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美制造业再度伟大?诺奖得主称拜登达成川普办不到的事

让美制造业再度伟大?诺奖得主称拜登达成川普办不到的事

“使美国再度伟大”(MAGA)是美国前总统川普2016年的核心竞选主题,他尤其信誓旦旦要让制造业工作机会回流、带动美国制造业复兴。入主白宫后,川普试图兑现竞选支票,承诺对众多外国进口货课征关税,并给企业减税,以为这么做就能劝诱他们投资美国而非海外。

然而,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在纽约时报专栏指出,川普政策失败了:承诺的制造业复兴不曾发生。

拜登通过二项立法带动在美建厂热潮

对照下,现任总统拜登推动的法案,促成的川普力有未逮的制造业复苏。环境政策组织Climate Power的资料显示,自从“通膨削减法”(基本上是气候法)通过以来,已宣布数十座兴建干净能源工厂的计划,计划生产电池、电动车等等。拜登力图促进国内半导体生产的“芯片与科学法”(CHIPS and Science Act),也吸引业者纷纷宣布建厂计划。

这些不只是口头说说而已,许多计划全面落实需要时间,但建厂支出已经飙升,比川普任内任何时点都大约高出75%,甚至远高于此数。高盛预测,“通膨削减法”涉及的政府支出会高于原先预期,但同时也将吸引数兆美元的民间投资。

但克鲁曼说,有三点值得注意。一,没有任何政策能让美国经济回到1950年代,当时制造业雇用全美30%的劳工。随着先进国经济变成以服务业主导,制造业的就业占比下滑是不可逆趋势。二,不应迷恋制造业,好工作就是好工作,没有任何特质让制造业比医疗照护或甚至娱乐业(美国一大出口业)优越。三,当前制造业复兴,部分反映“买美国货”(Buy American)规定的效应,但此规定有两大问题:推升成本、产生贸易摩擦。

但有理由为拜登政策辩护。“芯片法”之所以能鼓励国内制造,是因为在美中关系日益紧张之际,在地制造是出自于国家安全考量。“通膨削减法”其实带有鲜明保护主义色彩,既因那是让重要气候法案过关的唯一途径,也因鼓励国内制造可协助美国的落后地区及蓝领劳工。

拜登如何促成制造业复兴?川普败在哪?

上述措施的利与弊仍有辩论空间。但先就吸引制造厂进驻的成果而论,为什么拜登重振制造业有成,川普则失败?

克鲁曼分析,川普的关税似乎未能振兴美国制造业,一大因素是“无能”:关税推升了钢铁和其他工业投入品的成本,反而降低美国工业的整体竞争力,或许总的来说也降低了制造业聘雇人数。

至于川普的减税措施,基本上是“涓滴而下”(trickle-down)经济学:让企业税后获利提升,期望他们创造更多工作机会。这么做注定失败,因为基本假设就错了:对企业获利课税,并非阻止企业投资美国的重要因素,所以减税也无法提振美国制造,只是徒然让企业意外获得大礼罢了。

相形之下,拜登的政策或许可描述成“涓滴而上”(trickle-up)经济学。不普遍给企业减税,而是奖励他们参与过渡到以可再生能源驱动经济的转型过程。例如,企业生产或投资干净能源可获税务减免优惠,消费者购买电动车或节能家电也可抵税,诸如此类。再结合“买美国货”规定,这些奖励措施将助长各式各样美国制品的需求,从电池到电动马达,无所不包。

眼看前方有庞大的市场商机,企业于是踊跃扩大投资美国制造,这种盛况睽违已久。

拜登政策并非无懈可击

此政策当然也有可批评之处。克鲁曼认为,拜登或许试图“一石多鸟”—运用锁定目标的税务优惠,既要拯救地球、创造优质蓝领工作,还要提升落后地区经济发展。企图一口气做那么多事,到头来可能什么事都做不好。更别提赢回劳工阶层民心了,那些选民可能早已中了川普牌MAGA的蛊。

话虽如此,克鲁曼认为,拜登确实已做到川普自吹自擂却从未达成的事:促成一波美国制造业复兴。

Fri, 21 Apr 2023 18:21:15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