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還在法國演戲?窩要被放火了;跑完步认真看了你的分享,我认为回答了我的问题;为什么要打了鸡血似地持续发展?现代社会的物质生活还不够丰富吗;社会主义国家连这两点都做不到,像什么话:六度世界聊天区202406

歡迎來到我們的六度聊天節目!今天我們討論的話題非常豐富,從國際政治到醫療體制,再到企業管理,我們都有所涉及。

首先,我們聊到了拜登在法國的行動以及國際間的反競爭問題。有人認為現代社會過於強調持續發展,而忽略了公平問題,比如說臺灣的發展雖然較慢,但公平性更高,這樣的社會是否讓人更幸福?同時,我們也提到了中國在義務教育和全民醫保方面的挑戰,這些都是衡量一個國家社會主義實踐的重要指標。

接著,我們深入探討了美國和俄羅斯在國際關係中的行為,以及自由主義和現實主義的衝突。美國和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博弈引發了對道德和利益之間平衡的討論。不同意見者認為,無論是支持哪一方,都應該基於自身的國家利益,而不是僅僅依靠道德高地來評價國際事件。

最後,我們轉向了企業管理的話題,特別是比亞迪這樣的企業如何在供應鏈管理中尋求平衡。討論中提到了一些企業如何通過內部管理和垂直整合來提高效率,並確保質量和成本的控制。這些經驗對於其它行業和企業也有很大的借鑒意義。

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了解更多精彩討論!

gutentag0000 說:拜登還在法國演戲?窩要被放火了。:fire:

Bill_Chen 說:跑完步认真看了你的分享,我认为回答了我的问题:“反竞争的伪公正”(社会主义结果平等机制或高税收、高福利、养懒汉的福利主义社会)没有持续发展的前途。

NH_K 說:为什么要打了鸡血似地持续发展?现代社会的物质生活还不够丰富吗?在牺牲发展的前提下改善一下公正怎么能说是伪公正?台湾比大陆发展慢,但是更公正。是台湾人幸福还是大陆人幸福?

中国至少要做到两点:1)普及12年义务教育,取消高中升学考试;2)实行全民医保,不能让有些农民得了病回家等死。

社会主义国家连这两点都做不到,像什么话?

Bill_Chen 說:先反驳你这条吧,这个还有点儿难度。

你是很熟悉美式自由民主话语体系的,所以昨天用比尔.克林顿和他阁员的观点,你也很认同。

在自由主义的价值体系中,人们认为“我们怎么选择是我自己的权利,旁人干涉不到,特别是在我自己的领地范围内”,由此可以拓展出,由自由的人民组成的国家,他们的行为模式只是扩大化的个人集合体。所以“自由主义国际理论的基本假定包括:各国有权免受外国干预。由于道德上自主的公民拥有自由权,这同时代表他们的国家有政治独立的权力,这样的权力必须得到国际尊重。”

美国在冷战后发动过七场战争,全部面对主权国家,可以在网上查到,和俄罗斯对乌克兰的战争一样,不向下揪其原因,他们都应该被谴责,领导人都应该为大量人道主义灾难负责,都应该被国际刑事法庭立案;但区别对待很明显…

这样的区别对待,客观上有三个区别,第一,美国强、俄国弱;第二,美国是自由主义国家、俄国不是;第三,乌克兰在美国一方,而美国打击的对象,都是它的敌人;

综上,国际现实说的是自由主义,即你们朗朗上口的一套,做的是现实主义,即“跟我一头儿就OK,不要不服管,挑战我就揍你”;俄罗斯一直是现实主义国际关系思路,乌克兰是拿破仑、威廉德国和纳粹德国攻击俄罗斯腹地的一块巨大平原,没有任何俄罗斯领导人会接受乌克兰被敌方军事联盟占领,克里米亚是乌克兰侧背的尖刀,绝不可以给到它…等等等等

所以,不要老搞高大上说词,貌似道德上高人一筹,实则有“嘴尖皮厚腹中空”的嫌疑…

NH_K 說:你这个反驳的逻辑是因为美国也做坏事,因为历史上有国家利用乌克兰做跳板侵略俄罗斯,所以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有理,我们应该支持俄罗斯。

荒唐透顶。不管哪个国家做了坏事,都要批评。比如以色列过了头,就要被批判。

Bill_Chen 說:我给你改改啊,别断章取义,巧言令色【你这个反驳的逻辑是因为美国也做坏事,因为历史上有国家利用乌克兰做跳板侵略俄罗斯,所以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有理,我们应该支持俄罗斯。】

俄罗斯侵略乌克兰有“它”自己的道理(没说有理,但和美国干别人的道理差不多);没有说我们应该支持俄罗斯,你的推论不是我的意思。

  1. 我们应该从自身利益出发;

  2. 人道主义在国际关系博弈中要排在现实主义之后;

  3. “中国不是冲突制造者也不是参与者”,这话是客观事实也是解决方案。

  4. 道德绑架在我这里都是魔镜中的妖怪,何况国际政治环境;

NH_K 說:所以你的主要逻辑是:我们从自身利益出发支持俄罗斯,不管俄罗斯的对错。

那我问你:中国有多少人认为支持俄罗斯是对我们的自身利益是有利的?

支持俄罗斯进而与美国和欧洲为敌,是不是对我们的自身利益有利?

是不是明智的现实主义行为?

Bill_Chen 說:行动必须符合中国国家利益,这里不是指俄罗斯、或者乌克兰,中国要邀请五万美国学生,来中国,因为这符合国家利益,但是美国政府和人民不支持这个行动,并且在其他领域也有类似情况,这意味着,中美对抗是未来一段时间大方向,昨天也说了。

我们的政府,也许未必是你的政府,应该努力在行动上契合自己的国家利益,特别是在地缘政治对抗时期。

至于具体在那一个时间点,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你我没有深度即时的资料,恐怕无法给予好坏的价值评判。

NH_K 說:所以你至少承认对俄罗斯的支持有可能不一定是明智的现实主义行为

Bill_Chen 說:确实存在这种可能性…

NH_K 說:别忘了二战时的轴心国也是自以为是的现实主义

我只要在这点上得到你的肯定就行了:handshake:

Bill_Chen 說:我们观察者,要评判每个政府行为的逻辑与对错,首先要知道它们采取的行动理论,然后才可以观察所有参与者的行为是否符合逻辑;我们自己最好不要过于有代入感…

NH_K 說:没有透明的政策讨论,我们凭什么知道政府的理论依据。比如表面上是美国制裁中国,实际上是中国不愿意放弃对俄罗斯的支持。我们怎么知道?我们没有知情权,发言权,和参与权。

Bill_Chen 說:第一句我举双手赞成:+1:

NH_K 說:说这么多,无非就是为了证明我逻辑上没有问题。而那些人云亦云的人不知道有没有好好思考过。

上面有很多人给你点赞,恭喜你:joy:

无虞 說:那也是发自内心的马屁:stuck_out_tongue_winking_eye:

舔点 說:今早老Bill的长文清晰有力,看而不晕,不像你很极端:动不动就全民医保农民有重病回家等死,这一二十年农民才有机会去医院治疗!

NH_K 說:我极端什么了?离休老干部植物人插管躺床上可以躺五、六年,农民的医保只能在镇上小医院看看小病,这合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