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奇人奇事之美男子L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按:毕汝谐这一辈子的经历,比天方夜谭还离奇呢。上世纪90年代的一个饭局,

毕汝谐 身边是一位从香港来纽约短期逗留的算命大师,

他无意间看到 毕汝谐 的掌纹,发出一声惊呼:复杂的人生!

所谓存在即合理,毕汝谐的存在自有其合理性。

毕汝谐奇人奇事之美男子L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89年春,我和一位浙江画家老吴联手在纽约开办了一家“路路通婚姻介绍所”(路路通是儒勒凡尔纳

著名小说“八十天环游地球”里的一个人物);嘻嘻,两个老光棍在前台张罗,幕后埋伏着薛蛮子

等等一大批真假单身汉,这是干啥?嗯,你懂的。

某天,我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说要报名成为会员。

本来,我对所有男人一律拒之门外,可他在电话里说他是中国铁路文工团话剧团的演员,

是个美男子;这引起我的好奇心,就破例见了面。

一般而言,美男子和美男子就像美女和美女一样,是很难相处的。我和同龄美男子的关系,

一向都是貌合心不合。但是,他比我小8岁,我们不是一茬儿美男子,不存在瑜亮情结。

我和他互为人生之镜,我看到他就像回顾自己的昨天,而他看到我就像预览他的明天。

我们很容易就成了好朋友。

那时候,他做生意失败,欠了一屁股债,被各路债权人追打,狼狈不堪。我尽可能帮他一把。

最危险的一次,一个天津债主拿着刀子闯进他家,声称今天还不出3000美元,要捅死他们全家。

我马上带了3000美元去救火。他们全家人感激涕零。这样的事情,不止一次。有一回,

我如约在他的银行户口里存了钱;他打来电话说:银行记录里没有这笔钱。我狞笑道:

你相信谁——相信我还是相信银行?他毫不犹豫地说我相信你。事后证明是银行的电脑系统出了问题。

我和他有很多共同语言。因为,美男子对于人生有一种非常奇特的体验——每日每时每刻

都在等待、期盼、创造、完成艳遇;

时刻准备着!I ‘m ready!

他说有一次他去打公用电话,一个女孩啰里啰唆,霸住电话,他很生气,就把这个女孩带回家上床了;

我说有一个夜晚,我在农业科学院门口等32路公共汽车。车站上只有我和一个陌生女孩;左等右等,

公共汽车总是不来;我们俩觉得无聊,就隐入农业科学院围墙外面的小树丛办事了;他说他有一次去租房,

没有看中房子,却顺手牵羊地与中年女房地产经纪人上床了;我说1981年五一节,我去三里屯外交公寓

参加舞会,肆无忌惮地勾引全体舞伴,激怒了在场的所有男士;舞会结束后,他们围堵在舞厅门口不肯离去,

只要我走出舞厅一步,他们就会扑上来,合力痛打我。我和舞会主办人商量怎么办;最后,

我从男厕所的后窗跳窗逃跑了。

我们的这种人生体验很难与非美男子进行交流,人家只会说你在吹牛。

这些离奇古怪的花花事情,美男子之外的人感到匪夷所思;而美男子却认为这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他说他有八十多个情人:我冷笑道:我是你的三倍还有余;不过,你年纪轻,比我小8岁呢,

你还来得及奋起直追。

我和他的情人里面,一夜情占了相当高的比例——仅此一次,仅此一次而已。这些女人基本上都是有夫之妇。

我和他着重讨论这个问题,我们的结论是:对于很多有夫之妇来说,和美男子上一次床,

只是为了完成童年时代王子公主童话的夙愿,一次足矣,一次足矣。事后,life goes on,生活仍在继续。

美男子通常具有非常独特的傲慢与偏见;这种傲慢与偏见与正常社会秩序不合拍,而且,一旦演化为对抗性矛盾,

就要闹出人命了。红与黑的于连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美男子通常还具有非常独特的优越感和自卑感;优越感自不必说,自卑感则是因为社会本质上是男性社会

而非女性社会,美男子理所当然地承受着男性社会的普遍敌意。

美男子通常还有一种近乎幼稚可笑的床笫错觉:当你和大人物的妻子上了床,你就误以为自己也是大人物了;

甚至,因为床上功夫超过了大人物,你竟然误认为自己是超级大人物了。

当你和女高才生上了床, 你就误以为自己也是高才生了;而且,你省略了十年寒窗的艰苦历程,轻松快乐地

在床上一蹴而就;甚至,由于你在床上压迫着女高才生,你竟然误以为自己是超级高才生了。

美男子往往具有非常特殊的人生经历。我和他在北京都有一个非婚生的儿子,而且情节雷同:

都是对方上赶着讨好我们,死乞白赖地缠我们,非要给我们生的。而我和他都是甩手大掌柜,

啥事儿也不管,油瓶子倒了不扶;这种人生经验,一般人很难理解,也很难置信。

昔日在北京,我们都认为通讯本是最可怕的定时炸弹,多少风流男子最后都栽在了通讯本上。

他还向我透露一些私房话;比如恋爱时,他的妻子瞪着眼睛说瞎话,冒充纯洁无暇的处女等等。

我也把难对人言的心里话倒给他:从十几岁,陌生女人见到我,总是眼睛一亮;可是,

1987年10月18号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分水岭;前一天还好好的,到了这一天,陌生女人见到

我就没任何反应了!这是怎么回事呀,我实在想不明白呀。

我伤感地抒情道:从此以后,我再也无法点燃陌生女人瞳孔里的小桔灯了!

像几乎所有美男子一样,他的思想缺乏深度;天安门广场人山人海,他说我要是李鹏我就辞职了;

我冷笑道:这是因为你根本不知道李鹏是怎么回事、掌权是怎么回事。你不懂得哲学。

他笑道:我当然不懂philosophy。

L32岁那年结婚,对于普通人来说,算是晚婚了,作为美男子却是早婚;

美男子一般都有漫长的浪漫期,结婚都很晚,毕汝谐直到53岁才因爱情结婚。

爱情是浪子的致命伤。他也曾爱过一个平平无奇的上海女生(曾经在电影青春万岁演过配角),

我一点看不出这个上海女生有什么好的,他却爱得觅死觅活,哭天抢地。

他结婚早了,玩儿心又很重;那个时候没有手机,他在外面的各路野女人,电话都打到我家;

有个中国民航的空中小姐,一下飞机就给我打电话:大表哥,请转告他,我又到纽约了。

而他用美男子特有的傲慢口吻道:看看,为了X一个X,要穿越半个纽约,麻烦。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深深刺痛了我,使我真正明白:毕汝谐作为美男子已是过去时了,必须退休了。

那天,他给了我100美元说,你下午6点到某某马来西亚餐馆,代表我请一个女孩吃饭。

我去了,那是一个很不错的女孩,我们共进晚餐;交谈中,我听出意思了,这个女孩追她,

他却不愿意搭理这个女孩,想把这个包袱甩给我。

我对这个女孩很有兴趣,而这个女孩对我却全无兴趣。也就是说,我被一个被他淘汰的女孩淘汰了。

我作为老牌美男子,被这个新兴美男子一举击倒在情场上了。我意识到我完蛋了,就像当年王心刚完蛋了一样——

想当年,我去八一电影制片厂办事;正赶上王心刚 一帮人在试镜头;我看他们,他们也看我;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王心刚本人都认为我比王心刚好看。当时我风华正茂,而王心刚已经40出头,

一脸皱折,脸部皮肤粗糙。

我洋洋得意。孟浩然有诗: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江山留胜迹,我辈复登临。

所有人都有死的一天,所有美男子都有完蛋的一天。这就像太阳东升西落一样,不可抗拒!明乎此,

我也就踏实了。而今而后,就外貌而言,毕汝谐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了,哪凉快哪儿待着去,

眼睁睁看着他在情场上大出风头吧。

我有个要好的女性朋友是整容医师,她说愿意免费给我整容。

我笑道:谢谢你的美意。可是,我太敏感了,说不定打一针麻药就把我打成傻子了;那样的话,

你就是把我整成了一朵花儿也是白搭呀。所谓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告别的过程——

告别童年、告别青春、告别父母、告别美男子桂冠;最后就是告别生命,万事寂灭。

我的相貌没了就没了,万幸万幸,我是个作家,我还有尚称丰饶的精神世界,

足以支撑自己的自尊心和自信心。我不是靠脸吃饭的浅薄美男子。李白有诗:

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以色事他人,能得几日好?想当年,经常有人问我———

你是电影演员吗,我说不是;又问你是话剧演员吗,我说不是;对方又问那你是什么演员啊,

我骄傲地说我什么演员也不是,我是作家。我曾经拥有作家原本不配拥有的出众相貌,我知足了!

为了答谢我对他一以贯之的帮助,他提议去律师楼,和我签订一个书面协议——如果他有翻身的一天,

情愿把财富分割给我一半。我们去律师那里签了这个协议,还拍了照片留念;很快,我把这事抛掷脑后了。

再后来,他回国当了海归。我们渐行渐远,直到完全断了联系。

2015年的一天,我的一个铁哥们对我说:好家伙,他现在是亿万富豪了!你当年和他的那个法律协定呢?

拿出来看看呀。

我从律师楼调出了这份法律协定。

我按照毕汝谐的习惯性思维给他打越洋电话说:恭喜你发迹了,成为你梦寐以求的亿万富豪。

我们当初曾经签过一个法律协议;当然,我还没有幼稚到想分割你一半财富的地步;但是,

我却又幼稚到请求你本着良心兑现承诺,多多少少有所表示。

他以亿万富豪特有的厚颜无耻回答:协议作废。当初共产党打天下的时候,也有很多政治承诺;

上台以后,统统不兑现。我也是这样。

我发出魔鬼般的大笑,摔了电话。

我很高兴以这种毕汝谐特有的方式与之绝交了。

5 Likes

畢先生,想請教您,如果您和別人簽了這樣的協議,發達後怎麼做呢?

忍痛遵守协议。

开心 通过 六度世界 <[email protected]> 于2023年4月6日周四 06:32写道:

大丈夫,有古人之風,佩服!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年纪大了,许多往事历历在目,挥之不去。
文革年间,我们这帮各具天赋、却又前途迷茫的毛头小子,经常聚在薛蛮子位于
二龙路的家里(其父是统战部副部长,进了监狱;没有家长,我们可以由着性子胡闹);纵论国事,直抒胸臆。





|

  • |

这天,薛蛮子扯起一个话头:斯大林时代,苏联有个马屁精作家巴巴耶夫,写了马屁精小说“金星英雄”、“光明普照大地”,他妈的!
我马上截断他:错了!写“金星英雄”、"光明普照大地"的是巴巴耶夫斯基!
薛蛮子 一口咬定:是巴巴耶夫,不是巴巴耶夫斯基!
我连珠炮般地道:苏联作家有法捷耶夫、卡达耶夫、别利亚耶夫、瓦西里耶夫,就是没有巴巴耶夫!
薛蛮子连珠炮般地道:苏联作家有奥斯特洛夫斯基、帕乌斯托夫斯基、斯坦尼斯拉夫斯基、马雅可夫斯基,就是没有巴巴耶夫斯基!
我的记忆力好得很,我能够背英汉字典!
我狞笑道:我的记忆力也好得很,我读书过目不忘!
薛蛮子:打赌?
我:打赌!
薛蛮子:打什么?
我:一顿饭,一顿老莫(莫斯科餐厅)!
薛蛮子:太小了,要打赌就打大的!
看热闹的不怕事情大;一个哥们叫起来:干脆,输的养活赢的一辈子!
薛蛮子狞笑着问我:敢不敢打一辈子的赌?
在场的众哥们一起哄道:你们俩签下生死文书,我们都是证人!
我反而平静下来,道:我知道我肯定能赢;但是,我只打一顿老莫,不打一辈子!
结果是我赢了。
许多年过去了,有一回,一位当年打赌现场的哥们,打趣道:薛蛮子现在是大富豪啦,你当年要是签了生死文书,他就养你一辈子啦。
我道:不好不好!人贵有自知之明,我的记忆力其实不及薛蛮子,他是马失前蹄;我和薛蛮子都是孤傲介立之人,输了赌,我们都不会当癞皮狗;
但是,利用朋友偶然的失误吃他一辈子,这种事我做不来;任何人都应当自食其力,不能当寄生虫!
想当年,薛蛮子曾经问我:毕汝谐,你觉得你这辈子能够有出息吗?
面对叩击灵魂之问,尽管泪往心里流,我还是咬紧牙关,强硬地道:我相信我这辈子能够有出息,我相信我这辈子不白活!
像我这么要强的人,怎么可能安于当寄生虫呢?
(2019/02/28 发表)

开心 通过 六度世界 <[email protected]> 于2023年4月6日周四 07:32写道:

3 Likes

大丈夫當如是!即使淚往心裏流,也要咬緊牙關…:rofl:

毕先生恐怕是比不上薛老师了。人家毕竟上过央视。

按:2013年8月31日,本文发表于世界日报。

近日,李云迪事闹得满城风雨,故重新发表。

薛蛮子嫖妓无伤金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我的老哥们薛蛮子因嫖妓被拘留,相关信息铺天盖地,几乎抢了薄案大审的锋头!
薛蛮子其人秉性善良,城府不深;年轻时,朋友们搞恶作剧,着人装扮警察,逼令薛蛮子供述其拈花惹草、偷香窃玉的风流勾当;薛蛮子不虞有诈,乖乖就范。
薛蛮子有某些性怪癖,非职业性工作者不能与之对阵;对此,人们不要视为色情噱头,而应当敦请性学专家予以评估。
上得山多终遇虎;这一回,薛蛮子撞上了真警察!谨此寄语铁窗内的薛蛮子:人在江湖漂,哪能不跌跤!你失去的,无非是你原本就不应披挂的意见领袖、青年导师等等华丽外衣;你被扯下的,无非是你原本就不应配戴的道德高迈、人格完美的天使面具;却未伤及你的企业家、慈善家的金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出狱后,洗心革面,开始新生活!


|

  • |

海涯 通过 六度世界 <[email protected]> 于2023年4月6日周四 09:51写道:

3 Likes

中肯…

损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