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年前,我们做错了什么?(三)

4 Likes

Hi Eric,

大連和旅順是一體的,旅順就是大連這個城市的港口。

聽了這三期節目,再次感受到人類意識形態對歷史決定性推動力。我甚至覺得,proprietarism vs Communism 一直是一戰後二十世紀的主基調,變量來自nationalism。二戰也是前者想利用nationalism 來對付後者,養虎成患的結果。二戰結束,這兩股互拆的思潮沒有共同敵人了,自然會直接對峙,遂成冷戰。

現在的世界,找不到這樣強烈、剛性的Narratives了。共產主義已被掃入歷史,私有主義也因為貧富懸殊日甚而遭到質疑。与此同時,在人類主觀意識之上,出現了一個更大、更具現實緊迫性的narrative — 氣候變遷。氣溫再上升三度,人類大概就要走向滅亡。在這樣的共同挑戰面前,世界必須得合作,自己做得再好也沒有用,因為別人泼的髒水有可能落到你的頭上。

因此,像美蘇那樣的冷戰應該不會再出現。而基於國家利益的對抗與妥協,其實本來就是realpolitik的應有之義,如同16-19世紀的英法互鬥,越鬥歐洲越興。

聽你在明鏡的節目已經一年多(從《北美經綸》開始)。深深覺得你的加入,大大豐富了明鏡的coverage、專業性也得到了顯著提升。期待新的一年,能聽到更多你的好節目、好評論,特別是有關美國司法判例(華語圈裡非常稀缺)。也祝願你可以從明鏡/六度中汲取靈感和樂趣。

Happy New Year.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