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转创业衰退趋势,让更多美国人能够创立自己的事业

商业活力——企业诞生、成长、萎缩和消亡的过程——是创新和经济增长的基本驱动力。然而,近几十年来,美国在这一动态活动方面经历了令人担忧的下降。

了解这一下降的原因对于制定有效的政策应对至关重要。本问题简报涵盖了导致企业活力减弱的三个主要因素:劳动力市场摩擦、金融摩擦和监管成本。通过降低创业壁垒,创造一个有利于新企业发展的市场,政策制定者可以促进创新产品和服务的发展,并为更多美国人积累财富铺平道路。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了商业动态下降的幅度。设立企业的比率从上世纪80年代初的约14%下降到近年来的约10%。设立企业是经济活动发生的固定场所。一家公司可以有多个设立企业。在大衰退之后,设立企业的比率和退出比率都出现了大幅下降。

新公司和设立企业通常在开业时创造就业机会。因此,设立企业的下降反映在就业创造率上。特别是来自公司诞生的就业创造率现在几乎是其峰值的一半。

至少有三个因素——劳动力市场摩擦、金融摩擦和监管成本——可以解释为什么企业活力在下降。

劳动力市场摩擦。当前政策与随意解雇等摩擦有所不同,这些摩擦降低了劳动力市场的流动性。

首先,职业许可限制了谁可以从事某些职业。许多受限制的职业特别适合小规模企业家,如建筑和家庭服务、娱乐和酒店业、以及健康和个人护理服务。

其次,与保护工人阶级的非法解雇有关的诉讼风险增加了解雇员工的成本。诉讼风险增加了不确定性,导致企业减缓招聘和解雇的速度。这种影响对于雇员少于50人的企业和业务情况更不稳定的企业更为明显,因此它将特别影响初创企业。

第三,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可能会阻止工人换工作,特别是加入创业公司。较小的公司提供医疗保险的可能性较小,新公司提供保险的可能性也较小,自雇工人拥有保险的可能性也较小。面临更高劳动力波动性的雇主可能更不愿提供保险,因为存在逆向选择问题。

金融摩擦。金融摩擦可能会阻碍新公司获得资金。创业者需要筹集资金来资助他们的企业。初创阶段的创业者通常从银行借款或从私人投资者那里获得股权投资。在后期阶段,随着企业的发展,他们可能会发行在公开交易所上交易的股权。

银行业在企业活力下降的时期发生了显著整合。商业银行的数量从1980年的14,434家减少到2023年的4,036家。整合和向较大银行的转变可能会减少小企业的信贷可获得性。较大的银行倾向于更多地依赖公式化的方法来评估企业,这可能对小型和新企业更难满足。

没有从银行获得债务融资的创业者可以寻找私人投资者的股权融资。然而,证券交易委员会对符合认定投资者资格的人有限制。这些限制减少了创业者和初创企业的资金可获得性。

储蓄和积累资本是创业的必要部分。金融摩擦的存在可以解释与企业家相关的财富分配差异。企业家可能拥有更多财富,因为他们储蓄更多,既为了规避借款限制,也为了抵消创业带来的增加风险。

监管成本。监管给新兴和小型企业增加了额外的成本和复杂性。美国的监管法典包含了超过100万个不同的限制,而且自1997年以来,这一负担至少增加了20%。监管阻碍了设立企业和就业创造,特别是与新设立企业相关的就业创造。

新公司越少,创造的就业机会就越少。新公司在比例上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公司创办仅占就业的3%,但却占了总就业创造的近20%。特别是高增长企业占了就业创造的近50%。

就业机会减少可能会减缓工资增长,因为工人在转职时通常会看到更快的工资增长。在过去的五年中,换工作的人的工资中位数年增长率为5.4%,而留在原职位的人为4.2%。

新公司的减少还会减缓创新和生产率增长。新公司通常会推出比现有产品更高效的新产品。调整摩擦阻止了资源从效率较低的企业重新分配到效率较高的企业。

更重要的是,新公司的减少减少了现有公司的竞争。行业中新公司的存在可以迫使现有公司进行创新和降低成本以保持竞争力,从而使消费者受益于更低的价格。最近的证据表明,具有较高加价的行业看到更多的进入,因为较高的加价会增加利润。随着公司的进入,竞争减少了加价并降低了价格。然而,如果新公司面临进入市场的额外阻力,并且进入的公司较少,消费者的价格将保持较高水平。

此外,有限的创业机会使许多工人失去了向上流动的途径。拥有自己企业的家庭的财富增长高于没有企业的家庭。尽管有一种观点认为最富有的家庭是世袭的王朝,但福布斯400富豪中自己创造财富的比例从1982年的40%上升到2011年的69%。即使没有自己创业,家庭仍然会受益于在企业完全成熟之前投资企业并分享企业增长。

上述分析指出了政策制定者应考虑的潜在变革,以扭转创业的下降趋势。

创业是个人可以从事的最有回报的事业之一。当市场上存在未满足的需求时,创业者需要抓住机会。通过这样做,他们创造了惠及消费者的商品和服务。然而,美国商业活力的下降对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构成了重大威胁。

本问题简报中强调的挑战——劳动力市场摩擦、金融壁垒和监管负担——是巨大的,但并非不可克服。通过深思熟虑的政策变革,我们可以扭转令人担忧的趋势,重新点燃美国各地创业精神。政策变革可以创造一个充满活力、充满活力的经济,新企业可以蓬勃发展,创新蓬勃发展,每个人都有机会建立一个繁荣的未来。

原始來源:传统基金会

https://www.heritage.org/markets-and-finance/report/reversing-the-decline-entrepreneurship-so-more-americans-can-bui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