。根據華盛頓郵報的報導,特朗普頻繁地將籌款需求與稅收減免、石油項目基礎設施批准等政策掛鉤,要求的金額也是超出了他的團隊所預期的數額。這種做法讓法律專家感到擔憂,因為這可能觸碰到法律的紅線。

然而,特朗普的籌款策略並不只是依靠政策承諾。他還利用了他在商界和財富圈的廣泛人脈,舉辦了一系列奢華的籌款活動,從德州到紐約無一不是精心策劃的盛會。這些活動有時會包括參觀他在佛羅里達的海湖莊園和紐約的公寓,他本人也會在活動中提供與捐助者合影的機會,儘管這種“合影商業化”的做法未免讓人有些膩味。

然而,這一切的背後,特朗普仍然面臨巨大挑戰。就在他忙於籌款的同時,紐約的一個陪審團以一致的“有罪”判決,給他帶來了34項偽造商業記錄的罪名。這使得特朗普成為美國歷史上首位被刑事定罪的前總統。如果他在11月贏得總統大選,他將成為首位以“重罪犯”身份入主白宮的總統。

面對這一歷史性的判決,特朗普和他的盟友立即展開了反擊。他們迅速指責審判不公,稱法官Juan Merchan存在利益衝突,陪審團由自由派人士組成,整個案件是拜登政府為了阻止他重返白宮而設計的選舉干預。特朗普在法庭外大聲宣稱:“這是一次設計好的審判,由一位有偏見的法官主持。這位法官不應該被允許審理這個案件。”特朗普的支持者們也紛紛響應,堅稱這是一次政治迫害。

然而,儘管面臨這樣的法律挑戰,特朗普的支持者們並未因此動搖。億萬富翁們紛紛站出來表示支持,從埃隆·馬斯克到比爾·阿克曼,這些富豪們不僅在社交媒體上發聲,還開出了巨額支票,為特朗普的競選活動注入了大量資金。馬斯克甚至計劃在他的平台X上為特朗普舉辦一次市政廳活動,這將成為特朗普回歸這個社交平台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隨著支持者的湧入,特朗普的籌款活動也迎來了新的高峰。在一場由油氣行業高管舉辦的籌款活動中,特朗普開玩笑說:“我沒有與某個人共進午餐的時間,除非他們捐1000萬美元。”這樣的話語雖然略顯誇張,但卻並未影響富豪們的熱情。根據報導,這場活動籌集了超過5000萬美元的資金。

即便面臨多項法律挑戰,特朗普依然展現出他在籌款上的“超能力”。他的競選團隊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在四月份報告稱,共同籌集了7600萬美元,比拜登陣營多出約2500萬美元。然而,拜登的競選團隊仍然在現金儲備上領先,擁有約1.92億美元的資金。

雖然籌款活動取得了成功,特朗普的法律挑戰仍然是他的最大障礙。即便如此,特朗普和他的盟友們堅信,這些指控最終會在上訴中被推翻。前眾議員邁克·羅傑斯表示:“我毫不懷疑這種對正義的侵犯最終會在上訴中成功,特朗普總統將會被清白。”這種樂觀的態度並未改變特朗普支持者的信念,他們認為,這次選舉的真正決定權在於選民,而不是法庭。

然而,這場選舉注定充滿戲劇性和不可預測性。特朗普的支持者們相信,他將會在2024年重新入主白宮,而他的對手們則希望法律能夠阻止他。在這個充滿對立和矛盾的政治環境中,選民們面臨著一個艱難的選擇:他們是否希望一位被刑事定罪的前總統再次領導國家,還是選擇另一位可能也不那麼完美的候選人?

面對這一切,我們不禁要問:難道沒有更好的選擇嗎?無論是第三政黨的興起,還是現有候選人的表現,這都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在這場充滿戲劇性和對決的選舉中,我們需要的也許不僅僅是新的選項,而是對現有政治體系的一次深刻反思和改變。

無論結果如何,2024年的選舉將會是一場不容錯過的政治大戲。我們將拭目以待,看誰能在這場競爭中脫穎而出,帶領美國走向未來。在這個充滿挑戰和機遇的時刻,每一位選民的選擇都將決定美國的未來。讓我們期待這場選舉的結果,並希望它能夠為美國帶來更好的明天。

請大家繼續收看節目的六博士的分析、評論。

哦,華爾街的這些大佬們真是有意思!在唐納德·特朗普的第一次刑事審判中被判定有罪後,他的支持者們反而更加積極了。看看這些億萬富翁們的反應,真是讓人跌破眼鏡。從皮埃爾酒店到曼哈頓的高檔籌款活動,大家顯然都認為,儘管有刑事定罪,特朗普仍然是白宮的最佳人選。

這些金融精英們的態度簡直像是“定罪?那又怎樣?減稅和去管制才是王道!”這種說法確實實在,因為畢竟錢才是很多決策的核心。喬·拜登想要反其道而行之,這自然讓這些商界精英們更加傾向於特朗普。畢竟,錢來得更快、更容易,誰不喜歡呢?

然後,我們來談談這些在特朗普被定罪後依然站在他身邊的商界大佬。比如私募股權大亨斯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早在陪審團做出決定前就宣佈重新支持特朗普。這位黑石集團的聯合創始人,財富超過410億美元,顯然不太在乎法律問題,只要能確保政策對他有利就行。

除了施瓦茨曼,我們還有對沖基金投資者比爾·阿克曼(Bill Ackman),他甚至在X(前Twitter)上發文支持特朗普,認為整個審判是為了政治目的而操縱的。這種說法在社交媒體上傳得飛快,可見特朗普在互聯網上的影響力依舊強大。

這些商界大佬們的支持並不只限於口頭上。在特朗普被宣佈有罪的幾分鐘內,特朗普的競選團隊就發出了一封籌款電子郵件,將他描述為“政治犯”,並問道:“這是美國的末日嗎?”這種情緒煽動顯然奏效了,因為當晚他們從“小額美元捐助者”那裡籌集到了3480萬美元。

有意思的是,特朗普的法律問題反而變成了一個籌款工具。比如在佛羅里達州的共和黨峰會上,特朗普的支持者奧梅德·馬利克(Omeed Malik)就表示,這次判決對他的支持率影響“不到零”。這種無畏的態度真是讓人瞠目結舌。

哦,還有一點不得不提,這些億萬富翁們對拜登的敵意也別有一番風味。比如一些人認為進步的民主黨人對資本主義持悲觀態度,甚至有些支持反猶太主義。這種看法在哈馬斯襲擊以色列和隨後的加沙轟炸行動后尤為明顯。

此外,一些人則擔心拜登年紀太大,無法勝任總統職位,雖然特朗普也已經77歲了。這些擔憂讓那些資本主義的擁護者更傾向於支持能夠減稅和去管制的特朗普。

總的來說,這些金融精英們看重的是實際利益,而不是法律或道德問題。他們認為,支持特朗普能夠讓他們在未來的政策中受益,儘管這可能意味著支持一個有刑事定罪的總統。這種現象真是讓人感嘆,錢能買來的不只是豪宅和名車,還有政治影響力和政策傾斜。這場政治大戲,還真是充滿了金錢和權力的角逐,夾雜著些許的荒唐和諷刺。

請大家繼續收看節目的六度百科,對關鍵內容進行背景介紹。

華爾街億萬富翁

定義與背景

"華爾街億萬富翁"指的是那些在美國華爾街金融市場中積累巨大財富的人士。這些人通常擁有投資銀行、對沖基金、私人股本或其他金融服務公司。他們的資產通常達到或超過十億美元,並且在金融市場的各個領域擁有廣泛的影響力。

歷史與發展

華爾街自19世紀末以來成為全球金融中心,其影響力逐漸擴展。許多億萬富翁通過股票交易、併購活動、風險投資和其他金融操作積累了巨大的財富。20世紀末和21世紀初,隨著技術的進步和金融市場的全球化,億萬富翁的數量和財富水平進一步提高。

影響與爭議

這些億萬富翁不僅在金融市場上擁有巨大的影響力,也在政治和社會領域發揮重大作用。一方面,他們經常參與慈善活動,資助醫療、教育和文化等領域;另一方面,他們也因為財富集中的問題受到公眾和媒體的批評。

支援特朗普

定義與背景

"支援特朗普"指的是支持美國第45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人士或群體。這些支持者包括個人、團體、企業和政治行動委員會(PACs),他們在各種形式上提供支持,包括政治捐款、公開聲明、社交媒體運動等。

歷史與發展

特朗普在2016年和2020年的總統選舉中獲得了大量支持,尤其是在共和黨內部。許多支持者認為他的政策提議,如減稅、放鬆監管和強硬的移民政策,將有利於美國的經濟和國家安全。特朗普的支持者來自不同的社會階層,包括藍領工人、農民、企業家和部分富有的金融家。

影響與爭議

特朗普的支持者在他的競選和總統任期內發揮了重要作用,幫助他推動了多項政策。然而,特朗普的政策和行為也引發了廣泛的爭議和分裂,特別是在種族問題和移民政策方面。支持者和反對者之間的對立使美國社會變得更加兩極化。

刑事審判

定義與背景

"刑事審判"是指司法系統對涉嫌犯罪的個人或團體進行審理的過程。這一過程旨在確定被告的罪責,並決定相應的法律懲罰。刑事審判通常包括起訴、辯護、證人證詞、證據呈現和最終裁決。

歷史與發展

刑事審判的概念可以追溯到古代法律體系,如羅馬法和漢摩拉比法典。現代刑事審判系統是基於英美普通法和大陸法系的結合。這些系統強調公正、公平和透明,並保障被告的基本權利,如辯護權、無罪推定和公平審判。

過程與機制

刑事審判一般包括以下階段:

  1. 起訴:檢察官根據收集的證據對涉嫌犯罪的個人或團體提出正式指控。

  2. 預審:法官對案件進行初步審查,決定是否有足夠證據進行正式審判。

  3. 審判:包括開庭、證據展示、證人作證、辯護和檢察雙方的陳述。

  1. 裁決:陪審團或法官根據證據作出有罪或無罪的裁定。

  2. 量刑:若被告被判有罪,法官將根據相關法律對其進行量刑。

影響與爭議

刑事審判是法律系統中最具權威的程序之一,其結果對被告和受害者都有深遠影響。然而,刑事審判過程中也可能出現不公正、偏見或程序錯誤,這些都可能導致冤獄或錯誤裁決。因此,許多國家和地區不斷進行司法改革,以提高刑事審判的公正性和有效性。

現在,我們開始六度辨論環節!

楚天舒 說:大家好,今天我們來討論特朗普的刑事定罪以及他在華爾街的支持。首先,我要強調這次判決對特朗普的支持者來說其實可能是一個巨大的動力。畢竟,這些富豪們看到的不是一個被定罪的犯罪者,而是一個能夠降低稅收、放寬監管,讓他們繼續賺大錢的“救世主”。這些金融巨頭不是在下注一個人的品格,而是在保護他們的投資和利益。你難道不覺得這是一個非常現實的選擇嗎?

謝琪琪 說:哈哈,楚天舒,你的觀點真是有趣!但是,你真的相信這些金融巨頭的支持是來自於什麼所謂的“現實選擇”?他們只是看中了特朗普能讓他們繼續無視法規和道德標準賺錢罷了。如果真是這樣,那這些人的道德水準真是低得可以媲美地心了。你說這是現實,我說這是赤裸裸的貪婪和自私。而且,這種支持也表明了美國政治和司法系統的漏洞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