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金融人现状:都快还不起房贷了,谁还敢吃百元的盒饭?

被嫌弃的金融人现状:都快还不起房贷了,谁还敢吃百元的盒饭?

以前小C的老板接待大客户的时候,总会订一些上海市区内不在大众点评上的、比较私密的会所,一壶茶要个588;或者周末和客户约一些在周边某个别墅区里只接待1-2桌的私房菜,吃的都是鲥鱼、刀鱼等大几百上千一斤的河鲜海鲜;但是现在小C的老板接待都选在自己的办公室拉上帘子,然后再让下面人泡点自己的茶叶。

文丨金融八卦女特约作者:铁马

最近,金融圈流行搞降级。

以前打德州,一天打下来故意给客户输个万八千的;现在打掼蛋,不玩带钱的,就算玩一天也最多一二百。

以前拜访都提三十多的星巴克、配上星巴克里齁贵的点心;现在拜访喝客户一杯20块的喜茶都得写检讨,大家喝点白开水就行,甚至连一次性纸杯都不提供了。

以前金融女穿的鞋都RV、菲拉格慕、TOD’s、GUCCI、萝卜丁;金融男穿鞋都是爱马仕、杰尼亚,一双好几千,现在不用去客户那social了,穿那么好干嘛?

女生买热风、小CK的鞋就不错;男生嘛,男生不用买,公司工服的皮鞋还能穿。

以前金融男出差背的是途明包、坐的是头等舱,酒店最差也得住全季、机场贵宾室先休息休息再说吧。

现在出差,机票最高能买4折的经济舱,高铁必须二等座,二线城市住宿差标200一晚,你还得把前几年超标的差旅费退回来再说。

对了,出什么差?非必要不出差!

1.

/金融圈社交,

也开始“消费降级”了? /

才多久不见,怎么你们金融圈已经降级成这样了?

主要是现在金融圈降佣金、限薪、严查合规,自然要一限到底,许多夸张的社交现在都淡出舞台。最近行业中有买方发布“社交”的纪律要求:

1.卖方上门路演不得提供咖啡水果等,上门餐叙不得提供餐食,我司同事需自行订餐;外出交流及餐叙需与工作相关,禁止出入高档或娱乐场所; 2.卖方提供策略会、联合调研服务的过程中,我司同事产生的旅行费用(机票、酒店)需由我司承担; 3.禁止向我司同事提供个人馈赠,包括礼品赠予、非提供给一般消费者的商品折扣等; 4.禁止向我司同事提供个人招待,包括但不限于度假、旅游、亲子活动或表演比赛等非投研交流服务。

为啥会下发这个要求呢?因为“鼎盛时期”的券商社交主要表现形式——路演,真的很离谱。

当时路演都是卖方提着吃的、喝的、玩的送上门。前些年在买方做过实习生的小A回忆,路演吃过卖方带来的日式定食、寿司、各种很贵的港式茶点,装在木头盒里,起码得上百一盒。

听不听路演,都可以拿一盒,别的组的实习生们也喜欢中午去蹭饭,保洁阿姨收拾垃圾都舍不得丢了木头饭盒,说是要拿回去种花。

卖方带的果盘也价值不菲,果盘都是车厘子、蓝莓、阳光玫瑰葡萄,前些年这些水果可不便宜,带教老师人很好,吃不完的水果让小A带回宿舍给同学。

小A还回忆自己发过一条朋友圈,一天喝了4杯路演带来的奶茶,都快喝出糖尿病了(现在这种朋友圈可不敢发,不然分分钟开除实习生)。

同样是2017年左右在卖方实习过的小B则回忆,7年前上海来福士对面刚开了一家喜茶,也是长三角的第一家喜茶。领导为了巴结客户,派他和另一个同学去排队给客户买喜茶,依稀记得那年4个实习生排了4个小时的队,买了8杯奶茶(每人限购两杯),马不停蹄带回公司陪领导带着喜茶去客户那边,同样是实习生,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把时间拉回2024年,金融搬砖人小C总结说,除了普通路演的餐食饮品全都销声匿迹了以外,领导们的社交也降级了 。

以前小C的老板接待大客户的时候,总会订一些上海市区内不在大众点评上的、比较私密的会所,一壶茶要个588;或者周末和客户约一些在周边某个别墅区里只接待1-2桌的私房菜,吃的都是鲥鱼、刀鱼等大几百上千一斤的河鲜海鲜;但是现在小C的老板接待都选在自己的办公室拉上帘子,然后再让下面人泡点自己的茶叶。

有不少金融圈的小伙伴十分支持这样的降级:“买方就是太让捧着了,约好了路演时间我们到了 ,客户一句忘了不在公司就完事儿了。”

小C说,我订盒饭的时候,客户要求过:“不要吉野家、米村拌饭、老乡鸡,每次都指定一家挺贵的猪排饭,我都怀疑是不是给他回扣了。”还有人吐槽,刚入行的年轻人,投资能力和研究能力没见多强,在上海非国金、ifc的馆子不吃,在北京简单餐叙要吃新荣记、翰林书院,最低也得美·大董,咖啡是非星巴克、皮爷的不喝。你们是有多大谱啊??

▲有些金融人要求“餐叙”的餐厅人均800元左右

2.

/社交消费降级背后,

其实是“业务降级” /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降级?那是因为不论是买方、卖方还是中介(投行等),业务规模在萎缩,大家顾不得社交这些“徒有其表”的东西了。

业务量下滑最多的是投行(IPO基本停了)和卖方研究所(佣金分仓大盘缩水严重),投行还有盼头,毕竟IPO不可能一直停下去,但是卖方就不一定了,佣金砍到了以前的一半甚至更少。换句话说,现在的收入只能养活以前的一半人,为了裁员不那么明显,就只能在比较“宽裕”的地方降本增效。

前些年,金融人周末流行亲子游、农家乐,名为旅游,其实是给买方、卖方、专家公司(一种提供行业专家的中介)促进关系。有的销售老师你看他专业知识啥都不懂,但带人玩是一把好手。

你问上市公司的问题,他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是你要问上海松江、嘉定、青浦、崇明哪里的农家菜好吃,他能给你唱一出“报菜名”。这些活动就属于上文某机构明令禁止的——“包括但不限于度假、旅游、亲子活动或表演比赛等非投研交流服务。”

在这样的陪游下,想找个专家来路演、买方卖方都好沟通,毕竟除了路演时的见面,大家可是一起出去玩过的“亲密关系”啊。买方自然也不容易保证独立性。例如去年就有买方的投资总吐槽过:“我们的年轻同事看卖方研究员长得漂亮就买人家推荐的股票。”

现在卖方想要路演?可以没问题,在系统里上传你的路演PPT、邀请哪些专家提前报备,大家公平路演、公平竞争,路演也不要搞那么多七七八八,找个会议室喝点白开水就行。

这样做的目的,是把市场佣金向研究倾斜,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让去旅游拉近关系,一些研究所就把钱花到了所谓的“专家服务”上,通过专家公司脱敏找上市公司员工,并不关心专家的合规问题(是否利益相关、是否涉及内幕交易)。导致一些投研人员,不干正经事,天天去找专家公司去约上市公司的业务部门打听内幕,什么这个电子厂订单变多了,哪家公司给英伟达供了多少货、谁家的渠道最近卖了多少……投研变成了“搞内幕消息”,推票的成功率是上来了,但业内人士表示,这种模式也将会被逐渐监管覆盖。

渠道销售小D回忆道,以前买方被服务好了,给卖方“帮帮忙”的现象时有发生,但是现在买方手头也紧,钱再也不是大风刮过来的,险资和券商自营还能保住工资,基金公司更狠,还得退还薪酬呢。

3.

/退薪、降薪,房贷都快还不起了,

谁还有心情社交? /

许多人并不能共情金融圈的“降级”,认为金融圈降级也比普通打工人赚得多,降级后也不会被裁员,降级后也不缺钱。

诚然,金融圈就算降级后,工资和其他行业比也不算低,头部券商仍然保持了上万的体面。不过有媒体统计,券商的优化已经在路上了,截至6月17日,券商共有34.59万从业者,较年初减员逾9200人。行业“一哥”中信证券今年以来减员超700人,数量最多;国信证券紧随其后,减少600多人。

另外就是“降级后也不缺钱”的看法,这还真有些偏颇了,金融圈之所以出现社交降级的表象,就是因为眼看着房贷都快还不起、工作保不住了,没人愿意无效社交。

前金融人阿斌说,上个月一位前同事突然问他借3万块钱,说是公司降了package、而且也拖着没发年终,还不起房贷了,等工资25号一发就给阿斌。

阿斌回忆,这位同事以前多少有点看不起阿斌,他们是同一批研究生进入公司的,因为阿斌不是留学生、本科院校也是末流的985,并不怎么带阿斌玩。阿斌快离职的时候,这位同事显摆买了一套房子1000w出头,也是那批研究生里第一个买房的。当时同事还很炫耀,话里话外的意思是阿斌你可买不起,结果现在也得遭遇断供危机问前同事借钱了,别生气各位,阿斌没借给他还拉黑了他的微信。

阿斌感叹,别看金融人聊起金融问题头头是道,其实自己的金融规划一点也不明确,许多金融人(不仅是基金经理,还有基助、研究员、交易员、投行的承揽承做等等)都在2020年、2021年的高点上了车。

当时金融行业工资高,公司能开出的工资证明也高,所以有不少不到30岁、家庭条件也一般的金融人敢背千万以上的房贷,但是没想到金融行业收入滑坡滑得这么厉害。滑坡前月薪10万,滑坡后月薪2万,但是贷款可能每个月要6、7万,要是平时再大手大脚一点没啥存款的人,3-5个月就撑不住了,根本等不到市场回暖。想卖房?期房的产证还没下来没法卖。

甚至退薪板上钉钉以后,退薪贷都“应运而生了”,一些人可能还真得贷款,假如2020、2021、2022这三年你的收入每年300万以上,你是不是也敢考虑上千万的房子了?结果钱都买了房子,这两年工资又急速缩水,现在还让你退薪,这是不是要么就“退薪贷”,要么就卖房呗。

所以,金融圈的纸醉金迷、浮夸社交只是鼎盛时期的“副产品”而已。都说金融人:

1965-1980年的,在金融圈淘金 1980-1985年的,在金融圈吃肉 1985-1990年的,在金融圈喝汤 1990-1995年的,在金融圈还有个碗

结果95后的金融新人们没出新手村,就被迫站在十字路口了,当高考排名前0.1%的人没拿到前10%薪资的时候,谁还来得及社交炫耀啊,先努力活着再说吧。

Tue, 09 Jul 2024 06:21:36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