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深層國家計劃揭密;美國恐怖主義警報再次亮起紅燈;法國流行歌手引發奧運文化戰爭:华尔街评论20240610

歡迎來到我們的《华尔街评论》節目,我是你們的主持人:劉英子。今天,我們將探討三個引人注目的新聞話題。首先,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計劃在2024年重返白宮,並打算徹底改造聯邦機構,建立一個更強大、更具黨派性的深層國家,以推動他的激進議程。這一計劃包括大規模驅逐、重組司法系統以及在女性體育和教育領域實施嚴格的政策。特朗普的盟友已經開始篩選未來政府的候選人,確保與總統的意識形態高度一致。接下來,我們來看看美國面臨的恐怖主義威脅。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和其他高級官員警告說,恐怖主義威脅再次升高,特別是在南部邊境的安全漏洞讓成千上萬的人每週未經檢測就進入美國。拜登政府需要採取全面行動來應對這一威脅,包括加強情報分析和防止恐怖分子入境。最後,我們轉向法國,法國流行歌手阿雅·娜卡姆拉被選為2024年巴黎奧運會開幕式的表演嘉賓,引發了一場文化戰爭。極右政黨國民聯盟批評她的入選,認為這是一種政治挑釁。娜卡姆拉的成功被視為對國民聯盟聲稱的移民問題的有力反駁。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美国企业研究所:特朗普和拜登政府时期,美国贸易政策发生了重大变化。前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在其著作《没有自由贸易》中指出,美国的贸易政策在1990年代发生了灾难性的转变,但实际上,仔细审视战后美国的贸易政策记录却并不支持这一观点。自1934年罗斯福政府以来,美国一直致力于通过互惠贸易协议降低关税壁垒。历届总统,包括艾森豪威尔、肯尼迪、约翰逊、尼克松和福特,都遵循这一原则,逐步降低关税。到1970年代中期,全球平均关税降至约10%。然而,莱特希泽认为,贸易谈判在1990年代进入错误的轨道,特别是克林顿政府时期。尽管里根政府有时偏离自由贸易原则,但他们仍然推动了最具成效的多边谈判——乌拉圭回合,并为WTO奠定了基础。真正的“断裂”发生在特朗普和拜登政府时期,特朗普退出TPP谈判,攻击WTO,并实施钢铁和铝等关税。拜登则延续了特朗普的关税政策,并从自由贸易协议中撤退。尽管最近的贸易举措具有破坏性,但并不能证明莱特希泽对战后美国贸易政策的解读是正确的。

《外交事务》:2023年3月,唐纳德·特朗普在德克萨斯州韦科启动了他的第三次总统竞选。他将2024年的竞选描述为“最后的战斗”,并宣称自己是“战士”和“正义”。特朗普计划在重返白宫后,依靠忠诚的联邦机构人员,推行包括历史上最大规模的驱逐计划、清除司法系统中的所谓“暴徒和罪犯”、监管女性体育运动以防止跨性别女性参与、以及在课堂上禁止某些种族相关课程等激进议程。与2016年当选时不同,特朗普现在不再是一个被政府监管困扰的企业家,而是一个希望最大化国家权力以重塑美国社会、文化和法律的救世主式人物。他的计划是通过一个强大的右翼律师和活动家网络,利用国家权力来实现其议程,而不是消灭所谓的“深层国家”。特朗普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比美国历史上任何时候都更强大和党派化的政府。

《外交事务》: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和美国中央司令部司令埃里克·库里拉将军最近发出了类似的警告,指出恐怖主义威胁正在增加。雷在国会作证时表示,自哈马斯在10月7日袭击以色列以来,外国恐怖分子的威胁上升到了一个新的水平。库里拉则指出,ISIS、基地组织和特别是活跃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ISIS-K的能力令人担忧。这些恐怖组织的威胁不仅限于中东和南亚,还包括美国本土。雷还特别关注美国南部边境的安全漏洞,警告恐怖分子可能利用这一点进入美国。鉴于这些威胁,美国政府需要采取积极措施,包括加强情报收集、限制恐怖分子进入美国以及在恐怖组织藏身的国家施加压力。拜登政府应借鉴克林顿在1999年应对恐怖主义威胁时的成功经验,采取全面行动预防潜在的恐怖袭击。

《悉尼晨锋报》意见专栏:法国极右翼的崛起将流行歌星推向奥运文化战争的风口浪尖。一切始于法国杂志《快报》报道的一次引人注目的会面: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爱丽舍宫会见了法国流行音乐女王阿雅·中村。根据报道,奥运会组织者曾邀请中村在开幕式上表演,马克龙对此表示兴趣并询问她对法国音乐的喜好。中村回答说:“我非常喜欢艾迪特·皮雅芙。”马克龙则回应:“那在大日子里,你必须唱你喜欢的歌。”自从这次对话被报道以来,关于中村是否应该在7月26日的开幕式上表演的问题一直在奥运会筹备过程中暗流涌动。

马克龙决定在奥运会前几周举行全国大选,这确保了中村和她对传统法国身份的挑战将成为一场全面文化战争的焦点。中村的两位最激烈的批评者是极右翼反移民政党国民联盟的领导双人组。根据出口民调,该党在欧洲选举中获得了31.5%的选票——是马克龙的复兴党或任何其他法国政党的两倍多。让-玛丽·勒庞的女儿形容中村的表演为“低俗”,她在开幕式上的出现是一种“政治挑衅”。勒庞在法国国家电台上表示:“我要谈谈她的穿着,她的低俗,她不唱法语。”她补充道:“她也不唱外语。她唱的——我们不知道是什么。”

国民联盟主席乔丹·巴尔德拉则从不同角度攻击中村。他提到两年前中村与前伴侣在家中地下室的争吵,最终在巴黎法院结束。巴尔德拉宣称,中村在争吵中将伴侣打倒在地,这应该阻止她在奥运会上表演。中村因这次争吵被罚款1万欧元,她的前伴侣则被罚款5000欧元。巴尔德拉说:“这是我的个人信念。我认为,当我们被判定家庭暴力罪时,我们不能代表法国。”

然而,这些攻击掩盖了勒庞、巴尔德拉及其支持者不希望中村——一位黑皮肤的穆斯林女性——在埃菲尔铁塔下为世界领导人和超过10亿的全球电视观众演唱《我无悔》的主要原因。中村出生于马里,童年时移民到法国,青少年时期在寄养家庭中度过。通过她独特的法语、英语、阿拉伯语和班巴拉语的混合,她以一种吸引年轻多种族法国的方式说话,使她成为世界上流媒体播放量最高的法语艺术家,也是兰蔻的代言人。她的成功虽然在奥运村、媒体村和田径游泳场馆所在的塞纳-圣但尼地方政府区备受庆祝,但对一个认为大规模移民,特别是穆斯林移民,是法国病根的运动来说,这种成功是政治上的不便。

马克龙哀叹“右翼的煽动者和民族主义者”的崛起,并强调这些人对法国人民和法国国家的不利影响。巴尔德拉则表示,欧洲选举展示了法国人民对法国身份、安全、主权和繁荣的依恋。“今晚,法国人民表示他们希望掌控移民政策,”他说。“他们希望法国国家控制法国的每一寸土地。”如果欧洲选举结果在法国全国大选中得到反映,向右的转变不应改变奥运会的举办方式。两年前,当政治反对马克龙的养老金改革引发针对奥运会的短暂抵制运动时,总统提醒大家,奥运决策的最终权力在爱丽舍宫。然而,欧洲选举和法国的全国民调将进一步加剧奥运会的安全担忧。

在接下来的六周内,开幕式将决定法国希望向世界展示的面貌:是代表多元文化的中村,还是代表极右翼民族主义的巴尔德拉。

謝謝您的收看。上面播報的內容,是六度團隊推薦的全球專業媒體、智庫、政府機構和行業專家的最新報導、分析簡報,更詳細的內容,請大家去這些媒體、智庫的網站閱讀。
這些內容並不一定反映六度簡報的立場,亦不能作為任何決策的建議。
六度團隊由專業媒體人、學者、科學家組成的獨立新型媒體,大家可以根據自己的專業要求,訂閱各種簡報,網址是:6dobrief.com,您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通過電郵收到六度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