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筑股份“摘帽”成功,朱斌没有走出许家印阴霾

全筑股份“摘帽”成功,朱斌没有走出许家印阴霾

@房财经 王哲

对朱斌而言,以往的“黑暗”岁月,终于暂时翻篇了。

7月8日,由他实控的全筑股份发布了一则公告——将于7月9日停牌一天,复牌后股票将撤销其他风险警示。

也就是说,全筑股份的股票简称,将由“ST全筑”恢复成“全筑股份”;同时,其股票交易的日涨跌幅度限制,也将由5%恢复成10%。股票代码“603030”则依旧未变。

从2023年5月5日起开始“披星戴帽”,到今年5月9日起摘掉退市风险警示,再到如今的彻底摘帽,全筑股份历经了整整429天。

这段时间,朱斌带领着这家建饰领域的知名上市公司,完成了从至暗时刻到自我救赎的转变。

对朱斌和全筑股份而言,曾经的巅峰和谷底,皆因许家印和恒大而起。

1968年出生的上海人朱斌,硕士专业修的同济大学室内装修专业。在一众装饰公司的老板中,他可谓既专业又科班。

他30岁创办了全筑装饰。在2010年的时候,朱斌为全筑装饰引入了外部股东,彼时许家印之子许智健,以2500万元换取了全筑装饰4.37%股份。

也就是从那时起,朱斌和全筑股份的命运,开始与许家印和恒大深度捆绑了。到2015年全筑股份上市,恒大已成为了其第一大客户。

此后,双方和合作更加紧密,全筑股份一度博得了恒大“搬运工”的称号。

在二者的合作模式中,全筑股份做恒大的生意,采购方面必须通过恒大材料进行,并且在整个供应链中,完全恒大材料主导。换句话说,全筑股份要挣上市公司恒大的钱,必须通过由许家印个人控制得恒大材料。

这样,一笔生意中,全筑股份和恒大材料都挣了中国恒大的钱。而全筑股份尽管话语权不多,但依靠恒大这棵大树,不需要太多努力也能得到稳定的利润,自然也乐享其成。

当然,在恒大绝对甲方的夹持下,不仅全筑股份如此,曾经的金螳螂、广田股份等一众知名建饰企业,与恒大之间均采取了相似的合作模式。

只是,谁也没能想到,恒大有一天会轰然倒塌。在恒大暴雷后,曾与它深度捆绑的一众上游供应商,都遭遇了灭顶之灾,全筑股份亦不例外。

2022年12月,已深陷泥潭的全筑股份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朱斌的人生,也从此刻起开始了救赎之路。

可以说,2023年的朱斌和全筑股份,是在希望与煎熬相互交织的状态下度过的。一方面,不断出清恒大的坏账后,业绩开始缓慢抬头;另一方面,在债权人的纠缠下,能否顺利重整关乎生死。

所幸的是,命运再次眷顾了朱斌和全筑股份。

2023年11月,全筑股份发布了重整计划(草案)公告。以总股本为基数,按不超过每10股转增10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本,用于清偿债务及引进重整投资人,不再向原股东分配。

其中5.626亿股由重整投资人支付现金受让,现金对价为7.1亿元;剩余的转增股票将全部用于清偿全筑股份普通债权(按照6元/股)。

去年年底,经上海市三中院裁定,全筑股份完成了重组并终止了重组程序。今年4月1日,关于子公司全筑装饰的重整,也获得了法院批准。

至此,全筑股份的警报基本解除,朱斌可谓基本上岸。

5月7日,全筑股份向上交所申请因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只保留了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其股票从“*ST全筑”,变更为“ST全筑”。直至今日,彻底恢复如初。

这一切的背后,得益于其业绩的好转。2023年,全筑股份归母净利润已经由亏转盈,为9488.57万元,扣非后的净利润则为亏损5.74亿元。

今年上半年,亏损则进一步降低。全筑股份半年度业绩快报显示,预计实现营业收入4.35亿元;归母净亏损986.23 万元;扣非后的净亏损2163.64万元。

其中二季度营业收入2.35亿元,环比增长17.61%;二季度归母净利润1656.98万元,环比增长162.69%;扣非后的净利润487.68万元,环比增长118.39%。

上半年的各项经营数据显示,在一季度逐步恢复的情况下,二季度环比进一步大幅改善,实现扭亏为盈。

全筑股份表示,半年度归母净亏损和扣非后的亏损额度,同比均有大幅收窄,表明其基本面逐步稳定、经营状况不断向好,持续经营能力明显恢复。

对朱斌而言,更值得让他欣慰是,在全筑股份经历了一遭生死鬼门关之后,他依然没有失去对这家企业的控制权。

截至目前,他依旧持有10.85%的股份,为第一大股东。而重整的投资人大有科融则持有全筑股份7.97%股份,为第三大股东。

换句话说,在全筑股份重整的过程中,朱斌相当于向大有科融定向增发了5.63亿股,获得了7.1亿元的新募资。并且这些钱并不是全部用来偿债,一部分用于支持企业的日常运营。

普通债主则按照6元/股的价格,将债权变为全筑股份的股权。而截至7月8日收盘,全筑股份股价报1.98元/股。

很明显,尽管经历了破产重组,但朱斌显然不是受伤的那位。

而反观另外一家同样受恒大拖累破产重组的广田集团,在去年也顺利完成了重整,但老板叶远西也同时失去了企业的控制权。相比之下,朱斌显得足够幸运。

但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要完全摆脱许家印和恒大的阴影困扰,朱斌和全筑股份还在路上。

温馨提示:本文著作权,归房财经所有;转载、摘录请注明出处。

Tue, 09 Jul 2024 04:21:36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