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离家闯荡,风头曾盖过王健林,常州首富申请破产

16岁离家闯荡,风头曾盖过王健林,常州首富申请破产

曾经风头盖过王健林的“前常州首富”车建新走向破产重整之路。

近日,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凯龙”)发布公告称,其第二大股东红星美凯龙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红星控股”)因自身债务清偿困境,已于6月7日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申请进行重整。天眼查显示,红星控股的重整申请已被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受理。

据了解,红星控股成立于2007年,注册资本2亿元,股东为车建新(曾用名“车建兴”)、车建芳兄妹,其中车建新持股92%,车建芳持股8%,车建新妻子陈淑红则为该公司董事。红星控股2023年度审计报告显示,该公司一年内到期的借款本金和逾期利息超过60亿元,已逾期的借款本金合计为37.71亿元,而其账上的不受限货币资金仅剩下1.1亿元。

红星控股之所以成为二股东,是因为车建新在2023年6月把红星控股持有的美凯龙29.95%的股份,以62.86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国企厦门建发股份,车建新也因此失去了美凯龙的控制权。

7月3日晚间,美凯龙发布澄清公告表示,公司与红星控股在业务、人员、资产、机构、财务等方面均保持独立,公司拥有经验丰富且稳定的专业管理团队,红星控股本次重整申请被受理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与实际控制人的变更,不会对公司日常经营及财务状况产生重大影响。

从江苏常州白手起家的车建新曾用30多年时间,把借来的600元变成了近千亿资产,资产增长一亿多倍。在多次出售核心资产的股权并让出红星美凯龙上市公司的控股权后,车建新与他的红星控股依然深陷债务危机。

16岁离家闯荡

在中国过去的商业战场上,大多商业巨鳄都是草根出身,一刀一枪建立了自己的商业帝国,车建新也是其中一员。

“我祖父随其祖父流浪到我现在的老家常州金坛,在那里扎根生活,父亲9岁那年,祖父因伤寒离开了人世,临终之时,全家人抱在一起痛哭,觉得天都要塌了……这可能是我的家族史上最惨痛的一幕,却也是后来兴旺的起点。”车建新曾在自己的书中写道。

车建新于1966年生于江苏常州,爸爸和两个哥哥都是泥瓦匠,16岁那年,初中没念完的车建新就出去打工,跟着师傅学习木工。1986年,20岁的他借资600元创办了一家手工作坊,开始制作新款家具。1987年,他在家乡常州成立青龙木器厂。1991年,他又投资100多万元创办常州市及周边地区的第一家大型家具专营商场——红星家具城,这便是红星美凯龙的雏形。到了1995年,红星家具城净利润突破1.5亿元,连锁店开了20多家。

车建新曾回忆说,职业生涯早年,因为自己做的家具数量多,但价格很便宜,连看门人都称他“十三点” ——做事痴迷的人。他表示:“但我凭的就是这种痴迷和执着,成为了技能的“十三点”,努力积极的“十三点”。他相信,良好的态度是人生中应当具有的重要属性。他写道:“积极的心态就是想赢的心态,看到的都是希望,和积极有用的面。有了强烈的赢的愿望,才会开发出许多赢的方法。”

红星美凯龙家居广场

随着业务的不断扩展,车建新开始探索连锁经营模式,将红星家具城的版图扩展到全国。1999年,他开始自建商场,2000年上海真北商场的设立,成为“红星美凯龙”品牌的首个商场,开启了家居卖场的连锁时代。短短几年,连锁家居商场进驻全国多个城市。

2016年,当时中国首富王健林的万达拥有190家购物中心,而红星美凯龙则开出了200个家居Mall,超过万达成为全球拥有大型商业Mall数量最多的运营商,被称为“全球Mall王”。

经过多年的发展,红星美凯龙在2015年和2018年分别在香港和A股上市,成为中国家居零售行业第一家同时在A股和H股上市的公司,公司股价最高达20.96元/股。车建新的身价随之水涨船高,一度成为中国家居首富,身家高达430亿元。

兴于家居 困于房地产

在家具行业做得风生水起之后,车建新做出了一个决定,进军房地产,这个决策成为他事业上的重大转折点。

“买地是做企业绝对的命根子。”车建新曾说。2018年后,他带领红星美凯龙在全国范围内大肆购地,仅一年时间花费1800亿元买了20宗地。负债率一路飙升,接近70%,趋近于企业负债的警戒线。

经过多年发展,车建新的家居地产帝国主要有三个平台:红星控股、红星美凯龙、红星企发(公司全称“重庆红星美凯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拥有红星地产和红星置业两个地产平台),三个平台相互协作,共同前进。其中,红星美凯龙是核心业务,负责家居卖场运营。红星企发利用红星美凯龙的影响力,在家具城周边获取商业住宅项目,进行商业地产住宅的开发、运作及销售。

2019年,车建新还创办房地产中介经纪平台美凯龙爱家,在一年多时间里招聘近万名员工,开了500多家店,当年就宣布业绩破亿元,还扬言到2022年时做到全国第二,规模仅次于链家。不过在2022年10月起,美凯龙爱家开始大面积关店,且被曝欠薪。

2020年,房地产行业遇冷。车建新却在房地产市场逆势操作,花费47亿接手了孙宏斌抛售的金科股份11%股份,约合每股价格8元。而今,金科股份的股价已跌至1.1元/股,遭遇了巨大的亏损,加剧了企业的财务危机。

从2017年至2020年,经过四年的多元板块同时发力扩张,红星控股的负债总额大幅攀升,最高点逼近2000亿元,2020年9月时,其流动负债高达1120亿元,即使在刨除预收账款、合同负债以后,短期借款、应付账款以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总额高达511亿元。

2021年7月,车建新将红星企发70%的股权作价40亿卖给有央企背景的远洋集团及远洋资本,后者获取了红星企发下属的红星地产板块,在这之后,“红星系”就逐渐淡出了地产开发业务。

但这并未缓解“红星系”的资金紧张情况。2023年,面对巨额债务,车建新不得不出售红星美凯龙的股份,将29.95%的股份以62.86亿元的价格卖给了厦门建发股份,从而让出了对红星美凯龙的控股权。厦门市国资委成为红星美凯龙的实际控制人,而车建新和他的红星控股则退居为第二大股东。

2023年初,在建发即将入主美凯龙之际,车建新曾在红星美凯龙“目标责任大会”上反思公司“为什么走到这一步”,他认为,疫情影响线下家居商场销售、房地产调控导致地产业务受影响、企业在债市的信用危机以及融资成本高等是主要因素。

截至2023年末,红星控股归属母公司净资产仅剩13.97亿元,相比上年度净资产304.57亿元出现断崖式下降;2023年净亏损271.85亿元,总负债325.2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借款本金和逾期利息超过60亿元,已逾期借款本金合计37.71亿元,而其账上不受限货币资金仅剩1.1亿元。

会计师事务所更在审计报告中表示,因无法确定红星控股的可持续性经营能力,所以对红星控股的2023年财报无法表示意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企业法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可依照法律规定清理债务,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可能的,可以进行重整。从红星控股这份审计报告来看,该公司显然已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向法院申请重整已是最后一搏。

在几度变卖核心业务股权后,车建新还曾计划通过减持剩余的股份进一步套现,缓解现金流压力。但红星控股和车建新在红星美凯龙持有的剩余股份已经全部被法院冻结或标记。

根据最新公告,截至2024年5月1日,红星控股直接持有美凯龙9.98亿股,占总股本比例22.91%,累计被司法冻结、轮候冻结、司法标记的股份数却已达到12.49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总数的125.18%,占总股本比例为28.68%,而车建新和陈淑红所持公司股份均已被司法冻结。

天眼查显示,2024年以来,红星控股已新增五条被执行人信息,被执行总金额接近20亿元,其中金额最大的是方正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诉红星控股等被告,方正证券申请执行的案由为财产保全,执行金额约为9.87亿元。

房地产业的寒流席卷家居业,许多企业陷入困境难以自救,在短短四年之后,一代“家居Mall王”车建新已经消失于富豪榜单,未来能否走出困境,再一次触底反弹,仍需时间验证。

Thu, 11 Jul 2024 08:21:35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