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富、亚洲铝王终于彻底倒下

中国首富、亚洲铝王终于彻底倒下

倒爷、企业家、亚洲铝王、中国首富,这些都曾是刘忠田最醒目的标签。

“亚洲铝王”刘忠田倒下了。4月13日,忠旺集团被迫从香港联交所退市。一个14岁辍学的中国农村孩子,凭着借来的200元钱起家,最后成为中国首富的励志故事就此划上了句号。

刘忠田的事业轨迹,紧随“时势”而起起落落。他几乎踩中了中共不断变化的每一个节拍。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计划经济已经走入死胡同,中共政府开始放松对经济活动的束缚,向它定义的“市场经济体制”过度,实施商品价格 “双轨制”,因此也成就了许多一夜暴富的 “倒爷”。中国经济体制在一片混乱中转型,官商勾结的产物——“倒爷”成了那个年代的共同记忆。而刘忠田无疑是个成功的“倒爷”,他在双轨制的机遇中收获的不仅是资本,还有与官员打交道的经验。

成也“时势”到八十年代末期“双规变单轨”,政策变向之后,刘忠田转身干起实业。 1989年他在辽宁省辽阳市创办一家化工厂,年仅25岁。后来又先后创办了辽阳铝制品厂、福田化工、程程塑胶等企业。

1993年,刘忠田创立中港合资公司辽宁忠旺,专门生产建筑用铝型材,而香港出资方是他百分百控股的一个空壳公司。那时候合资企业可以享受额外的税收优惠。这一布局也意外的为日后忠旺集团绕开中共10号文件限制,顺利在香港上市提供了便利条件。

1994年,忠旺建筑用铝型材正式投放市场。巧的是,当年7月中共国务院颁布《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随即,住房商品化、产业化体制在中国全面铺开,房地产开发商和上下游行业高歌猛进,当时业内流行着一句话:“要想发,搞开发”。自此,利用政府权力低买、高卖的“倒爷”时代正式落幕,官商哼哈一气的 “闷声发大财”时代来临。

依托野蛮扩张的房地产行业,刘忠田铝型材生意越做越大,公司产能从零到超过十万吨只用了三年。他从一个14岁便在商界闯荡的个体户,逐步转变为民营企业家。人生定位变了,他的眼界也变了。

1996年,美国铝业公司计划通过并购的方式打开中国市场,经过几年的调查和谈判,2001年开出4.5亿元人民币(约$6,500万美元)的高价想全盘收购辽宁忠旺。

刘忠田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拒绝了国际铝业巨头抛来的橄榄枝,他解释说:“经过几年的接触,我们已经掌握了铝型材产业的发展规律和必要的客户,企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在拒绝美铝收购案的同时,他决定转型做利润更大的高端工业铝挤压材。2002年底,转型计划刚刚提上日程,便遭到几乎忠旺管理层的一致反对,其中最激烈的一个是刘忠旺胞弟、时任忠旺总经理刘忠锁。他认为,工业铝投入巨大,要从零做起风险极不可控。当时建筑铝型材市场仍处在供不应求阶段,但国内生产工业铝材的厂商却是少之又少,没有成熟的规模化企业可以参照。

2003年,刘忠田力排众议,初步将工业铝挤压产品推向市场,并持续购进设备扩大产能,那时距离他提出转型设想已经过去了7年,期间投入了数十亿资金,除购置大型设备,还在招揽科技人员、产品研发等方面做了大量投入。

2008年,忠旺产能超过53万吨,位列全球第三、亚洲第一。它是多家国际知名汽车厂商的合作伙伴,也是中国高速铁路动车组整车车体铝挤压材的主要供应商。其产品广泛应用于建造、运输、机械设备以及电力工程等领域。中共在当年底启动一项“四万亿投资计划”,以应对从美国蔓延到全球的金融危机。

隔年2009年5月,中国忠旺控股有限公司成功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并创下自美国爆发次贷危机以来全球资本市场最大一单IPO,总募集金额达13亿美元。刘忠田的身家也因此飙涨到240亿元人民币(约$35亿美元),超过了“2008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首富刘永行。此时也是他人生的高光时刻。

完成上市后,刘忠田回到辽阳市的忠旺厂区,他对前来采访的《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说,他时刻不忘自己是个农民;记者在后来的报导中也有意提到,刘忠田是个保持着农民本色的民营企业家。

辽阳当地人说: “刘忠田是一个念旧的人,落魄时帮助过他的人,后来都受了他的恩惠。”据公开的资料,刘忠田除了惠及忠旺集团所在地徐家村的老弱妇孺之外,也向地方政府、军队以及官方号召的“慈善”项目捐献了巨额资金、物品等。

败也“时势”

在刘忠田谋求公司上市期间,他同时进入中共政治精英俱乐部——从2003年3月至2013年3月连续十年出任两届中共全国人大代表,期间,每年的春天他都会与党、政、军大员汇聚到北京“人民大会堂”,聆听中共领导人做工作报告。这是中共给予民营企业家最高的政治待遇。

从2011年开始,刘忠田通过入股等方式进入金融领域。截至2018年,他通过旗下公司直接或间接的控制着9家金融公司,其中包括银行、保险公司和融资租赁公司等。然后刘忠田再通过这些金融机构为自己融资。

但到了2013年,中国政、商届出现分水岭,刘忠田的事业也由盛转衰,从那以后,他再没进入政治精英云集的全国人代会。

现任中共党魁习近平在2013年3月全面接手党、政、军大权;胡温体制落幕;江泽民干政时代结束。政、商界进入动荡的新旧权贵交替时期。

前商界巨头肖建华、吴小晖等人都是江泽民时代旧权贵的“白手套”,习派新贵登场后,他们纷纷落马,人财两空。

从“倒爷”到江泽民主政、干政时期的“闷声发大财”,前后共计三十余年,这期间是官商勾结的高峰时期。到习近平执政后,“城头变化代王旗”,商界被动卷入政界的大清洗,因而遭遇“池鱼之殃”的商贾巨头不胜枚举。

刘忠田在2020年也险些卷入“豪车进故宫撒欢”事件。当年1月,微博用户“露小宝LL”发布开越野车进北京故宫博物院的照片,而后在中国社会引发广泛争议。有人经梳理发现,这位博主原名高露,微博认证为某航空公司的空姐,她在美国的房屋产权曾信托转至刘忠田前妻名下。高露是已故中共开国元老、前全国政协副主席何长工的孙媳妇。

刘忠田在起步阶段能够准确的踩中每一步国内经济发展的节奏。但身处共产党造成的畸形经济体制之内,几乎每个豪商巨贾都不能免于权贵势力的盘剥,有的干脆充当他们的“白手套”来谋求富贵,获得一时的显耀,但终究得不偿失。

忠旺集团上市后,刘忠田将眼光投向国际市场。当时中共政府提倡国内企业“走出去”战略,同时给与政策和财税方面的支持。

从2009年开始,忠旺生产的工业铝材凭借政府补贴,在全球打起价格战,并迅速扩大所占市场份额。导致国际上工业铝交易秩序面临挑战,但这种情况并未持续太久。2010年下半年,美国商务部针对进口铝材展开反倾销、反补贴调查。隔年3月,商务部决定向来自中国的铝型材征收高额的反倾销与反补贴关税,其中针对忠旺的反补贴税率达到374.15%。从那之后,中国铝材出口总量锐减。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刘忠田做出几乎葬送了忠旺集团的错误决定。商人,只顾追逐眼前利益而失信失义,最终人财两空的事例再度上演。

为了躲避美国征收惩罚性的反倾销、反补贴关税,刘忠田先在墨西哥创建一家铝制品加工厂,然后将工业铝材运到墨西哥,再制成铝托盘运往位于美国加州的仓库,在那里重新加工成可以销售的工业铝材。

《华尔街日报》在2016年9月的一篇报导中爆料说,一名美国铝业公司的高管聘请飞行员,在墨西哥沙漠深处进行航拍,令人震惊地发现,大约100万吨铝材整齐地摆放在被铁丝网围住的工厂内。这批货物价值在20亿美元左右,约占全球库存总量的6%,足以生产220万辆福特F-150皮卡或770亿个啤酒罐。

经过几年的调查,美国司法部于2019年5月起诉刘忠田,指控他及其伙伴向空壳公司提供资金从中国忠旺购买铝材,然后卖给美国买家,在交易过程中掩盖了货物的来源地,进而避开美国关税,长达10年之久。仅在2011至2014约三年时间,刘忠田控制的几家公司向美国出口了220万个铝托盘。

2022年4月,美国联邦地区法院做出最终裁决,因参与欺诈活动,与刘忠田关联的公司被勒令支付18.3亿美元罚款,同时判处刘忠田五年缓刑。

早在美国商务部针对进口铝材展开反倾销调查之初,忠旺集团便陷入长期的财务危机,股票在跌跌荡荡中一路走低,后来由于未能披露2021年上半年的业绩报告,在2021年8月被勒令停牌。今年4月13日,忠旺集团被迫从香港联交所摘牌退市。

当年,刘忠田敲钟上市时意气风发,如今却黯然离场。正应了古训: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

Mon, 08 May 2023 17:12:15 GMT 原文链接🔗:

https://news.creaders.net/china/2023/05/08/26056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