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發:亨特·拜登被判犯有與他在海洛因上癮時購買和持有槍支有關的所有三項重罪;法庭內外的驚人證詞:女性們揭露亨特·拜登購槍時的癮境;從非法持槍到被捕:亨特·拜登的法律戰如何震撼白宮:華爾街突發20240611

大家好!歡迎來到我們的華爾街突節目!今天我們要揭露的是一個震撼的新聞:總統的兒子亨特·拜登因在海洛因成癮期間非法購買和持有槍支而被判有罪。特拉華州的十二名陪審團一致認定他犯有三項重罪。在審判中,幾位女性,包括他的前妻和前女友,提供了關於他毒品鬥爭的艱難證詞。亨特·拜登的辯護律師則試圖證明他在購槍當天並未吸毒,但最終未能說服陪審團。這起案件可能讓他面臨最高25年的監禁和高達75萬美元的罰款。請大家繼續收看詳細內容。

在華盛頓的聯邦法庭上,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因與他在海洛因上癮時購買和持有槍支有關的所有三項重罪被判有罪。是的,你沒看錯,這可不僅僅是個家庭餐桌上的小插曲,而是總統兒子的跌宕人生。

在這個故事中,我們的主角亨特在特拉華州的陪審團面前成為了焦點。他被指控非法購買和持有槍支,同時還沉迷於海洛因。這聽起來像是某種好萊塢大片的劇情,但這一切卻真實地發生在現實生活中。

法庭上的證詞如同一場情感大戲,幾位女性陸續登場,講述了亨特與毒品鬥爭的艱難歷程。其中包括他的前妻凱薩琳·布勒(Kathleen Buhle)、前女友佐伊·凱斯坦(Zoe Kestan)和他兄弟博·拜登(Beau Biden)的遺孀哈莉·拜登(Hallie Biden)。哈莉在亨特的卡車裡發現了這把槍,這簡直像是現代版的“發現秘密武器”。

在法庭上,哈莉描述了亨特在2018年10月購買槍支時的狀況,檢察官更展示了一些讓人震驚的短信,稱亨特“睡在汽車上吸煙”。這些細節讓人不禁感嘆,這生活真是比劇本還要戲劇化。

然而,辯方也不甘示弱,傳喚了亨特的女兒娜奧米·拜登(Naomi Biden)。娜奧米作證說,她的父親在2018年10月底“看起來很棒”,她在借用他的卡車時也沒有發現任何吸毒用具。但她也坦承,她知道父親“正在與毒癮作鬥爭”,並且在叔叔博·拜登去世後,事情變得很糟糕。這些證詞既為亨特提供了一些支持,但也揭示了他的複雜情感世界。

讓我們來看看亨特到底被指控了什麼。在與聯邦檢察官達成的認罪協定破裂後,他於9月被指控犯有三項重罪槍支指控。這些指控包括在吸食海洛因時非法購買和持有槍支,這違反了聯邦法律。簡單來說,非法毒品使用者不能擁有槍支,這是鐵律。

檢察官指出,亨特在2018年10月12日從威爾明頓的一家槍支商店購買了一把左輪手槍、快速裝彈機和彈藥時,在酒精、煙草、槍支和爆炸物局的表格上謊報了他的吸毒情況。這個操作簡直就是在玩火,結果當然是火燒屁股。

亨特擁有這把柯爾特眼鏡蛇(Colt Cobra).38手槍僅僅11天,然後哈莉在他的卡車的控制臺上發現了它並將其丟棄在雜貨店外的垃圾桶中。這是一個充滿懸念的故事情節,因為哈莉後來作證時表示她要“假裝”她沒有這樣做,但亨特給她發了關於丟失的槍的短信,這些短信在審判期間被大聲朗讀。

“你瘋了嗎,”亨特在2018年10月23日的短信中寫道,“現在告訴我。這不是遊戲。而你完全不負責任,精神錯亂。”這些短信顯示了當時的緊張情況,這一幕如同電視劇中的高潮部分。

哈莉最終回到了垃圾桶,但槍已經不見了。這把槍最終被一位尋找可回收物的老人發現並帶回家,特拉華州警方後來從這名男子手中收回了這把槍。這一戲劇性的發展讓人不禁感慨,這真是命運的安排。

多年後,檢察官針對亨特提出了槍支罪指控,因為他們對他提出了不相關的稅務指控。這些指控包括在購買槍支時填寫的文件中做出虛假陳述,稱自己不是吸毒者,並向有執照的槍支轉銷商撒謊。

亨特的辯護律師阿貝·洛厄爾(Abbe Lowell)則表示,檢察官必須證明他在買槍的那天吸毒。辯方還辯稱,亨特在那段時間主要濫用的是酒精,而不是毒品。這些辯護策略如同一場法律攻防戰,每一個細節都可能決定最終的結果。

這三項罪名都是重罪,如果所有罪名成立,亨特可能面臨最高25年的監禁和最高75萬美元的罰款。這是一個沉重的代價,但對於一位總統的兒子來說,這也是一個重要的教訓。

這個案件充滿了跌宕起伏的情節、緊張的家庭關係和法律上的複雜性,讓人不禁感嘆生活的無常。亨特的故事告訴我們,即使身處權力中心,也無法逃避法治的約束。而這個故事,無疑會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成為人們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在美國總統之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槍支案審判中,陪審團用不到一杯咖啡喝完的時間便一致判定他有罪。這次審判就像一場家庭戲劇,充滿了愛恨情仇和毒品糾葛,甚至比最瘋狂的肥皂劇還要精彩。

故事要從2018年講起,那時亨特正深陷毒品的泥潭。這位54歲的總統之子當時買了一把Colt revolver,但在購買槍支的申請表上撒了個天大的謊,說自己根本沒有吸毒。這可是不行的,美國法律明確規定,毒品使用者是不能擁有槍支的。更糟糕的是,他的妹夫兼戀人海莉·拜登(Hallie Biden)在一片恐慌中,把那把槍扔進了垃圾桶,這一行為直接成了控方的最佳證據。

這個案件的審判地點選在了拜登家族的老家——特拉華州的威爾明頓。審判過程中,亨特的親朋好友如走馬燈般登場,讓整個法庭像極了一場家庭聚會。第一夫人吉爾·拜登(Jill Biden)幾乎天天到場,除了有一天飛到法國參加D日紀念活動。控方檢察官里奧·懷斯(Leo Wise)在結案陳詞中,甚至指著坐在觀眾席的吉爾說:“這些人不是證據,公道自在人心。”

控方的證據大多來自亨特的手機短信和他的前女友們的證詞。訊息顯示,亨特在買槍的隔天就約見了一個叫Mookie的毒販,並在短信中坦白自己吸食了毒品。更糟糕的是,亨特還在短信中透露,他在車裡抽了毒品並睡著了。這些證據讓亨特的律師阿比·洛厄爾(Abbe Lowell)面對嚴峻挑戰,他試圖說服陪審團,亨特在買槍時並不知道自己還在吸毒,因為他在那之前剛剛進行了一次短暫的康復治療。

審判中最戲劇化的一幕莫過於亨特的女兒娜奧米·拜登(Naomi Biden)登場作證。她在法庭上描述了父親在購槍時的狀態,說他那時看起來很清醒。可是,控方卻出示了娜奧米和父親的短信,顯示她曾在午夜和凌晨時分收到父親的求助訊息,並在短信中對父親表示無奈和失望。這一幕不禁讓人唏噓,家人的證詞竟然成了控方的有力武器。

在這場家庭劇中,亨特的前妻凱瑟琳·布勒(Kathleen Buhle)和前女友佐伊·凱斯坦(Zoe Kestan)也都陸續登場。布勒描述了亨特長期的毒品問題,以及這如何導致他們婚姻的破裂。而凱斯坦則描述了亨特在豪華酒店裡幾乎不間斷地吸毒,這些證詞無疑讓亨特的辯護更加艱難。

這場審判讓拜登家族的內部糾葛暴露在聚光燈下,可謂家庭劇的巔峰之作。最終,陪審團用短短三個小時便認定亨特有罪。這一判決無疑給總統拜登帶來了巨大的打擊,尤其是在他即將參加總統辯論的關鍵時刻。拜登總統曾公開表示,不會為兒子行使特赦權,這無疑進一步加劇了這場家庭悲劇的戲劇性。

雖然亨特面臨最高25年的刑期,但作為初犯,他實際上可能不會服刑。這場審判讓人不禁感嘆,無論是平凡人還是總統之子,面對法律時,都無法逃避自己的行為所帶來的後果。至於亨特的命運,則要看接下來的上訴和判決,希望這個家庭劇的結尾能少一些悲情,多一些希望。

謝謝大家收看六度探索!這是一個由科學家、經濟學家、媒體人、工程技術人員合作建立的新型媒體,網友與六度Ai參與、合作完成各種內容,這些內容不能作為任何決策或法律的意見。這是一個新型的試驗性媒體方式,我們希望得到大家的支持,修正錯誤。網友可以參與討論,也可以向萬能的六博士提出你能想出的任何問題,六度世界網址是6do.world!請介紹給你的親朋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