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足球真的是青黃不接嗎?

曾經意大利隊擁有過不少具有代表性的10號球員,可如今這支意大利隊,還有誰能配得上10號球衣?‍‍‍‍
意大利今天體育圈有一件大事——顯然不是意大利對土耳其這場鮮有人問津的友誼賽。隨着德約科維奇因傷退出法國網球公開賽,22歲的辛納將在下一次結算分數時登上世界第一的寶座,從而成爲首位排名世界第一的意大利男子網球運動員。

至少在2024年,網球已經有超越足球成爲意大利第一運動的架勢,至少在關心度層面,平凡的意大利足球已經越來越難提起人們的興趣。近年來,幾乎每一屆的意大利隊都被認爲是平民球隊,星味越來越淡,越來越多的球員不爲普通球迷所知。

有意思的是,在本場賽前,足協響應主教練斯帕萊蒂搞了個大型活動,邀請意大利國家隊歷史上五位偉大的“10號”來到科維爾恰諾基地,給年輕球員們加油打氣。他們是:安東尼奧尼、里維拉、巴喬、托蒂和皮耶羅。

應該說這是一個讓意迷欣喜的活動,這些傳奇名宿已經很久沒有身穿藍色戰袍了,而且他們不但在球員時代代表了意大利的才華,在退役後也跟國家隊保持着聯繫。安東尼奧尼是目前U21國青隊的領隊,里維拉和巴喬過去擔任過技術部門的負責人,托蒂是2020歐洲盃意大利的宣傳大使,皮耶羅與國家隊的緣分尚欠,不過他此時恰好在科維爾恰諾參加教練課程,以便在將來拿到歐足聯俱樂部的執教資格。

然而這活動的激勵作用卻未必靈驗,現役球員們身着的球衣上都印着相同的字樣:“我們都是10號”。但這恰恰凸顯了一個現象:如今意大利這種10號球員已經銷聲匿跡,而且短期內看不到有接班人冒出的希望。俗話講,缺什麼就喊什麼,“我們都是10號”更像是一種美好願望,真上了球場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一定為了迷惑歐洲盃上可能的對手們,意大利才和土耳其踢了一場乏味的0比0。整場比賽藍衣軍團沒有創造出任何絕對得分機會,進攻主要靠邊路傳中,哪裡還有傳統10號球員的影子?本場身披10號的是來自羅馬的佩萊格里尼,他最像意大利10號的地方其實是“破碎感”,本場他再次和對手相撞後膝蓋受到磕碰,受傷離場。

佩萊格里尼最擅長的是後排插上進攻和一腳出球,技術特點是現代的,而非古典,是普遍的,而非獨特。開場不久意大利就有一次進攻反映出他的特點,中鋒雷特吉接到迪馬爾科從邊路傳的穿越球,擡腳就是一記高射炮,完全沒有注意到身旁已經跑到空位的佩萊格里尼,如果這球兩人心領神會,很可能會幫助意大利取得領先。

10號過去在意大利被詮釋爲“九號半”,他可以是前腰,也可以是前鋒。可如今的意大利前鋒組,沒有人配得上這個號碼,也許拉斯帕多裏的技術特點有些類似的成分,但穩定性卻差了不少,上屆歐洲盃他是國家隊的邊緣人,本屆依然。上屆他被“拔高”視爲保羅·羅西,初出茅廬的他似乎給意大利隊帶來了好運。而到了本屆大賽,另一名球員也被和保羅·羅西聯繫到了一起。

1982年世界盃前,保羅·羅西剛從“賭球案”中解禁,主教練貝阿爾佐特力排衆議將他招入了大名單,最終正是依靠羅西的神奇發揮,才最終捧得冠軍杯。法焦利,同樣效力於尤文圖斯,同樣剛剛從“賭球案”中解禁。不同的是,羅西在受到停賽時已經是知名球員,拿過意甲金靴,而法焦利還處於新人階段,這也是爲什麼有些人反感拿法焦利和羅西比較的原因。

但實際上,法焦利確實是這支球隊裏,甚至是整個意大利最符合舊時代10號技術特點的球員,儘管仍存在很多缺陷,但他的最佳位置確實在那裏。很多人對斯帕萊蒂招入剛剛坐滿7個月球監的法焦利感到不滿,但斯帕萊蒂很坦誠:“這是一個技術選擇,他有我需要的靈感,可以在比賽中有更多選擇。”

在接受了多次心理治療後,法焦利戒除了賭癮,似乎所有的信號都變得有利起來。意甲倒數第2輪的推遲,讓他得以及時復出踢了2場比賽,一場替補,一場首發。法焦利透露斯帕萊蒂是看了最後2場作爲的參考,如果只有一場,法焦利替補踢個十幾分鍾可能永遠說服不了斯帕萊蒂。當法焦利在場上時,確實給尤文提供了不同的技術支持,有10號球員在加持的感覺。本場比賽,斯帕萊蒂再次給了法焦利出場機會,在28分鐘的時間裏,他的發揮不算驚豔,但19次傳球全部成功,0失誤,事情正在朝好的方向發展。

意大利之所以踢得如此乏味,跟傷員太多也有很大關係。阿切爾比和斯卡爾維尼這兩名中衛的相繼退出,讓斯帕萊蒂只能臨時變陣4後衛,或者說重新建立一種新的4後衛體系,增加了球隊磨合的困難。形勢逼着斯帕萊蒂不得不做出改變,也許法焦利是對的人,也許不是。但他的出現承載了意大利的“10號情結”,那次“我們都是10號”活動也說不定就是爲他而準備的,代表了斯帕萊蒂和所有意迷的美好願望。

文:小五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