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道問題的答案 是走向絕望的開始

不是第一次了,甚至不是第二次,2019年那次南寧中國杯就被泰國戲耍得很慘。

泰國足球的崛起其實不到十年…泰國的青少年聯賽是2016年才開始搞的,但賽制成熟,借鑑日本的縣制足球體系,每個賽區分四個年齡段(U13、U15、U17、U19);一年後即2017年,泰國足協與日本足協正式簽訂了兩國足球全面合作協議,泰國足壇開始大面積引入日本青訓教練員和職業教練員(後被整個東南亞效仿,全面對接日韓,並且送大批泰國球員留日(頌克拉辛、提拉通、提提潘、素帕喬、薩薩拉克、埃卡尼、賈基、彭拉維),甚至還送球員留歐,比如把塔瓦猜、拉禪、阿儂、基拉蒂坎送到萊斯特城梯隊,還有塔納瓦(法甲南錫梯隊)、皮潘(葡超布拉加梯隊)等……

除此之外真正關鍵的,是泰國青少年足球風格的從此統一化(小快靈),這或許是中國足球始終不具備的。

我們學過前南,學過巴西,學過意大利,但現在的國家隊以及整個國字號系統沒人能說清咱到底是個啥風格。就今晚這場,誰能告訴我伊萬整的什麼戰術?我估計連什麼陣型都吵不清楚…

目前泰國青少年足球培訓機構和足球賽事多如牛毛,且培訓價格真不貴…10歲以下的孩子,20課時800泰銖;10歲以上的孩子,20課時1000泰銖。換算成人民幣,每個課時只需10元左右,這讓足球運動在泰國是十足的平民項目而非貴族運動,這大大提高了容錯率,也促進職業足球人口爆炸——目前泰國足協的註冊球員人數已超過三十萬人,而中國足協呢?

此外,泰國近年嘗試與歐洲和日本頂級俱樂部進行青訓合作,阿森納、拜仁慕尼黑在泰國都有專業足校(尤其阿森納深耕多年),而中國呢?別說長期主義的足校,短期的歐洲豪門商業賽現在都全部涼涼了(箇中緣由自行體會)

一個比較直觀的中泰區別,泰國所有青訓足球活動的開展,都是以學校爲基礎,進而與職業俱樂部結合;但中國足球通常相反,往往職業俱樂部爲主導,學校擔當衛星機構,可是我們的職業俱樂部往往又是政商怪胎,平均壽命五六年……就這麼說,泰國現在連國際學校也被輻射蔓延,都有固定的校際聯賽,比如擁有十四家國際學校的TISAC聯盟和曼谷BISAC聯盟。

三年前泰國隊沒能打進卡塔爾世預賽12強賽,但此後連奪東南亞錦標賽,實力已經不遜兩年前春節幹翻我們的越南足球。這場我們缺少武磊,但人家也“讓”了個頌克拉辛……真的有點無語。

還是那句話,場上這十幾個停球停不穩、傳球出邊線、跑位不會跑、轉身慢如狗的國足隊員,已經是中國足壇最屌的一批人了(去過野球場的人都應該領略過哪怕一箇中乙退役老炮在業餘野球場都是制霸級),斥責他們沒有任何用,應該問詢的是無法誕生比他們更優秀球員的機制和環境。

又一屆世預賽幾乎結束了。

上一屆春節兵敗越南,坊間流傳“惹怒天聽”間接促成新一輪足壇重錘反腐,這一次不知道又會引發如何聲囂…中國足球就是這樣一次又一次的輪迴,來來往往川流不息,有人垮臺有人上臺,而結果似乎永遠是恆定的。

“知道問題的唯一答案,是一個人走向絕望的開始。”

國足的球路也很生澀、粗糙,但細膩也不等於實力強。你失誤,對手也在失誤,足球是體力損耗持續累加的遊戲,矮小的東南亞球隊吃大量對抗,還要求多人進入禁區,那就會自動脫節;泰國局部哪怕用上相對高大的球員,只要不是歸化,那身高也就只是個數字,連續對抗能力不夠看,最終還是要繞着踢的。這些東西,僅限於面對亞洲三流球隊怎麼贏球,但的確也是我們現在的首要目標——甚至誰先發誰替補錯一點都很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