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例接受猪肾移植患者去世!此前已摘除猪肾并重新接受透析

全球第二例接受猪肾移植患者去世!此前已摘除猪肾并重新接受透析

据橙柿互动,全球第二例接受猪肾移植并植入心脏跳动装置的54岁美国女子近日去世,她的外科医生7月9日公布了这一消息。

今年4月,因肾衰竭和心脏衰竭而濒临死亡的丽莎·披萨诺进行了两场手术。最初披萨诺恢复良好,但在约47天后,由于心脏药物损坏了猪肾,医生不得不切除猪肾并让她重新接受透析。披萨诺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她知道猪肾可能不起作用,但“我还是想试试,你知道,最坏的情况是,它对我不起作用,但这可能对别人有用”。

据中国科学报,“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案例,也是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以同情医疗方式批准的仅有的4名异种移植患者之一。患者为全世界首例人工机械心脏加基因工程猪肾的组合移植病例。也就是说,患者手术之前既有心功能衰竭又有肾功能衰竭。 这就要求临床采用的总体治疗方案,尤其是免疫抑制方案,需要应对两个植入体内的不同类型器官的特殊病理、生理环境。这无疑是最‘特别的挑战’。最后,医生从继续使用免疫抑制方案维持肾功能的得失和平衡角度考虑,切除了移植肾。病理显示移植肾没有明显的排斥反应,但有明显的缺血性损伤。”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教授、同济医院器官获取组织首席顾问陈忠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据了解,患者于4月4日首先接受了人工机械心脏手术,之后在4月12日接受了基因编辑猪的肾脏和胸腺移植手术。

“总的来说,肾脏的贡献已经不足以证明继续使用免疫抑制疗法是合理的。”纽约大学朗格尼移植研究所所长罗伯特·蒙哥马利说,在最近的肾脏活组织检查中没有发现排斥反应的迹象,但是“由于供流不足,肾脏受到了严重损伤”。

陈忠华表示,医生团队及时切除移植物,并同时终止所有免疫抑制治疗,的确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至少患者还可以用透析继续维持生命。类似的,因其他原因切除移植肾的情况在同种肾移植临床工作中也经常发生。

据财联社,有统计显示,从2021年起,全球异种大器官人体移植研究加速推进,主要集中在中、美两国。3年来,全球已接连完成多例猪心、猪肝、猪肾的人体移植。在美国,已有团队宣布,有望在2024年正式启动异种大器官移植的临床试验。

供体短缺和费用高昂一直是器官移植的难点,据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全球每年大概有200万人需要器官移植,全球平均器官供需比为约为1∶30。《中国器官移植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5-2020年,我国器官捐献、移植数量两项指标均居世界第二位。然而,2020年间中国有96500名患者在等待器官移植,实际捐献人数只有5222人,等候人数是捐赠人数的18倍。

猪因其器官大小、生理结构和人类相似,且繁殖迅速,被视为异种器官移植的极佳候选。近年来,随着基因编辑技术的发展,转基因猪器官的移植成为了新的研究热点,且在近三年出现了多例实践突破。

泰康资产投资总监段铮则表示,考虑到成本问题,供体(猪)和后期的免疫治疗或免疫耐受方案之间需要平衡。目前来看,药物相对便宜,而供体较贵。

“但随着技术的提升,供体的价格可能会下降,甚至未来猪器官可以成本低廉到多次替换的情况,所以供体(猪)的选种、培养和基因编辑也是非常重要的研发要点。” 他说。

他同时认为,目前异种器官移植的商业化难题在于前期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短期商业化前景又不明朗,导致商业机构不愿涉足。因此,需要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来推动这项基础研究。而即便没有直接资金扶持,国内资本也热衷于投身受到政策鼓励的发展方向。此外,全流程的严格监管也需国家保障,以促进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

编辑 | 王月龙 杜波 盖源源

校对| 卢祥勇

每日经济新闻综合橙柿互动、中国科学报、财联社

每日经济新闻

Thu, 11 Jul 2024 19:32:30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