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文贵案作证环节结束 只待陪审团裁决

郭文贵案作证环节结束 只待陪审团裁决

中国商人郭文贵涉嫌诈骗案在开庭近一个 半月后,控辩双方的作证环节9日结束,该案10日将举行结案陈词,随后交由陪审团裁决。

辩方最后一日邀请证人出庭,试图说明郭文贵购置豪宅的目的是为了给所谓的“新中国联邦”寻找基地。而辩方在邀请最后一名证人出庭试图说明郭文贵一直受到中国当局的追捕威胁时,却公布了一段郭文贵与中国国安人员的交涉纪录。根据纪录,郭文贵为保妻子家人和自己的财产安全,与中国当局代表谈判,承诺减少涉及当时在位的中共高官丑闻的“爆料”。这与他在海外所打造的“坚定灭共”的形象大相迳庭。

安保业者巴内特(Barnett)曾受雇于郭文贵的女儿郭美,他的工作场所也包括郭家位于新州马瓦(Mahwah)的豪宅。他在接受辩方律师询问时称,平时住在这所花费2600万元购置的宅邸中的只有郭文贵的妻子,郭文贵本人一般只有在录直播节目的时候才会在宅中短居,郭家儿女也并不常见于宅中。另一名证人Leanne Li随后也补充作证称,豪宅内的一个房间被改造成专用的演播室,并花费巨资购置了专业设备。

巴内特称,他曾被郭文贵委托在其他州寻找新的可售地产,原因是“为支持者提供一个庇护所”,以帮助陷入困境的支持者。郭文贵还委托他在豪宅附近的马瓦市寻找地产,要求是有办公室和仓库的空间。

随后出庭的郭文贵旗下服装品牌“G-Fashion”执行长李楠(音,Leanne Nan Li)继续强化了郭文贵意欲“找地建国”的证词。李楠作证称,原本位于洛杉矶的“G-Fashion”公司于2021年5月被美国执法机构关闭,随后她前往加拿大温哥华居住。李楠此前曾在加拿大有过地产经纪的工作经验,在温哥华期间,她被郭文贵团队委托搜寻研究在售地产,最好是可用于建设多单元住宅的用地,用于为“新中国联邦建设基地”。

李楠称,早在洛杉矶“G-Fashion”公司尚未关闭的2020年年底,郭文贵就曾通过WhatsApp信息给她发送了一个地址,让他研究此处房产,并告诉她这将是“新中国联邦”未来的基地。根据证词和辩方展示的信息,该产业就是郭文贵在新州马瓦购置的豪宅。

随后,辩方团队试图将部分罪责甩给在逃的共犯余建明。根据李楠的证词,2022年,她被郭文贵派去伦敦,对余建明控制下的“喜交所”帐目进行监督审计,然而在多次拜访“喜交所”后,李楠未被允许接触到“喜交所”的财务纪录。

在质询环节,检方展示了“G-Fashion”公司帐户的不正常出入帐纪录。其中一张帐单显示,由李楠负责的“G-Fashion”在2021年1月的数日内向郭文贵旗下位于阿联阿布达比的ACA公司总共汇款近1000万元。而在被问及此举是否为郭文贵指示时,李楠予以否认,并作证称这是另一名已认罪的共犯王雁平的指示。

此后,检方突然将话题转向,问李楠“G系列中的字幕‘G’是否代表郭文贵的‘郭’”。李楠给予否定答复,并称其代表“上帝(God)”和“善良(Goodness)”。有趣的是,在此前的庭审中,同为郭文贵支持者的辩方证人戴莱(音,Lai Dai)在面对相同问题时,给予的答案是“环球(Globla)”。

辩方邀请的最后一名证人是曾因银行欺诈而被定罪的联邦司法部(DOJ)前雇员希金博塔姆(George Higginbotham)。他在2017至2018年间,参与帮助陷入严重贪腐丑闻的马来西亚第一主权基金(1MDB)游说美国行政当局终止调查、并将来自境外的报酬非法转入美国而获罪。

希金博塔姆作证称,游说活动的其中一个谈判条件是将郭文贵引渡至中国。他作为中间人,曾在2017年先后在华府与澳门会见了中国驻美大使以及与中国关系密切的“一马基金”负责人刘特佐(Jho Low)会面。根据他的证词,中国驻美大使馆点名要求美方交出郭文贵。

辩方在希金博塔姆作证环节的最后,展示了一组郭文贵与一名被称为“刘书记”的中国国安官员的通信纪录,试图证明郭文贵持续被中国当局追踪骚扰。然而,此举却反而泄露了郭文贵“灭共领袖”形象背后的另外一面。

根据当庭展示的纪录内容,中国国安方面许诺将当时被扣押在中国的郭文贵妻子与家人释放,让他们团聚,同时要求郭文贵减少对中共高层贪腐丑闻的“爆料”。郭文贵则答应“绝对不谈‘那两个领导’”。

此外,郭文贵还在与中国官员的对话中亲口承诺“我不再讲王书记(指王岐山),不再讲孟书记(指孟建柱),更不讲其他中央领导。”还向中国当局透露自己的底细“我就是要保钱,保命,保财啊”。

Wed, 10 Jul 2024 20:32:07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