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屆歐洲盃究竟是綠茵失了格還是足球缺了德?

本屆歐洲盃1/4決賽階段全部結束,西班牙、法國、英格蘭和荷蘭挺進半決賽。黑馬退散,四強會師,看似合理,實則處處透着詭異。英格蘭與法國作爲本屆賽事紙面實力數一數二的球隊,卻不約而同地選擇以“反足球”的方式過關斬將,無論這一路走來的過程有多麼乏味,他們都能理直氣壯地用“你就說贏沒贏吧”來回擊。如果在本屆歐洲盃開賽前要選一組最受期待的強強對決,那一定非英法大戰莫屬。然而不知是綠茵失了格還是足球缺了德,這屆賽事正朝着一個奇怪的方向發展,倘若英法最終真的會師決賽,那恐怕將是一場災難。

儘管全世界都知道索斯蓋特是英格蘭隊內最弱一環,但你不得不服他的運勢。從小組賽至今,英格蘭完美避開了所有奪冠熱門,淘汰賽身處下半區更是如魚得水。小組賽1-0小勝塞維利亞、1-1戰平丹麥,0-0悶平斯洛文尼亞、1/8決賽2-1極限逆轉斯洛伐克、1/4決賽點球大戰險勝瑞士……看似三獅軍團踢誰都費勁,實則一切盡在索斯蓋特掌握之中。敵不動我不動,敵若動我被動,而每逢比分落後時都能觸發“隨機激活場上一名球星使其靈光一現”的技能。從之前的貝林厄姆、凱恩到本場的薩卡,南門手握“四個2+王炸”,牌打得毫無技術含量,你要問策略那就是滑單張,反正總有一張能終結比賽。用最昂貴的陣容踢最貧瘠的比賽,用羣星來給球迷錄製ASMR,索斯蓋特他人還怪好嘞。

毫無疑問,本場比賽搖骰子搖到了薩卡。在恩博洛爲瑞士首開記錄5分鐘後,薩卡破門扳平比分將比賽拖入點球大戰,這是薩卡的歐洲盃處子球,也是他個人在國際大賽的第四球,此前他曾在卡塔爾世界盃中斬獲3球。至此,薩卡在最近兩屆大賽中代表英格蘭國家隊打進4球,同期與凱恩持平。值得注意的是,本場薩卡破門是英格蘭的第一次射正,而他們在進入淘汰賽後的前三次射正全部收穫了進球,如此效率就是索斯蓋特將猥瑣進行到底的底氣。當然,消耗戰的盡頭是點球大戰,而穩如英法又怎麼會真的把命運交給上天?我們絕對有理由相信三獅軍團和高盧雄雞有認真加練點球。站在12碼前,對他們來說好像不再是一場賭局,而是一次準備充分的命題考試。​​

誠然,英格蘭在點球大戰中有陰影,但人不會一次又一次踏入同一片河流,上屆歐洲盃決賽早已翻篇,這一屆的太子們沒有讓索斯蓋特失望。本場點球大戰中,帕爾默、貝林厄姆、薩卡、伊萬-託尼和阿諾德均主罰命中,而皮克福德因撲出阿坎吉的點球致使英格蘭成爲最後贏家。這是英格蘭隊史首次在歐洲盃點球大戰中5罰全中,從而終結了他們在歐洲盃的點球大戰四連敗,而三獅軍團上一次在歐洲盃贏下點球大戰還要追溯到1996年1/4決賽。縱觀英格蘭隊史,在索斯蓋特擔任國家隊主帥之前,他們只在1968年和1996年兩次打進歐洲盃四強,而在索斯蓋特治下,三獅軍團連續兩屆歐洲盃均闖入四強。至少就歐洲盃戰績而言,索斯蓋特成為了英格蘭主帥第一人。

戰至半決賽,法國交出運動戰零進球的數據,英格蘭則是四場比賽常規時間90分鐘難分勝負。德尚或許是在吉魯年事已高的情況下不得已轉變思路,更何況上屆歐洲盃他們就曾經在瑞士身上吃了虧,而索斯蓋特的“苟”是刻入骨子裡的。相形之下,穆里尼奧就顯得眉清目秀了。從這屆英法的身上,我們看到了真正的功利主義不是防守反擊,而是能贏就行。而足球本質上還是個進球遊戲,它可以採取五花八門的得分方式,但不該完全捨棄掉觀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