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加强打压力道 维权律师屡遭逼迁

中国加强打压力道 维权律师屡遭逼迁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从上个月多名欧洲高官出访中国后,有多名维权律师及其家属遭中国政府逮捕关押或被房东逼迫搬迁。其中,原本应欧盟邀请,在4月13日要与欧盟访中官员会面的维权律师余文生与他的妻子许艳在半路遭警察拘留,上周家属收到通知,证实余文生夫妻已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名批捕。

另一方面,2015年“709大抓捕”时遭中国政府逮捕、判刑后来获释的维权律师王全璋与李和平跟家人近日分别遭房东施压,要求立即搬离租屋处。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4月底在推特分享视频,表示房东找供电局的人来拔除租屋处电表,并即刻切断燃气供应。

根据王全璋叙述,他们正常缴交房租,但房东不仅拒收房租,还以欠租为由,要求他们即刻搬家。事后一周,王全璋一家试过多家民宿或酒店,但都遭到刁难或驱离。5月2日,李文足在推特发布视频表示,他们一家住进北京一家酒店仅10分钟,就被服务人员敲门要求离开。5月3日王全璋返回北京后,发现原本的租屋处依旧处于断电的状况,所以让妻儿暂留外地。

与此同时,同样在“709大抓捕”期间被中国当局逮捕关押的维权律师李和平一家人,自4月底起,便陆续遭房东带“彪形大汉”上门,要求他们2周内立即搬走。5月14日,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在推特发布视频表示,房东带10多人闯入他们租屋处的小院,威胁若李和平一家若不搬走,房东便会“弄死”他。

王峭岭写道,虽然房屋租约仍有5年,他们一家也已缴交房租至8月17日,房东仍执意要求他们立即搬走。在李和平表达不同意后,王峭岭说房东把卧室玻璃窗砸了一个大洞。他们打电话报警,警察到场仅说“房东有权力卸自家房子的窗户”。

王全璋接受DW访问时表示,维权律师或异议人士在中国被逼迁的状况一直存在,过去因他们一家住在朋友的房子,所以房东还有一定程度的抗压能力,但近年来,由于他们与房东没有私人关系,所以当警察要求房东逼迫维权人士搬迁时,房东会如“领了圣旨一般”,非常积极地迎合与执行,这也使王全璋一家的租屋处境变得非常艰难。

他说:“中国当局为何要这么做,根据我的理解,当地辖区的警察有稳控的压力,也就是说他们辖区有一个敏感人士,他们就要在重大敏感时间去稳控这些人。例如外交使馆人员或有重要国际人士访华,或中国两会跟其他重大活动,警察都会安排人手管控辖区内的敏感人士,这会影响他们(房东)的正常工作,他们也会承受稳控的压力,所以产生不想让我们在当地居住的心理,这才出现后来我们被逼迁的现象。”

王峭岭则告诉DW,虽然他们自2004年起便不定时面临被逼迁的情况,但手段恶劣的程度是至今年4月底才更严重。她说:“过去房东逼迁,我们会强调租房合同还没到期,若房东反复上门催,我们会坚持至合同履行完毕。但这次房东自己承认毁约,当我们要求把合同履行完毕时,房东很生气,采取暴力手段。”

王峭岭认为,房东若没有警察在背后支持,应该不会采取暴力手段,因为当他们报警时,警察仅会出来“做做样子”,称这是民事纠纷,而房东的做法不算暴力行为。她向DW表示:“这就是胡说八道,并把法律置之一边。”

北京加强打压力道恐与欧盟高官访华有关

在被房东强迫搬离租屋处后,王全璋一家仍持续受到警察的各种骚扰。李文足5月25日在推特上发布视频指出,她与儿子暂居维权人士野靖环家中,但警察半夜突然上门,声称有人举报屋内的人涉嫌吸毒,所以要进屋检查。李文足写道:“孩子吓得紧紧抱著我浑身颤抖,边哭边喊害怕,问他们闯进来了怎么办?5位广安门派出所警察再次来敲门喊话,要进屋检查。”

后来警察持续敲门,并声称若李文足不开门,他们“可能要破门进来”。隔日,李文足在推特发文分享,儿子询问警察是否今夜还会上门来“检查”。她写道:“昨夜广外派出所警察3次要破门检查吸毒,把我和孩子都吓坏了。709事件导致我们一家被分开4年8个多月,团聚没几年,又对我们赶尽杀绝。逼迁变聚众吸毒,难道要把我们母子逼死才罢休吗?”

在王全璋妻儿持续受到警方骚扰威胁之际,李和平一家5月28日再次遇到房东上门强拆铁门的事件。王峭岭28日在推特发布视频表示,房东带人上门用板手跟钳子把住处的大铁门卸走,而警察直到铁门被搬走后才抵达。当李和平带著警察至房东家理论时,警察仅说:“房东拆自己家的门,没事!去法院起诉吧。”

王峭岭告诉DW,虽然民事合同纠纷应当透过协商解决,但在房东一再采取暴力而警察又置之不理的情况下,他们一家面临的处境非常艰难。她说:“这种官方做后台的逼迁,对我们其实没有什么抵抗的力量。我们能做的就是把情况如实发出来,告诉大家事实真相为何。”

王全璋则指出,他认为自己之所以会在短时间内,租了房子后又很快被赶走,是因为各地派出所不想面对上级要求对维权人士进行“稳控”的压力,所以才会想办法把他们彻底赶出辖区。他向DW表示:“过去也曾出现过,他们把人权活动人士赶到某处,然后另一个地方辖区派出所拒绝接收。现在各辖区有一个交接的过程,那就是若我们被一个辖区赶走,当我们到另一区租房时,他们会跟当地辖区派出所汇报,而收到汇报的派出所会想尽办法阻止我们在当地住下来。”

王全璋认为,中国政府近期加大打压维权人士的力道与手段,可能与4月份发生的几件重大事件相关,其中包含欧盟高官陆续访华。他说:“进入4月份,中国发生几件大事,包含许志永跟丁家喜被判重刑、包含德国外长在内的欧盟官员访华,以及许艳跟余文生夫妇被抓。我们这些际遇跟中国4月份发生的那些事有明显的直接关系,但普通的人可能很难理解。”

长期关注中国人权情势的日本东京大学访问研究员潘嘉伟告诉DW,他确信这些强制逼迁与上个月欧洲高官访中有关,因为这些国家的使馆试图安排官员与维权律师会面。他说:“可能有高层要求警方将这些活动人士和人权律师赶出北京。我呼吁国际社会更关注这一趋势,因为看到活动人士和人权律师因试图与外国官员会面而受到惩罚,是一件令人愤怒的事。”

王峭岭跟王全璋都认为,中国政府打压维权人士的手段比过往更严厉,而王全璋也说,他目前还在想办法解决一直被逼迁的困境。他告诉DW:“我目前也没有非常绝对的办法,只能尝试。”

© 2023 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William Yang

Wed, 31 May 2023 09:02:23 GMT 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