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总不够用?冯仑:减少这三件事,太浪费时间

时间总不够用?冯仑:减少这三件事,太浪费时间

封面图 | 《开端》剧照

1

问:

一转眼,小长假就快没了。单位突然来一点事、朋友临时有一个约,我在放假前做的计划,就被打了个稀碎,想看的书也没顾上看。总感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生活,甚至自己的一切,都被别人给拿绳子牵着,一点自由都没有。总是得身不由己地去应付这件事,应付那个人。您觉得,怎么样才能获得自由?

冯叔:

一个人怎样才能获得自由呢?其实就三件事。

第一,不算小钱。人一辈子,日常生活,大体上有个一千来万,基本上正常的生活就很不错了。不是说一夜暴富,是一辈子累积。工作一辈子,这些钱平均下来,也就是每个月几万块钱的工资收入。能有这么多钱,实际上生活是可以安排得比较自在了。这样算一下,就不用计较一些小钱,这是一件事。

第二,不算时间。有时候,我们的困扰是在一个时间或者说一个时空内,必须做选择,要么只能做这件事,要么只能做那件事。也就是有时候感觉到自己是时间的奴隶。如果说,突然一下,你可以做到不算时间,这段时间里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用焦虑,有大把时间让你选择,那你就会很自在,很自由。

第三,没有角色。你不用扮演一个特定角色的时候,你是有自由的。一旦你扮演了某个角色,比如,有人扮演了牛X的人,天天扮演牛X,那就不能不牛X,结果是一定会和不牛X的人吵架。

所以,要减少角色,最好是没有角色。没角色感的人是智慧的。比如,佛就是无,没有角色感。出家人其实是逃离了世俗社会,进入到一个无是非、无角色的状态,所以通常会很快乐。

所以怎么才能够自由自在呢?就是这三条,不算小账,不算时间,没有角色。做到这些,你就会保持平常心。平常心就是可高、可低,可苦、可乐,可易、可难,你在什么情况下,都能够坦然接受而不生怨恨,不投以异样的目光。世界上所有的事,都以平常心接受的时候,我们的心就大,大到没有是非。

有了平常心,你就会有正常态,有了正常态,你也会正常说话,不矫情。你就可以和所有人很好地相处,也可以接收所有真实的信息,按照正常的人的行为方式去做事,从而使你周围的环境、生态变得更良好,你就可以赢得更多人的支持,你的事情也能更容易地做得更好。所以我说,平常心、正常态非常重要。

2

问:

您说的“不算时间”这件事,我感受尤其深。在群里和朋友们聊天,大家也都觉得,“假期里的时间似乎过得尤其快”,总感觉时间不够用。冯叔有没有这种感受?您怎么看这种“总感觉时间不够用”的状态?

冯叔:

就我的观察,对普通人而言,有三件事,最浪费时间。

第一是谋生。为了谋生,花很多时间。谋生花费的时间,不仅包括工作的时间,还有为了工作而不得不付出的时间,比如通勤,在一些特大型的城市里,有些上班族每天甚至要花三四个小时挤公交车。

第二件事,人情。我们是一个人情社会,人情很重要。但是有时候,大家在人情上花了太多时间,其中也有一些不必要的人情。换句话说,到底人情要做到什么程度,朋友多到什么程度是对的,也很难说。

第三,有时候,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是非。比如碰到官司,就会扯很长时间。

所以我觉得,首先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把企业办好,在谋生这件事情上减少一些时间,同时减少一些不必要的社交,然后尽可能地做到无是非。这样的话,时间就多了。

3

问:

我还发现一个很浪费时间的事,刷手机。这很耽误时间,尤其是读书的时间。每次想看书时,我都得先把手机调成静音。可又担心错过了重要消息,又不时地看手机,然后又开始干别的,群里聊会儿天、刷一会儿短视频……时间就过去了。冯叔,您读了很多书,您是怎么在忙碌的工作当中抽出时间读书的?

冯叔:

有可能是你把读书这件事想得太隆重了。我觉得,不要把读书这事搞得太隆重。

为什么这么说?

过去的科举时代,农耕社会中,社会封闭,经济不发达,读书人跟非读书人在职业上就天然是分开的。而且,跟文字打交道的往往都是特权阶层,所以就形成了我们中国人特别崇文的现象。

但是现代社会越来越开放,文字记录越来越多,媒体也越来越多,读书应该变成是一个更宽泛的概念,把它理解为吸收知识,然后提高自己能力的行为。

从这个广泛的意义来说,我觉得读书是一件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事情。尤其是现在大家都是手机不离手。不用手捧着一本书,用手机也可以看电子书。

所以我觉得,读书应该是一个习惯。就像是健身锻炼。以前这是运动员的事情,但是现在大家也都乐意去健身房里呆一两个小时。把读书变成一个吸收知识和不断提升自己的习惯就好。

我觉得读书这个习惯非常重要。一个人过了青春期之后,自己能看书时,就会有一个特别的解决问题的能力,那就是自我学习的能力。比如说,我不懂化学,但我现在要投资的公司是跟化学有关,给我一本书,我死磕几天,没准我也能弄个八九不离十。这叫自我学习能力。如果没有这样的学习习惯和能力,可能就傻眼了,事情就搁那,停掉了。

我有一个好朋友,叫杨小凯,他是一位经济学家,现在已经去世了。他年轻的时候蹲监狱,因为有很好的自学能力,他在监狱里读完了大学数学和英语,从监狱出来以后,去国外读书,直接读研究生,读经济学博士,然后成为很著名的经济学家。可以说,他当年是因为有很好的自我学习能力,通过读书,改变了命运。

而对我来说,我现在也没法界定什么时间一定用来读书。以前在机关、在学校工作和做研究的时候,读书的时间特别确定,因为读书是工作的一部分,是“饭碗”,那从上班到下班,就得干这个。现在反倒非常随意,有空时就翻一翻。有时出门也会带本书,可能一路上也没看,但是心里觉得踏实。

Mon, 10 Jun 2024 03:21:38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