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没有选举制度,所以生活不好了,我就闹起来泄愤。西方有选举制度,所以我就选个极端的来泄愤;他们也是人性的表露,增量时代,搞搞施舍也无大所,现在存量竞争,你们哪里来回哪里去吧;像我这样既谴责以色列大开杀戒,又反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群里难得的一股清流;我前两天看了一个油管节目,有不少朝鲜人脱北之后到了韩国,觉得无法融入韩国社会,最后决定回到北朝鲜:六度世界聊天区202406

歡迎來到我們的六度聊天節目!今天的討論內容非常豐富,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在第一部分,我們聊到了法國的政治局勢,特別是勒庞和马克龙在選舉中的對決。大家討論到,雖然勒庞在之前的選舉中獲得了不少支持,但最終因為左翼和右翼的聯合,她還是未能成功。這次,马克龙採取了一些極端措施,試圖喚醒法國人民的良知,避免極右翼勢力的上升。

接下來,我們討論了經濟問題對社會和政治變化的影響。很多人認為,歐美政治的極端化並不是因為民主選舉制度或網絡媒體,而是經濟狀況所致。舉例來說,歐洲最近反移民情緒高漲,這就像是當經濟狀況不佳時,人們對外來者的接受度會降低。同樣,海外華人也面臨融入當地社會的困難,這些現象都是經濟問題的反映。

最後,我們聊到了電動車和混動車的選擇問題。大家分享了各自的使用體驗和看法,認為不同需求下,選擇不同的車型是最合適的。有的人認為純電車適合城內通勤,但如果經常需要長途旅行或在充電設施不完善的地區,混動車或增程式電動車會是更好的選擇。

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mayabullen1 說:记得几年以前,勒庞在国内选举时就获得过多数。因为是“极右翼”,为防患于未然,左翼的社会党与右翼的保守党联合,使她“未得逞”。

估计这次,马克龙以此“极端”措施,企图唤醒法国人民的“良知”。

NH_K 說:我是,我相信习大大

fly100 說:那次没有获得多数,第一轮排到了第二,而且跟马克龙票数差距不大,进入到了跟马克龙的第二轮选举

2022年法国总统选举

叶青 說:很多人都陷入了一个误区,喜欢用制度啊、文化啊,甚至人种啊、文明啊来解释各种社会现象,可就是不从经济问题来看,社会和政治变化。欧美的政治极端化倾向,其实既不是民主选举制度造成的,也不是网络媒体造成的,而是经济状况造成的。举个例子,欧洲最近为什么流行反移民呢?这就好比我有钱的时候住在大房子里,我的亲家来看我,我给他们好吃,好喝住三个月五个月也没关系。我穷困的时候,亲家翁来看我,好吃好喝,招待个三五天我就受不了了,因为兜里没钱了。再举个例子,大家说起8964的时候,都是什么为民主自由啊,或者为反贪反官倒啊……可就是少有人说当时的经济问题。其实贪污也好,官倒也好,又不是88、89年的特例,为啥别的时候不反呢?道理很简单,看看下图就都明白了。

程大厨 說:老马不是一句话解释了么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叶青 說:中国没有选举制度,所以生活不好了,我就闹起来泄愤。西方有选举制度,所以我就选个极端的来泄愤。这样就理解为啥阿根廷人要选米莱,美国人要选川普了。

NH_K 說:我前两天看了一个油管节目,有不少朝鲜人脱北之后到了韩国,觉得无法融入韩国社会,最后决定回到北朝鲜

我看了以后就明白为什么那么多海外华人亲中反美。很多海外华人到了国外根本就融不进当地的社会,吃喝拉撒都是和华人扎堆在一起,物质生活比国内不知差多少,怎么会热爱西方国家?

欧洲的移民也有类似问题,移民日子并不好过,根本就不会对收留他们的欧洲国家有感激之心,甚至成为当地的犯罪团伙。欧洲的选民怎么会拥护移民政策?

Bill_Chen 說:对的,全球化已经不是早期工业化时代了,商品的流动就可以代替人员的流动,所以欧美人一定会调整这个政策,当初有些犯傻。

他们也是人性的表露,增量时代,搞搞施舍也无大所,现在存量竞争,你们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这种修正很有意义的,中国的位置变了,通过这些修正,重新理顺全球发展轨迹,其实不是坏事

NH_K 說: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一个穷困潦倒的移民一开始只要求生命安全和基本温饱,接着就感到不公平了:为什么我的收入很低?为什么我的房子很小很破?为什么我找不到当地的女朋友?然后就开始反社会,犯罪…

所以那些入了外籍又融不进当地社会的海外华人真的很苦,还死要面子活受罪。

Victor_Lee 說:如果欧洲右翼风起云涌,有没有可能发展到一定程度的话法国和德国都出现右翼政府,国会也是右翼控制,进而出现法德中某个国家退出欧盟,导致欧盟解体?欧元体系崩溃?

Bill_Chen 說:这句话没必要,你是来找“群殴”的吗?说话别伤人…

好好聊天不挺好的吗?

NH_K 說:我是说融不进当地社会的,能融进去的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我有自知之明,是不会润的:grin:

https://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shehui/jw2-06072024124426.html/ampRFA

舔点 說:这个NH好可爱,我认为任何族群都很难融入的,这个叶青说明过了,只是自己认为,好好生活工作就是融入。至于反美应少数吧,只是不支持美一些方式,我是喜美喜中又喜澳,你太过武断,又极端:grin:

NH_K 說:其他社交媒体上的海外华人与这个群是天壤之别:joy:

老钟 說:回来最感慨的还是空气质量,感觉还是差距比较大。

舔点 說:这是最直接的感受,还有噪音,一下飞机感觉就不一样

开车又是一种感受,我回去尽量不开车了

老钟 說:在渥村见过的那些对国内政治形势感觉可怕的人,回来过一趟后,都改变了看法。。当时他们问我,我的回答就是,别把自己当个人物,你在国内放心的旅游、吃饭,没人来找你麻烦的。。

还有,回国过海关的时候,看着每个人的箱子都要过X光机,其实除非你是走私犯,根本不用担心的。现在这个时候,谁还会想着在海关抓什么走私犯。。

NH_K 說:你一歪果仁,怎么可以在国内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