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能无法” 洛杉矶人权人士举行“无发”集会,声援在押“709”律师

“中共不能无法” 洛杉矶人权人士举行“无发”集会,声援在押“709”律师

中国“709”维权律师大抓捕事件九周年前夕,洛杉矶当地时间星期日(7月7日)傍晚7点,洛杉矶民主及异议人士在华人聚集地集会,举行“剃光头革命”,纪念“709大抓捕”九周年,声援“709”被抓捕的律师及其家属,并抗议中共政府的藐视法治和制造人权灾难。

活动在洛杉矶的丁胖子广场和美国银行十字路口商业区举行,主题是“我们可以无发,中共不能无法”。活动通过在蒙特利公园市(Monterey Park)商业区剃头、在建筑外墙投影播放人权律师纪录片和展示巨幅海报、以及游行等方式,向过往车辆及民众展示中国法治的糟糕现状和人权灾难的严重性,并号召大家声援“709”人权律师群体。

2015年7月9日,中国政府对维权律师和人权活动人士进行了大规模镇压行动,被称为“709事件”。超过300名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在此次行动中被警方传唤、拘留、逮捕或遭到其他形式的骚扰和迫害。此次镇压行动被视为中国政府打压公民社会和人权律师的标志性事件。其中部分人士至今下落不明。

至今仍被关押的包括谢阳、余文生及其妻许艳、常玮平、丁家喜、许志永、陈家鸿、覃永沛和高智晟等人权律师。

希望引起国际关注,声援人权捍卫者

活动负责人界立建表示,“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我们呼吁全世界维护和平与正义的人士联合起来,抗议中共对律师的迫害,要求中共立即释放被关押的律师,停止对律师及其家属无休止的骚扰、折磨和生活迫害,”界立建说。

界立建指出,虽然九年过去了,但人们不会忘记这些人权捍卫者,他们为中国的法治、公平、正义,付出了自由,甚至是死亡。

“我们通过剃头这种方式来告诉中共,我们可以没头发,但是中国不能没有法律,你们不能无视自己制定的宪法以及国际法,”界立建告诉美国之音。

活动主持人朱曦表示,活动的主要目的是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

“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九年了。我们希望国际社会不要遗忘为人权事业做出贡献的这些人,因为很多人现在还被关在中国的监狱里。有些人虽然被从小监狱里释放了,但却被中国政府限制出境,出狱之后也始终留在中国这个大监狱里。”朱曦说。

朱曦强调,他希望镇压、关押、凌辱这些律师的官员多想想,今天你关押了别人,迫害了这些维权律师,有一天当你被体制迫害、凌辱的时候,谁又为你们的合法权益进行辩护?

“这次活动呢首先是想给这些维权律师及家属送温暖。第二是引起社会关注。第三希望这些中共的公安、国安以后在处理维权事件上枪口能抬高一厘米,哪怕一毫米,他们的处境都会有所改善。”朱曦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

中国人权律师和家人处境糟糕

根据总部设在马德里的致力于在亚洲一些最恶劣的人权环境国家从事并支持当地实地活动的非政府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3月份的一篇报道,现今中国几乎所有人权律师都已经丧失了执业许可,抑或在看守所或监狱中,又或者已逃亡海外。

报道说,那些留在中国的人往往会面临被强制驱逐、软禁和出境禁令等迫害。他们的家人,包括年迈的父母和年幼的孩子,也会透过集体惩罚而备受牵连。

报告还说,那些少数仍然保留执业许可的律师也长期受到威胁,并且不断被阻挠会见客户的--有时是因为他们的客户被看守所故意以假名记录,有时则是透过相关法律例外条款的拖延和操纵。许多人还遭受一种称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强制拘留措施,他们无法与外界沟通,被关押的恶劣条件等同酷刑。

近日就再度有消息说,被中国当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4年的“新公民运动”领导人许志永在监狱中遭遇酷刑。许志永的律师王瑛7月5日曾告诉美国之音许志永的基本人权在监狱受到严重侵犯。

“目前虽形式上家人能每月探视一次,但是会见的家人遭骚扰、威胁、恐吓、会见时不能记录、通话被打断,这些都是实质性剥夺探视权的行为;其次许志永通信权以及其他接触外界的权利被剥夺,许博士写给家人的信未收到,不允许他与家人通电话。”王瑛说。

“709”事件手段之粗暴、涉及范围之广“令人震惊”

洛杉矶“剃光头革命”活动参与者孟春林来自中国深圳市,今年1月初通过“走线”方式来到美国。他表示,2015年“709”案件发生时他身在深圳。他说,“709”案件处理手段之粗暴,涉及人员之广“令人震惊”。

“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明显感觉到他的倒行逆施,对社会方方面面,包括我们的生活、就业,一层层传下来,感觉都有影响。但‘709’案子处理方式这么粗暴,涉及到这么多省市,范围这么广,还是很让人震惊的。”孟春林说。

孟春林认为,许多中国的维权律师采取的方式非常平和,即便如此,在中国的环境中依然很难生存。他担心,这种状况持续下去,律师行业在中国的生存将面临巨大挑战。

“今天我来之前,说实话还是做了一点点思想斗争的,因为感觉个人力量实在是太弱小了,但是,后来一想,越是这种无法无天的时代,我们在海外的人,还是自由的,我们一定要及时站出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我们要更多的控诉它,让国际社会关注到这一事实。”他说。

活动参与者周云龙来自中国重庆市,今年3月份和家人通过“走线”进入美国。他担心,对人权律师的打压恐怕会导致中国人权的进一步恶化。

“这种打压不仅损害了律师的个人自由和职业生涯,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权律师坚持为弱势群体发声,维护每一个普通人的人权,是社会正义的象征和希望的灯塔。他们的被打压将进一步恶化中国的人权状况,”周云龙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

由中国人权律师在2013年发起的中国人权律师团7月7日在X账号发表声明谈“极权2.0时代”的中国人权。声明说:“极权2.0”的时代,借助于大数据,每个人都成为被‘铁幕’笼罩的人,很难看到外面的信息,相互之间通信业惴惴不安,热情捍卫者几乎都成了透明人,言论空间急剧缩减。公共发言的禁忌越来越多。”

声明还说,“中国公民人权必然遭遇更严重侵犯”。声明同时表示,“很多人权律师不能正常执业,生活一直很窘困,未来可能会更窘困。”但声明希望“大家能挺住”,“为民族涅盘涅槃和泅过黑夜做好准备”。

Mon, 08 Jul 2024 21:12:30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