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定力!习近平受辱而动,急于求成;中国已输掉了芯片战争 ,沒有什麼能比微芯片更能體現習近平的困境了| 六度解析20240607

大家好!歡迎來到我們的六度探索節目。今天,我們要挑戰中國在半導體技術戰中的現狀。習近平挑起了這場無法取勝的戰爭,試圖打破美國的全球主導地位,但卻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即便是與俄羅斯和伊朗結盟,習近平依然無法擺脫對美國技術的依賴。美國總統拜登利用半導體優勢,加強出口管制,切斷中國獲取最先進芯片的途徑,使中國的科技和經濟發展受挫。習近平的諷刺性失敗,展示了中美之間的真實實力對比。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在今年四月的一次電話會議中,習近平對拜登發出嚴厲的警告。中國領導人表示,美國禁止出口先進微芯片和其他制裁措施,旨在“壓制中國的貿易和科技發展”,這樣的行為“正在制造風險”。如果拜登“堅持壓制中國的高科技發展”,北京“絕不會袖手旁觀”。聽上去,這更像是一部現代版的《戰狼》,而且這次的對手是美國總統拜登。

拜登也沒閒著。他對習近平的警告作出了強硬回應,表示這樣的禁令是為了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他問,‘為什麼?’”拜登最近回憶道,“我說,‘因為你們用這些技術都是為了錯誤的目的,所以你們不會得到那些先進的計算機芯片。’”這段對話簡直像是好萊塢電影的劇本。

想象一下,對於習近平這樣一位被宣傳機器描繪成全知全能的聖人來說,這樣的對話得多麼羞辱。習的聲音在國內幾乎是絕對的命令,而這樣的警告在中國內部足以讓所有人心驚膽戰。然而,面對美國總統,他不僅沒有得到服從,反而被教育了一番。

《大西洋》月刊表示,習近平清楚地知道,美國站在他實現中國霸權宏偉目標的路上。他急於擺脫美國的全球影響力,這推動了他的許多政策:與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合作、經濟自立運動以及中國核武庫的擴展。然而,即便如此,中國依然無法擺脫華盛頓的影響。中國仍然需要美元、美國資本以及美國主導的全球安全系統來維持自己的崛起。

或許,沒有什麼能比微芯片更能體現習近平的困境了。習需要最小、最快的芯片來實現將中國轉變為科技強國的夢想。但中國不生產這些芯片,也不生產用於製造這些芯片的極其複雜的設備。為此,習必須依賴美國及其盟友,以及他們願意分享技術的善意。

然而,這些國家現在不再願意分享技術了。在競爭日益加劇的情況下,拜登利用美國在半導體領域的優勢獲得了優勢,並阻礙了中國的技術和經濟進步。《大西洋》月刊指出,芯片戰揭示了美中之間真實的權力平衡,以及習近平在試圖扭轉這一平衡時面臨的困難。

習賭了一把,他認為可以與俄羅斯和伊朗合作,破壞美國主導的全球秩序,並建立一支旨在挑戰美國力量的軍隊——而且可以從美國獲得中國經濟發展所需的技術。他或許認為資本主義的貪婪會超過國家安全的考量,或是依賴於一個分裂且忙於內務的華盛頓無所作為。再者,他可能低估了半導體產業的複雜性以及開發中國需求芯片的難度。

無論習的假設是什麼,他在擁有足夠的裝備之前就挑起了一場與優勢力量的芯片戰。

《大西洋》月刊的Michael Schuman指出,中國在許多領域,如電信、綠色能源和高鐵中都在趕超美國和其他先進經濟體。然而,在半導體領域,中國仍然落後。根據華盛頓半導體行業協會的數據,2023年美國公司控制了全球芯片市場的一半,而中國僅佔7%。

美國的優勢在技術前沿最為明顯:驅動未來產業的強大芯片,例如人工智慧。美國巨頭Nvidia最新開發的AI芯片比中國電信公司華為技術公司目前出售的芯片快16倍。

美國及其合作夥伴在製造先進芯片所需設備方面的領先地位甚至更大。中國公司能生產的最好的機器可以製造28納米寬的芯片,而該行業最前沿的設備則可以製造2納米的芯片。

縮小這一差距對中國來說一直是個巨大的挑戰。半導體的製造非常困難,這就是為什麼全球只有少數公司能夠卓越地完成這項工作。拜登使任務變得更加艱難。在2022年,他的政府禁止美國公司在沒有特別許可的情況下向中國出售最先進的芯片和芯片製造設備,實際上是將中國的科技部門孤立了。拜登還說服了日本和荷蘭——這兩個是半導體機械的另兩個主要來源國——引入自己的禁令。拜登的管控措施還阻止了包括行業領導者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在內的其他使用美國技術的外國芯片製造公司,為中國公司生產先進芯片。

華盛頓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的AI和先進技術瓦德瓦尼中心主任Gregory Allen告訴我,出口管制“同時針對半導體價值鏈的所有環節”。這就是為什麼習近平會發現拜登的政策“極難克服”。

白宮強調,這些管控措施的目的是保障美國國家安全,而不是阻止中國的經濟發展。先進芯片可以用來提升中國的軍事能力,這顯然與華盛頓的利益相悖。但這些管控措施也將對中國的科技部門,以及該國的經濟未來產生更廣泛且潛在的破壞性影響。比如,它們可能會阻礙中國公司在AI領域的進展,因為缺乏最快的芯片。

習近平對拜登的警告只是他最新的嘗試,試圖解除這些管控。他的政府一再抗議這些措施不公,並試圖將其解除作為改善關係的條件。禁令宣布的第二天,中國外交部指責華盛頓“濫用出口管制措施,肆意封鎖和打壓中國企業”。發言人進一步表示,“通過將技術和貿易問題政治化,並將其作為工具和武器”,美國只會在行動反噬時傷害和孤立自己。

拜登的回應是去年十月進一步收緊對中國銷售AI芯片的限制。中國可以繼續抗議,但“他們無論說什麼都不會有任何影響”,Allen告訴我。“這些出口管制措施不是為了某種你來我往的交易。”相反,他說,“它們是為了發揮作用。”

根據《大西洋》月刊的報導,美國的這一策略,似乎是下了決心要在芯片領域徹底壓制中國。然而,習近平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擊倒的。他早已經意識到芯片戰爭的殘酷,並開始推動“中國製造2025”計劃,旨在實現半導體產業的自主。然而,這條路顯然不是一帆風順。

中國的芯片自給自足之路上,最大的挑戰之一就是研發的高成本和技術瓶頸。半導體行業的設備和技術更新迭代速度極快,每一代芯片的製造設備都需要大量的研發投入。而中國的許多企業在這方面的經驗和技術積累遠不如美國及其盟友。

江西的一家芯片製造商的老闆張總(化名)告訴記者,他們公司目前最大的困難不是資金,而是技術。“我們可以買到生產28納米芯片的設備,但我們的技術人員還需要不斷學習和摸索才能達到穩定生產的水平。”張總無奈地說,“而且,即便我們達到了28納米的水平,國際市場上已經在向10納米甚至更小的技術邁進,我們還是追不上。”

同時,這場芯片戰爭也給中國的創新環境帶來了挑戰。過去幾年,中國的科技公司在全球市場上表現出色,這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全球化和技術共享。而現在,隨著美國及其盟友對中國技術出口的限制,中國科技企業將面臨更高的技術壁壘,這將影響其在全球市場上的競爭力。

然而,習近平的決心和中國的科技潛力也是不容小覷的。中國政府已經開始大力投入半導體産業,設立了多個專項基金來支持芯片研發和生産。同時,中國也在加強與其他國家的技術合作,希望通過技術引進和自主研發相結合的方式,逐步縮小與西方國家的技術差距。

總的來說,這場芯片戰爭還遠未結束。正如《大西洋》月刊所指出的那樣,習近平挑起了一場他目前還缺乏足夠裝備的戰爭。儘管如此,中國的科技實力和市場潛力依然強大,未來的變數依然很多。無論最終結果如何,這場芯片戰爭將深刻影響未來的全球科技和經濟格局。

請大家繼續收看節目的六度百科,對關鍵內容進行背景介紹。

半導體行業是電子產業的核心,負責設計和製造用於各種電子產品中的半導體元件。半導體是具有特定導電特性的材料,能在導體和絕緣體之間轉化,這使得它們在電子電路中至關重要。常見的半導體材料包括矽(硅)和鍺。

這個行業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世紀初,但其現代形式真正開始於1947年,當時貝爾實驗室的約翰·巴丁、沃爾特·布拉頓和威廉·肖克利發明了第一個功能性點接觸型半導體三極管。這一突破在1950年代帶來了半導體技術的快速發展,特別是集成電路(IC)的發明,進一步推動了行業的成長。隨著摩爾定律的發展,半導體行業持續推動晶體管密度的增加和元件性能的提升。

半導體行業覆蓋了從材料供應、設計、製造到測試和封裝的整個生產鏈。主要參與者包括設計公司(如英特爾、高通和AMD),以及專注於生產的代工廠(如台灣積體電路製造公司(TSMC)和三星電子)。技術上,半導體製造主要分為前端製造(晶圓製造)和後端製造(封裝和測試)。

這個行業的市場規模龐大且不斷增長。根據市場研究公司IC Insights的數據,全球半導體市場在2021年的規模約為4400億美元,並預計隨著5G、人工智能、物聯網等技術的普及,未來幾年的增長率將保持在高位。

半導體行業具有高度的技術密集性和資本密集性。設計和製造先進的半導體元件需要巨額的研發投入和昂貴的製造設備。由於技術和資本壁壘高,市場競爭激烈,各大企業不斷進行技術創新以保持競爭優勢。

半導體行業的發展對全球經濟和技術進步具有深遠影響。現代電子消費品、通信設備、醫療設備、汽車電子和工業自動化等都依賴於半導體技術的進步。隨著科技的不斷進步,未來半導體行業將繼續在全球經濟和技術創新中扮演關鍵角色。

歡迎大家進入六度探索的辯論環節!我們從正反兩個角度,對本節目進行辯論,請出我們的辯論高手楚天舒、謝琪琪!

我是楚天舒。

我是謝琪琪。

各位觀眾,我們今天來討論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中國在芯片戰爭中是否真的落敗。作為正方,我要強調中國在這場芯片戰爭中的機會和潛力。首先,中國的芯片產業並非完全依賴西方技術。中國在過去幾年投資了數百億美元於半導體行業,並且已經取得了顯著進展。再說,別忘了歷史上中國克服了多少技術封鎖,從核技術到航天器,這次芯片也不會例外!

楚天舒,你說的倒是信誓旦旦,但咱們得看看現實數據。美國在芯片市場的佔有率高達50%,而中國只有7%,這差距可不是靠幾個億美元就能補上的。再說,製造先進芯片需要的不僅僅是錢,還需要技術和人才。中國現在連製造2納米芯片的設備都沒法自己生產,這可是個大問題呢!

謝琪琪,你這是在低估中國人的創造力和毅力嗎?中國可是有著世界頂尖的工程師和科學家團隊,而且學術界和產業界的合作越來越緊密。況且,別忘了,中國政府已經提出了‘中國製造2025’計劃,這可是要把中國變成全球製造強國的宏大目標。就像當年咱們造高鐵一樣,一開始還不是被西方看扁了,結果現在呢?世界第一的高鐵技術!

哎呀,楚天舒,你這個還真是打雞血上頭了。咱們先冷靜一下,看看華為的例子。華為曾經是全球電信設備巨頭,但自從美國禁令以來,華為的業務急劇下滑,連手機出貨量都大幅減少。這可是現實中的例子,中國的芯片行業要突破美國技術封鎖,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啊!

謝琪琪,你這話說的也有些道理,但別忘了我們正在見證一場全球技術重組的過程。美國的芯片禁令其實也在激發中國科技產業的內生動力。就像歷史上許多被封鎖的國家一樣,壓力之下往往能夠迸發出更強的創新力量。中國有龐大的市場需求和資金支持,這將促使更多的企業和研究機構投身於自主研發,最終實現技術突破。

楚天舒,你這番話真是充滿了正能量,但我們還是需要現實的眼光。半導體行業的技術壁壘之高,不是隨便靠幾個熱血的工程師就能突破的。就像麻省理工學院和斯坦福大學這些美國頂尖學府,每年都有大量的科研成果轉化為商業產品,中國在這方面的學術和產業鏈條還需要時間來逐步完善。所以,我認為中國在芯片戰爭中,短期內要真正挑戰美國的領先地位,有點太樂觀了。

謝謝大家收看六度探索!這是一個由科學家、經濟學家、媒體人、工程技術人員合作建立的新型媒體,網友與六度Ai參與、合作完成各種內容,這些內容不能作為任何決策或法律的意見。這是一個新型的試驗性媒體方式,我們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修正錯誤。網友可以參與討論,也可以向萬能的六博士提出你能想出的任何問題,六度世界網址是6do.world!請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