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开辟“小孩姐”赛道的赵今麦,美貌突然盘不活了?

刚开辟“小孩姐”赛道的赵今麦,美貌突然盘不活了?

童星长成的赵今麦首次尝试古装剧,在《度华年》里饰演重生的长公主一角,集当下流行爆梗于一身。

转型的试水从大众反响看算是交了一份无功无过、及格水平的答卷。

毕竟一部剧的成功不能仅靠女主一人努力,而是多方共筑的结果。‍‍‍

男二被质疑加戏太多影响男女主故事线发展

作为发展至今口碑挺不错的小孩姐,麦麦的风格美貌都偏薛定谔式:长着一张既古典又现代,都能驾驭却又都不是全然贴脸的面孔。‍‍‍‍‍‍‍‍‍‍‍‍‍‍‍‍‍‍‍‍‍‍‍‍‍

因此对能get到的人来说人美实力佳好很吸粉,get不到就会一种不出错的“平平无奇感”。

今天就来聊聊小孩姐赛道的代表面孔+潜力风格 ,她们与角色贴脸+让观众有共鸣感的特质有哪些?

古今中外,四个维度导向的不同风格模型又是什么?

在当下娱乐生态环境里,小孩姐的存在有着怎样的影响力,又肩负了怎样的重任?

鱼和熊掌兼得的小孩姐赛道

“小孩姐”一词的走红,基于在现实生活中展现出与以往同龄人不同精神面貌的状态。

若说00后是物理整顿职场,那么10后就是魔法整顿精神世界。‍‍‍‍

一战成名的西湖小孩姐

随着这一赛道的确立并不断扩充,也兼容了年纪虽小但技能点满的强横实力。

西门女子英歌队的“头槌”:15岁女孩郑梓欣

这让小孩姐们兼具孩童与成人的双面优势特质:既有贴合年龄的清新纯真面,又有超越年龄的远见智慧面。

笑容是天然纯真的松弛+眼神又闪烁着笃定自信的冷光

她们的共性是敏锐、精辟、直白、聪慧 ,也是对“童言无忌”光明正面的、挖掘其深刻本质的解读。‍‍

这种在自身发展尚处弱势的幼龄期能有不被世俗训诫蒙蔽的强大,哪怕在影视形象里也是稀缺的独一份。

日和早十年就有年仅13岁的安达祐实大喊出:“人是会背信的,可怜我就给我钱啊!”‍‍‍‍

这般令人振聋发聩的台词。

《无家可归的小孩》1994

由阅历智慧衍生出的超越年龄的早熟,也是小孩姐的一大特征。

这种成熟感分两大类型。

一种是言行的成熟。 可以与面孔风格无直接关联,放到角色里就是孩童少有的神情举止。

譬如张子枫在《唐人街探案》中颠覆以往人畜无害形象的“坏种”笑容。

彼时的她虽因饱满皮相而显得幼态,但长中庭比例+五官线条锋利的锐度已初见雏形,因此风格贴脸不违和。

另一种是颜值底色的成熟。

就像很多童星时期就拥有媲美成年人构架比例的小孩姐,她们是十二三岁就有未来倾国倾城之姿的写实版。

13岁成名的童模金允慧

对小孩姐赛道的佼佼者而言,维持“姐感”并不难,因为她们大多数都有早慧的内核支撑。

难的是逐渐步入轻熟期后,在轻熟期→熟龄期的这二十年,能维护好“小孩感”的那份纯然。

1991年的金允慧如今有点撞脸叶蕴仪

13岁出道的叶蕴仪本仪

这不论对面孔成长进阶,还是技能不断强化都是一种考验。毕竟能等比放大、越来越强的美终究是少数。

所以不同成长际遇的小孩姐,逐渐成熟后代表的风格模型也不同。

或伤仲永、或一飞中天,其背后也深受时代审美变迁的影响。

从小孩姐成功进阶的风格特质‍‍‍‍

不论纵向与同赛道的珠玉前辈对比、还是横向与不同赛道的同龄人对比,能从小孩姐成功转型为“大人向”角色的面孔,都具备各自赛道默认的风格特质。

贴合古今东西审美的脸

①纵向的古与今

作为中式美学独有的古韵风美人,讲究一种含睇浅笑的柔美,以及行步轻盈的娴雅。

她们的神情仪态多变丰富,但从不显杂乱。

灵动从不靠眉眼乱飞+四肢乱甩的失控体现。更不会让珠翠打脸、被服装牵制行为,这才是如今古装剧里最难复刻的点。

因大多数情况下成年人才有的笃定稳重美,让小孩姐赛道TOP级选手年纪轻轻就能诠释好复杂且充满魅力的角色。

就像87版宝钗的扮演者张莉,22岁就能完成原著中容貌丰美、举止娴雅,博学多才的牡丹花王形象。

继承她同款端庄福相灵气风的缩小版,是小戏骨《红楼梦》的小宝钗。

如今22岁的麦麦,也是同一风格模型的继承者。因贴脸中式传统福相脸有点“天选古人”那味儿。

又因静态身条虽挺拔清正,但动态举止仪态还是更偏现代演绎路数导致古韵而略逊一筹。

小孩姐的灵动感十足但长公主的稳重略缺

这是她后续想要站稳古装赛道必须要攻克的重点。

因为在古韵风最不该卡bug的灵动眉眼上她略逊一筹。微凸的眼球是她的面孔争议最大的点,也是美感时不时限定角度的原因。

而老派古韵质感哪怕输在立体度,也不能输在眉目传情的水润灵动。‍‍‍‍‍‍

所以在基本盘够用的情况下,想要稳稳接下古装剧这块大饼并从小孩姐赛道成功转型,就要摒弃速食审美时代欠缺打磨的摇头晃脑式表演风格。

这一点不仅适用于泛滥但古韵欠缺的古风赛道,也适用于甜宠现代风赛道。

这对能同时驾驭两种风格、又都不是顶配选手的麦麦来说,是弯道超车的杀手锏。

掌握好的话可以像前辈一样开辟福相脸版白秀珠赛道

②横向的东与西

即便在现代风赛道,东方内敛含蓄的低调美 依旧是小孩姐们从“国民闺女”自然走向成熟大人的风格灵魂。

它能为虽美艳但无性张力的关晓彤赋予一份不违和的清纯,以此延长她在美艳赛道的花期并强化辨识度。

更能为将锋利妩媚等比放大的李宛妲,增添一份不靠艳光靠钝感英气致胜的法宝。

《叶问4》16岁

作为当下公认的、足以续写前辈辉煌的惊艳浓颜派继承人,她的出现无疑是对如今以普著称的95花的一种震慑。

隔壁同款长中庭小孩姐构架的木村光希就撞脸她。

另外,与在爱豆赛道里卷白幼瘦的张元英不同,与她越来越像的姐姐张多雅反倒利用同款成熟底色主攻演员赛道。

这正是化弱势为优势的小孩姐思维,于细水长流的进步中慢慢的谋划并获取一切。

同样是生于电子世代的00花,西方小孩姐身上那股直白进取的高调 就藏不住。

凡希亚就以没被人情世俗毒打过的表情管理+高超唱功成为《歌手2024》公认的小孩姐代表。

除了真人秀综艺,西方影视角色中以孩童为主角展现“人性本恶”的cult片赛道也是高攻击力+存在感的类型。

《坏种》1956-1985-2018-2022

这种特质是不论古今的东方赛道所欠缺的,也补足了小孩姐不同的风格模型。‍‍‍‍‍‍‍‍‍‍‍‍‍‍‍‍‍‍

《星期三》2022

到了被互联网科技彻底覆盖童年超新生代10s、甚至20s这里,小孩姐们的初始风格就完全贴合当下流行审美的一切特质:即建模版的AI网感风。

并展示出强大的、对现代潮流的影响力。

卡戴珊家族“最美”小女儿芝加哥

6岁生日照 | 初见未来统治好莱坞的颜霸雏形

小孩姐背后的娱乐新生态

总体看,孩童期就暗藏成熟底色的小孩姐相对更能经受成熟期面孔变化的考验,也更易顺理成章的实现成人化。

那些小孩姐时期特别惊艳的幼态构架娃娃脸,后期很可能因面型一阔再阔而走向伤仲永。

小孩哥也是同理

就像同样可爱但五官占比略小+面部留白感略大的金铭,后期长开的颜值竞争力在更追求小脸大五官的贵圈就有点不够用了,是一种错过时代红利的唏嘘。

右 | 安达的优越比例为她后续花期提供了保障

她们的境遇也反映出代表娱乐生态暗面的“光环消亡”。

首先,小孩姐个人标志性的风格有大概率会在未来成为束缚她们标签。

类似对可爱系代表后续长残的定义,也算一种无法接受她们风格多元化的刻板印象。这种舆论观念也成为影响其发展长远性的重要因素。

刚刚迎来20岁生日的芦田爱菜

又如平衡邪肆与纯真的灵气派代表文淇,很难在如今贵圈的主流题材中找到贴合她质感的角色。

这个情况下饰演的角色若只是为邪而邪、或者为纯而纯,甚至再来几个贴合00花年纪的甜宠型,那她有特色的观众缘大概率就被消耗殆尽。

更别说,有点撞赛道的10花已经开始崛起,成为新一代小孩姐代表了。

原本小孩姐的出现代表着一种饱含向往情绪的投射。

她们是成年人心中“我童年想成为却没成为的自己”,有着更开明的父母+更开阔的眼界+更健全的教育背景,对美育的认知觉醒也更早。

也是在构筑自我时少走弯路,更快实现的早慧代表。

克里斯蒂娜·里奇

可正是这种期盼也让她们背负了这个年纪本不该承受的责任。

体现在当下娱乐生态中就是面孔美感+演技实力+风格魅力始终青黄不接的贵圈,小孩姐背负了本该由前辈成年人完成的重担。

《如懿传》和敬公主 | 22岁的状态魅力都很贴脸

不仅要在85花依旧霸占的古偶赛道重刷古韵口碑,还要洗白被95花无脑低幼感带跑偏的角色人设。

但越是00花甚至10花扛重担,越需要观众与市场警醒反思。

就算小孩是年龄+姐是实力,我们仍需把定义童年+身份处境的权利还给她们自己。

正因小孩姐本身是一种称赞,就更不能让这种称赞反过来成为揠苗助长的枷锁,也不应从大人角度推动童年的消逝。

Thu, 11 Jul 2024 02:32:31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