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股东大会仅持续8分钟 新华都推荐两名新董事当选

云南白药股东大会仅持续8分钟 新华都推荐两名新董事当选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张英 6月11日,云南白药(000538.SZ)召开2024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选举第十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第十届监事会股东监事。

这是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新华都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新华都”)实控人陈发树及其子陈焱辉辞去董事后的第一次股东会,叠加陈发树被传出接受纪委监委调查的消息,多方对新华都股权在云南白药的去留问题保持高度关注。

在临时股东大会现场,对新华都是否会长期持有云南白药的问题,新华都推荐的候选董事游光辉对经济观察网表示:“现在一切都还没有……,很难回答。”作为陈发树的股权代理人,他目前并不清楚未来的股权处置问题。

就新华都可能转让股份的市场传闻,经济观察网同时询问了云南白药法定代表人、董事、首席执行官、总裁董明。董明回复:“目前各方高度凝聚共识,追求高质量而可持续的发展,久久为功,团结就是力量。中国需要一批优秀的药企参加世界级的竞争。云南白药现在全体员工都闻鸡起舞,枕戈待旦,在全力以赴地推动公司的发展。各方股东也都很支持我们。”

6月11日的投票结果显示,与新华都并列第一大股东的云南省国有股权运营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云南国有股权”)推举的郭昕,新华都推举的游光辉与上官云川,共同当选云南白药第十届董事会董事。同时,云南国有股权提名的戴普军当选云南白药第十届监事会监事。

云南白药当前的第十届董事会一共有11位董事,其中7位为非独立董事。从席位分配看,郭昕、谢云山由云南国有股权提名,游光辉与上官云川由新华都提名,李泓燊由云南白药第三大股东云南合和(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提名,张文学与董明为云南白药董事会提名。单从数量看,新华都所占席位与此前相比无变化。

第十届董事会任期起始日是2022年11月7日,终止日期是2025年11月7日。

相比于刚成立时的董事构成,第十届董事会7位非独立董事中,仅谢云山、李泓燊、董明仍在席上,路红东、陈发树、陈焱辉及原董事长王明辉均属于未到任期而离职。

股东大会没有交流环节

本次临时股东大会在昆明市云南白药街3686号云南白药总部二楼会议室举行,现场出席的股东及股东授权代表并不多,一共84人。其中大部分是云南白药的高管,有少数几位从外地赶来的机构投资人和个人投资者。

陈发树没有出席这次股东大会,他将表决权授权给了游光辉。

会议由云南白药董事长张文学主持,议程十分简单,股东投票表决后即可离场,上午的现场会议时长仅8分钟。

会议没有安排交流提问环节。一位从西安来的个人投资者称,他投资云南白药至少5年时间,之所以远道而来,主要是希望能跟管理层有一定交流。

本次会议一共需股东表决两个提案:一是选举戴普军为监事的提案;二是选举郭昕、游光辉、上官云川为非独立董事,应选人数3人。

在3位被提名的非独立董事中,郭昕由云南国有股权推举,接替此前辞任董事的路红东的席位。游光辉与上官云川由新华都推举,接替陈发树与其子陈焱辉的董事会席位。

游光辉曾是新华都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会计、财务科长,后任云南白药控股有限公司财务总监、云南白药监事会主席。2024年5月24日,游光辉辞去云南白药监事会主席职务。上官云川则长期在新华都工作,是新华都现任副总裁。截至目前,游光辉和上官云川未持有云南白药股份。

对于此次董事选举将给公司治理带来的影响,董明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新引入的董事分别在财务管理、医药行业、消费行业等有丰富的工作经验,由职业经理人出任董事,董事会的运作将向专业化和职业化发展。

股权问题受关注

相比没有悬念的董事选举,投资者更关心处于风口浪尖的陈发树及其控制的新华都持有的云南白药股权。

“这(股权关系)涉及到公司治理问题,肯定非常关注,这次会议是一个重要时间节点,但目前没看到实质性的东西。”一位机构投资者认为,尽管当前新华都与云南国有股权并列第一大股东,但董事长张文学此前长期在云南国企任职,看起来国资力量更有优势,他关心新的董事会是否会从新华都方选举出一位联席董事长。

张文学于2024年2月23日正式当选云南白药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结束了云南白药近一年没有董事长的局面。在空降云南白药前,张文学历任云南磷化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云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云南白药自2023年3月以来经历了一系列人事巨震。2023年3月初,云南白药公告,曾掌舵云南白药近20年的王明辉因个人原因辞去第十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及其他一切职务。此后,包括首席销售官、高级副总裁王锦在内的3位高管先后辞职。

2024年5月8日,经济观察网独家报道,王明辉等人被纪委监委部门调查。2024年5月26日,云南白药公告,陈发树及其子陈焱辉申请辞去云南白药第十届董事会董事及其他一切职务。

王明辉与陈发树曾是云南白药“混改”的关键人物,这一系列动荡给市场增添了不少疑云。有传闻称,陈发树及新华都可能考虑转卖股权。6月11日,经济观察网在股东大会现场向云南白药多位董事和高管求证,未获明确回复。

云南白药的“混改”曾被视为国企改革的典型案例。2016年,新华都以253.7亿元取得云南白药当时的控股股东白药控股50%的股权。2019年,云南白药反向吸收合并白药控股,新华都成为与云南国有股权并列的云南白药第一大股东。自此,云南白药处于无实控人、无控股股东状态。

这种无实控人的状态,起初被认为有利于小股东在企业决策中起制衡作用。2020年11月,云南白药时任党委书记、副董事长汪戎曾在媒体采访中表示,无实控人的股权结构,决定了大事情必须共同同意才可以做,因此协调和沟通就变得特别重要,现在各方都以公司利益最大化为取向,目前来看运行平稳。

但到了2021年,汪戎与另一位由云南国有股权推举的董事纳鹏杰,就在选举独立董事、全资子公司股权划转、设立境外全资子公司三项议案上投出了反对票,与新华都意见相左。2021年8月,汪戎与纳鹏杰同时辞去了云南白药的董事职务。

上述事件被市场解读为,两个并列第一大股东在公司发展方向上无法保持一致。一位长期投资云南白药的个人投资者甚至认为,大股东之间的意见分歧导致机构投资者不敢大额持有云南白药股票,这是“混改”后云南白药股价不及预期的原因。

上述机构投资者也有类似观点。同时,他认为,陈发树虽然有“中国巴菲特”之称,但此前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去炒股并非正途,也没有取得良好收益,因此,自2023年下半年开始,云南白药董事会能够让公司重新聚焦主业,才是与中小股东的利益保持了一致。

也有投资者不太关心股权关系。上述来自西安的投资者认为,大股东股权关系短期内会对公司发展及股价带来影响,但中长期看对公司影响很小,主要还是看公司主营业务的市场竞争力。

2024年第一季度报告显示,云南白药营业收入为107.74亿元,同比增长2.49%,扣非净利16.9亿元,同比增长20.51%。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67.32亿元。

Tue, 11 Jun 2024 16:32:30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