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惊加拿大:文坛巨匠爱丽丝.门罗女儿指控受继父性侵,但母亲选择了加害者

震惊加拿大:文坛巨匠爱丽丝.门罗女儿指控受继父性侵,但母亲选择了加害者

今年五月,门罗以92岁高龄去世,至死也没有与小女儿联络、和解。

这篇自叙文章引发全加拿大甚至国际讨论与关注。

加拿大蒙特利尔蓝色都市文学节创办人、出版人琳达.里斯(Linda Leith)女士就此接受加广中文专访时表示,她和文学圈的朋友们只能用彻底震惊了 来形容。因为门罗几乎成了加拿大文学的代名词,她是一代偶像,有非凡才华、谦逊、成就斐然。而一些门罗的书迷感到失望、沮丧,甚至对她感到愤怒。

她还提醒说,自从2006年米兔运动之后,加拿大人对性侵事件的认知有了很大的进步,不再因为对方有名有钱,或是什么加拿大文坛瑰宝而袒护他们。

琳达.里斯说,她的脸书文学圈只有一两个人为门罗辩护,不外是那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了 ,我们不知道事件全貌 ,但这些辩护很快被批评的声浪淹没。

事件曝光之后,门罗的另外两个女儿珍妮和希拉、以及她的继子安德鲁都表示,选择站在妹妹一边,支持她揭出真相。

而西部维多利亚市著名的门罗书店也发表声明,毫无保留支持安德丽亚。

安德丽亚:九岁遭继父性侵

1976年,年仅9岁的安德丽亚被送到安大略省克林顿与母亲爱丽丝.门罗以及继父弗拉姆林过暑假。

一天晚上,爱丽丝.门罗外出,弗拉姆林走进小安德丽亚的房间,猥亵了她。

她当时完全不知所措,第二天开始,发生了严重的头痛。

暑假后,她回到父亲、也就是门罗第一任丈夫詹姆斯.门罗(James Munro)在维多利亚市的家中,并把遭受性侵一事告诉了父亲和继母。

但反常的是,詹姆斯对此保持了沉默,没有对爱丽丝.门罗透露一个字。

更可怕的是,到了第二年,他们照旧把安德丽亚送去了爱丽丝.门罗身边过暑假。

安德丽亚描述,之后,继父变本加厉,会在她面前暴露性器官,会赤裸裸询问她有关性的问题,向她提出性要求 —— 直到她进入青春期,他对她失去了兴趣。

终于,爱丽丝.门罗的一个朋友找上门,质问弗拉姆林为何在他14岁的女儿面前暴露身体。

爱丽丝.门罗之后质问了弗拉姆林,但弗拉姆林进行了诡辩。

爱丽丝.门罗选择了加害者

自叙文章写道,爱丽丝.门罗曾离开弗拉姆林一段时间,搬回维多利亚暂住。

但之后,她又回到了弗拉姆林身边。

直到安德丽亚二十岁左右的时候,有一次与母亲聊天,门罗谈到,自己读到一个故事,一个女儿遭到了性侵,但始终没有把事件告诉自己的母亲。

门罗当时说:她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自己的母亲呢?

安德丽亚于是鼓起勇气写了一封长信,把当年遭到继父性侵事件直接告诉了母亲。

但意外的是,安德丽亚并没有得到母亲的同情和支持。

门罗的回应中,反而是说自己很受伤,感到背叛 ,还指责第一任丈夫詹姆斯隐瞒事件是为了羞辱她 。

门罗最终表示,事情过去已经太久了,太晚了 ,她太爱他了 ,不能离开他,她不能否认自己的需要 。

安德丽亚彻底心灰意冷,意识到,母亲宁愿同情一个虚构女生的故事,也不愿相信和同情自己。

也是在这之后,弗拉姆林竟写信为自己辩解,称九岁的安德丽亚主动爬到自己床上寻求性冒险 。

最后,因为这封信以及其他一些证据,安德丽亚将他告上法庭。

2005年,弗拉姆林在法庭就猥亵认罪,被判缓刑两年,并不得与14岁以下的儿童联络。

事件后,爱丽丝.门罗选择继续待在弗拉姆林身边,直到他在2013年去世。

她还对媒体完全没有报道此事感到不解。

安德丽亚现在是一位冥想及正念老师。

她坦陈,因为这一事件,她与家人的关系完全疏离,包括两个姐姐。年轻时自己一度精神状况糟糕,甚至有过轻生的念头。多年来,她一直独自承受痛苦,患有贪食症、失眠、和偏头痛,并退出了多伦多大学的国际发展项目。

我们不要就这样算了

安德丽亚在文章中写道,说出真相,是希望人们能从细节处更加了解母亲门罗。

去年,台湾电视剧《造浪人》当中有一句台词常常被人引用,那就是我们不要这样就算了 —— 门罗的女儿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

琳达.里斯表示,整个事件是一场悲剧,尤其对门罗的孩子们。或许事件带有时代的印记 —— 很难想象如果安德丽亚二十年前,甚至十年前写下这篇回忆,大家的反应会如何?

门罗的第二段婚姻

1994年,《巴黎评论》专门派记者前往安大略省的克林顿采访了爱丽丝.门罗。两名记者与门罗以及弗拉姆林相处了一周。

门罗称,弗拉姆林是“退休的地理学家,研究安大略省的休伦县(Huron County)的历史”。

她坦陈,“我十八岁的时候迷他迷得不行,可他根本就没注意到我”。弗拉姆林是二战退伍军人,比门罗大了七、八岁,是一个波西米亚式小团体的成员。

这段单相思无疾而终。爱丽丝.门罗在20岁时候嫁给了大她两岁的詹姆斯.门罗,两人从安大略搬去了遥远的温哥华。

之后,他们搬到了维多利亚市,并在那里开创了著名的门罗书店,她的三个女儿也在那里相继出世,她也开始了自己成功的写作生涯。

1973年前后,爱丽丝.门罗结束了二十年的婚姻,重新回到了故乡安大略。

她再次与弗拉姆林相遇。门罗回忆说,俩人第一次约会结束的时候,就在讨论搬到一起住了。

她还对《巴黎评论》记者表示,她与弗拉姆林成长背景相似,文学观点上志同道合。弗利姆林还曾是第一个给她写信、赞扬她的写作的粉丝 。

Mon, 08 Jul 2024 22:02:29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