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剖罐车运输乱象:混运是怎样发生的

深剖罐车运输乱象:混运是怎样发生的

混运的范围广不广,混运是如何发生的,混运为何频频发生?

作者:邢祺欣

封图:图虫创意

近日,“罐车卸完煤制油直接装运食用油”的消息引发广泛关注。据《新京报》报道,有罐车刚卸完煤制油,并在未洗罐的情况下继续运输食用油。此前也曾多次有媒体报道过类似的罐车混运情况,最早的报道出现于2005年。

混运的范围广不广,混运是如何发生的,混运为何频频发生?

7月10日,一位中储粮油脂的承运商对经济观察网说,这种现象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该承运商称,大型油企对作为其承运商的乙方,在运价和运营规则上施加了较大的压力,同时设置了严格的惩罚制度,这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大规模混运现象的发生。但油企作为卖方时,却难以约束下游买方的货车。

一位从事罐车调度的业内人士表示,从二〇〇几年开始,化工品与食用油混运的现象就已经出现。部分车队或个人在长途返程时接不到订单,为避免空车返回造成的成本浪费,便采取了这种混运的方式。

一位曾经从事危化品运输的人士则点出了为何司机习惯返程载食用油的原因:“相较于其他种类的化工品,食用油不易和罐内残留的化工品产生化学反应,更安全,下游验收也更方便。”

几乎所有采访者都提及了运价下行对行业的影响。近年来,罐车运价不断走低,已经逼近成本价。特别是在购车“零首付”推行后,大量新车涌入,进一步加剧了市场竞争,导致运价进一步走低。而这些零首付的车辆普遍也背负了较高的贷款额度,每月还贷额度普遍在1.7万至1.8万元。

一位曾为老干妈等企业提供过运输服务的人士表示,当时能够较好地做到“专车专用”,主要是因为企业基本不压价,空车返程也能够赚钱。

7月9日,国务院食安办组织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交通运输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粮食和储备局等部门召开了专题会议研究,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彻查食用油罐车运输环节有关问题。对于违法企业和相关责任人,将依法严惩、绝不姑息。同时举一反三,组织开展食用油风险隐患专项排查。调查处置结果将及时公布。

承运商的观点

《新京报》报道中涉及的企业之一是中储粮油脂有限公司(下称“中储粮油脂”)。中储粮油脂是中储粮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公开资料显示,中储粮油脂每年会对承运商进行公开招标。2024年中储粮承运商入围资格公开招标分为六个包次:汽运(油脂)、汽运(粮食)、铁路(粮油)、水运(油脂)、水运(粮食)和汽运/铁路(国产大豆)。

一位中储粮油脂承运商对经济观察网表示,中储粮油脂对承运商有明确的要求和惩处标准。比如,装完油后,若在进行管道拆卸时发生漏油现象,即便是少量泄漏,承运商也会面临500元的处罚。

在入厂装油的过程中,也会有相应的验罐环节。该承运商曾在入厂装油的过程中——工作人员会佩戴白手套,擦拭接口处以及罐体上的两个罐口,闻一闻是否有刺鼻气味存在,随后进行拍照记录。

这位承运商推测,此次出现的混装问题车辆,并不属于中储粮自身的承运体系之内。中储粮在此次事件中主要是作为卖方角色,因此,执行运输任务的很可能不是通过招标入围的,与中储粮有正式合作关系的承运商。

该承运商所在企业主要以食用油运输为主。该承运商说,头部公司作为甲方,对作为公司主体的承运方要求是比较严格的。以其所在的公司为例,由于甲方要求,他所在的公司食用油运输基本能做到“专车专用”,但也是因为这样,车辆的订单并不稳定,有时候一周都没有订单。

但该承运商也表示,大型油企作为出售者时,较难约束购买者使用的个体车辆或小型车队。

7月6日,中国储备粮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发文回应称,公司高度重视、迅速行动,举一反三、引以为戒……全面严格排查出入库等环节使用的运输工具是否符合要求,相关运输承运单位运输工具是否符合食品安全规定,运输过程中的操作是否规范。对于检查发现存在违反规定的运输单位和承运车辆,立即依法终止运输合作,并列入集团公司服务采购“黑名单”;对发现的重大问题,主动向有关监管部门报告。对于直属企业及员工违反操作规程和工作纪律的,从严从快严肃处理。

深剖混运

一位负责油罐车调度工作的业内人士对经济观察网表示,早在二〇〇几年时,化工品与食用油的混运现象就已经初现端倪。当时,一些长途运输司机在返程时接不到新的订单,为了避免空车返回的损失,部分车队或个人便采取了这种混运的方式。

该负责调度的人士表示,正常的验罐流程需要司机提供洗罐的视频记录、收据以及付款截屏作为证明。到达现场以后,验罐的工作人员会携带设备亲自下罐检查。但有些食用油公司为了控制成本会默许混运事件的发生,“这些公司不会不知情,因为煤化油具有明显的刺激性气味,即便进行清洗,气味也不一定能够完全消除,更何况没洗,而且食用油公司在接收时经常不化验,几万吨的大储罐到货就直接卸了”。

上述负责调度的人士表示,干这行的车主有的会找地方现榨大豆油,“我们也不吃(外面买的)。”

“去程装载化工产品,返程装载食用油,是部分罐车司机一个比较‘便利’的选择”,一位曾从事危化品运输的企业负责人对经济观察网表示。2017年,这位负责人退出了这一市场。

该负责人观察到,这种混装不仅存在于化工产品和食用油之间,还存在于化工品之间。危化品运输有严格的种类要求,因为即使是不同化工品之间的混运也存在一定风险。比如先运输完煤焦油,再运输甲醇、汽油等具有腐蚀性的产品,就有可能产生化学反应,出现发热的情况,并影响运输产品的纯度。该负责人表示:“这种情况下,收货方是不会签收的”。

该负责人表示:“由于食用油性质较为稳定,不存在较强的腐蚀性,因此一些司机在返程途中,会装载食用油。”

该负责人表示,为了混运食用油或其他不应共运的化工品,部分车辆会在入厂时提供假的驾驶执照和运营证件。更有甚者,使用汽油将车身上的“危化品”标识字样擦除,“等到运完后,再用喷枪重新把字喷上,车上一般都备有相关设备”。

该负责人表示,运输完化工品后,必须经历完整的“清罐—蒸罐”流程,才能继续运输其他种类的产品。但这一规定仅适用于不同种类化工品之间的运输转换。理论上,食用油的运输应当严格采用专用的食用油运输车辆进行。

上述负责调度的人士表示,清洗油罐的费用按地区来分通常在300元—500元不等,像江苏等审批严格的地区清洗费用能够达到600元。

一位在河北从事清罐业务的人士说:“是否清罐主要看厂家的要求是否严格”。该人士主要从事食用油专用罐车清理。

该人士介绍,通常情况下,进行一次这样的清罐作业大约需要40分钟,费用约为200元。这一价格相较于其他地区更为低廉,主要原因是当地罐车数量众多,提供清罐服务的商家也多,竞争激烈。“如果厂家严格验罐,即使是运输不同种类的油品,比如刚运完动物油,再去运输植物油,司机也要清罐,但也有完全不验罐的。”

从事清罐业务需要有相应的资质。多位从事清罐业务的商家表示,出于环保要求,近年来,政府对于清罐业务管理非常严格。公开资料显示,多地因为清罐废水倾倒不合规的情况,对相应企业作出了行政处罚,部分危化品案例还涉及刑事责任。

上述清罐业务负责人也曾经入股过一家普罐运输公司。这家公司曾为老干妈等企业提供运输服务。该负责人表示,当时承运基本是专车专用,“因为老干妈不压价,空车返程也有得赚”。

价格影响

几乎所有的采访对象都提及了罐车价格持续走低的影响。由于路线固定且需要一定资质,罐车等专用车是整个物流运输行业中运价较为坚挺的领域,但近年运价下行速度较为明显。

上述中储粮承运商表示,目前普货罐车价格不断走低,特别是大型集团将承运商的价格压得很低。“整个普罐运输价格持续走低,一公里的运费成本大约在5元,计算上司机工资等各项开支,至少要到9元,才能持平,但现在有的运价已经跌至10元左右了,这两年跌速非常快”。

一位油罐运输从业人员则表示,目前已经有些线路降至了每公里5元的底线。“今年过年后运价就跌到了5元,但成本每公里也在5元左右”。该人士表示,这类价格主要就是返程“顺手订单”的价格,货主对司机的成本了解得很清楚。

多位采访对象表示,罐车价格不断走低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货源减少,二是近年大量新车涌入。

上述承运商表示,一辆罐车的费用在50万—60万元,首付50%左右。这意味着要成为一名罐车司机,需要准备30万元左右的首付。但此前数年,“零首付”普及,门槛降低,大量新车涌入这一市场,再叠加货源的下降,运费不断走低。这些“零首付”的司机需要在2—3年内偿清贷款,以60万元计算,每月还贷额度达到了1.7万元至1.8万元。

行业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罐车销量迎来了一波销售高峰,此后数年逐渐下降。2022年,中国罐式专用车销量为接近7万辆,同比下降57.01%,是2022年中国专用车细分产品中销量下滑幅度最大的产品。2023年上半年,罐式汽车累计销售超过3万辆,同比下滑13.19%。

有采访对象提示了食品安全之外的风险:近年危化品运价也在快速走低。

Thu, 11 Jul 2024 13:22:35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