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李志的一些记忆碎片

转我博客的一个文章,原文连接:关于李志的一些记忆碎片 – The Cliff of Thinking

老狼最近在微博上发了一组李志以前演出的海报,立刻让我回想起了关于李志的一些记忆,在推特上发了一组感慨。鉴于推特的碎片形式和字数限制,我就想在这里再整理一下。关于李志的故事太多了,我就随便写写自己的一些记忆碎片。

image

看到老狼的微博,我第一个想到的是2013年5月的某一天,在北京,与朋友一起亲身经历的李志和梦象音乐节“撕逼“的事件。那真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虽然是5月份了,但风却大到让人瑟瑟发抖。整个事件比较曲折复杂,这里不想展开了,故事的高潮就是李志在音乐节罢演后跑到麻雀瓦舍做了2个半小时的免费专场演出,老狼、苏阳和马条都作为嘉宾进行了表演。让在寒风中等了一下午的歌迷感觉,完全值了!

李志有一场经典演出,就叫我爱南京。他后来说过,这场演出时候是一种接近崩溃的状态,因为跟当时的乐队矛盾重重,演出前就知道那次是他们乐队的散伙演出。在最后一曲《你离开了南京,从此没有人和我说话》后,乐队随即解散。接下来,李志独自在七十天巡演三十五场,为了偿还做专辑办我爱南京演出欠的债。那个巡演,叫动物凶猛,也是王朔一部著名小说的名字。

李志–江湖人称逼哥–在江苏常州金坛县的乡下长大,考过了地狱难度的江苏高考后来到了南京市著名的东南大学。可是,他在大二时候就退学,当时原因不是要搞音乐,只是受不了学校的环境。刚退学时,他并不知道自己以后要做什么,靠教琴卖打口碟和寄居全国各地的朋友家度日,但他要求自己每周至少写一篇文章发在论坛里,豆瓣一个小组“王小波门下走狗”是当时逛的比较多的地方。那时还是上网要去网吧的年代。

在贺兰山音乐节和西夏李元昊墓的旅行结束后(据说他在李元昊墓前弹唱了《永隔一江水》),李志回到南京,决定把自己这些年写的歌做成专辑。他找了朋友编曲录音,设备简陋音质粗糙,但却做出了奠定他未来民谣“一哥”地位的三张专辑,《被禁忌的游戏》《梵高先生》《这个世界会好吗》。早期的歌迷基本都是从一首叫《梵高先生》的歌开始知道李志的,那首歌最早是他直接把mp3文件传到了一个摇滚论坛上,然后就迅速流传起来。李志早期有一个网站lizhizhuangbi.com,他把自己所有的歌和视频全部放到了这个网站上,自由下载,自愿自由付费。

为了做前三张专辑,李志欠了不少钱(即便什么都是最简陋的)。为了还钱他还跑到成都一家IT公司上了一年班,并且竟然还得了那个公司当年的优秀员工奖。工作之外,李志会在成都的酒吧演出,据说他离开成都前的最后一场演出,排队买票进场的歌迷从酒吧街道的这头排到了那头。还据说,那场演出进行到最嗨的时候,李志脱下上衣第一次露出了自己的纹身,前胸是中国地图加一行文字,“made in China”,后背是:自由,民主,科学。

从成都回到南京后,李志重新组了乐队。那时起,他要求乐队成员每天排练时不得迟到早退,严格打卡,南京的朋友很不适应,都说李志变了。但很多年之后,他的乐手主动要求严格按照约定时间打卡。逼格说:排练就是工作。他是小众音乐圈里,很少很少的为乐队付排练工资。

逼哥最早的跨年演出是2009年最后一天在义乌的巡演,2010-2011跨年是找同行们搞了《我们也爱南京》演出,从2011-2012开始李志每年在南京做专场跨年演出,直到2018-2019的《洗心革面》。他的跨年演出设置了一个1万元的“禽兽票”,除了可以在第一排看演出,还包括所有音像制品和周边产品,演出后李志和乐队成员还会设宴款待,并附送一套南京土特产礼包。这个“禽兽票”应该没卖出过几张。

我去过2013-2014的《勾三搭四》跨年。那一次,很多人抢票时候因为系统问题没买到票,李志亲自己给每个人打电话确认是否买票成功,并在1月1号加演一场让没抢到的歌迷可以选择去第二场。我接到了李志的电话,我知道他很忙,没有多聊一句就挂了。李志说过,他最喜欢的朋友,是自己花钱买票去看他演出也不去后台找他,看完演出后默默离开,然后发短息跟他说哪些方面做的不错,哪些地方有点问题。

李志经常在微博上讲一些影响了他的人。他说过,台湾只有两种音乐人“罗大佑”和“不是罗大佑”;只有pink floyd的专辑才是专辑,其他的都是小样;他还经常羡慕腰乐队的才华,说过万能青年旅店是天才,尧十三是天才。在成都时候,他在房间墙上写上《没有声音的房间》,那是木马乐队的一首歌,木马也是他的偶像。当然,他也经常对一些同行和整个行业进行无情的批评、粉刺,也因此引发过很大争议。他当年经常会在微博上搞“逼哥夜话”,和网友互动,非常好玩。比如,下面这些:

我在現場看過十幾個世界頂尖樂隊的現場,沒有一個失望。為什麼?拋開音樂和樂隊的能力不說,我想場外的執行團隊應該是非常強大的。所謂強大,無非就是職業敬業。這年頭純理想是不會讓人為你拼命的,主要還是收入。曾經有人問季羨林,辦好一所大學最重要的是什麼,他說,錢。我想這也適用于我們。

中國不缺乏音樂天才,為什麼沒有好的新樂隊出現呢?因為1沒前途,2排斥新人。老崔一年賺多少?公務員一年賺多少?滾石一年賺多少?我們前任鍵盤手和我說“做樂隊連房貸都還不起”,所以他自費去航空公司學飛行員。至於排斥,所有從外地去北京做樂隊的比我更有發言權。這個圈子從來不包容。

再看看流行歌手(不含內地),他們鍛鍊身體,注意飲食和作息保護嗓子,練聲樂⋯⋯(不管音樂多難聽,說的多虛假)。他們有很大的競爭,所以得努力。看看我們,除了各種飯局party,一年有幾天時間在做和音樂相關的工作?所以“每年出十個萬青”的意思是:競爭太少,新人太少,所以老炮們還在混吃混喝。

如果說廚師和音樂是兩個概念,那麼大家看看流行音樂的工作團隊:他們的經紀人是不會停機的,他們的舞台助理是不會抽煙的,他們的燈光師不會演出時玩手機⋯⋯。或者你看一場對口型的晚會,導播指揮調音師開關十幾隻話筒,一次失誤就會失去工作。他們的工作強度和壓力不知道比我們大多少。

不是說靠喜好和自學不好,但系統的訓練才更有保證(不然要學校幹嘛呢,這裡不討論中國的教育體制)。就像廚師,因為就業好,所以大家去學,人多了競爭就大,於是要培訓要努力。上海淺水灣livehouse的舞台助理的職業素養曾經讓我歎為觀止,而他只是收拾了一根音頻線。

我很喜欢看逼哥的文章和微博,可以感到他是个真诚不装逼,懂得自嘲和幽默,不停思考,精力旺盛的人。这样的人,会让我希望和他成为朋友,或者一起工作。朴树说过,假如他没有离开南京,应该就会成为一个跟着李志混的人。我再贴一篇李志的文章:我為什麼做棒球帽?。从中可以看到一点他的原则与坚持,理性和努力,非常有趣。

最后,在结束这篇没有逻辑的记忆搜索之前,我想再附上李志2009年动物凶猛巡演宣传文稿,他的这个简介真是无愧“逼哥”这个江湖名号。

【简介】

1978年生于江苏省金坛县,O型血,天蝎座,灵长类。

1978年—1997年生活在老家。

1997年—1999年在东南大学学习如何成为一个文艺青年。

1999年—2004年思考一个禽兽的自我修养。

2004年—2006年录制三张low-fi个人Demo。

2007年—2009年在成都做公司小白领,衣冠楚楚。

2009年10月完成第四张不算太low-fi的个人专辑

【路线】

10月17日—上 海—MAO LIVEHOUSE SHANGHAI

10月20日—杭 州—蜜桃咖啡馆

10月23日—天 津—13club

10月24日—北 京—星光现场

10月25日—沈 阳—NASA空间

10月27日—秦皇岛—幸福咖啡馆

10月30日—长 春—东北师大音乐系音乐厅

10月31日—哈尔滨—六弦琴行酒吧

11月01日—大 连—跳房子

11月06日—济 南—798酒吧

11月07日—烟 台—哈瓦那酒吧

11月08日—青 岛—自由古巴

11月13日—郑 州—7live

11月14日—西 安—在路上

11月15日—银 川—街口酒吧

11月20日—绵 阳—LOW吧

11月21日—成 都—小酒馆(芳沁店)

11月22日—重 庆—坚果俱乐部

11月27日—丽 江—39度8

11月29日—昆 明—去你的吧

12月04日—贵 阳—LUCK酒吧

12月05日—南 宁—爱喝吧

12月06日—桂 林—KAYA咖啡馆

12月11日—广 州—黑铁时代

12月12日—香 港—Hidden Agenda

12月13日—深 圳—根据地(上步店)

12月18日—福 州—待定

12月19日—泉 州—183艺术空间

12月20日—厦 门—你好网际

12月22日—厦 门—第六晚咖啡馆

12月25日—长 沙—4698酒吧

12月26日—武 汉—VOX酒吧

12月27日—南 昌—黑铁酒吧

12月31日—义 乌—隔壁酒吧

【注意】

1,北京、上海、香港三地的票价为80-100,因为分成高。

2,成都的票价为50,因为那是我第三故乡;厦门的第二场票价为80,因为场地小限人数。

3,其余地方统一60,预售学生全部一样。

4,各地群众请不要埋怨酒吧,因为票价是我一口定的,他们几乎都为你们要求降价了。

5,各地如有取消或更改时间、地点会第一时间公布,请注意博客和豆瓣音乐人。

6,演出时间确定后开场不会推迟,所以请务必准时。

7,每场演出结束后会有简单的签售,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留守,但不过夜。

8,各地的详情海报在制作中,请酒吧和群众耐心等候,不出意外15日之前能出来。

9,本次巡演助理为公爵先生或者爵爷、松哥、爵鸡巴……,他会替我处理很多事情。请不要怀疑他身份的合法性。

10,所有海报制作为翁明。

【不急】

1,首发10月16日在南京,但是场地一直没有搞定,应该就是最近几天的事情了。

2,南京的演出是乐队。嘉宾确认为老狼和万晓利。

3,南京的票价是60或者80,具体情况要看场地费用和音响租赁费用而定,本场我们不赚钱,但也不打算亏钱。

【感慨】

世上无难事,只怕不要脸。

好多年没有现场看过逼哥的演出了,但我还是会经常找他的历次跨年演出视频来听,尤其孤单时候。而且,每次在头顶看到飞机,脑子里就会想起那句~飞机飞过天空~。祝逼哥一切安好幸福。

3 Likes

关于郑州的记忆

2 Likes

第一次听到李志,觉得震撼:中国也有这样的音乐人。后来知道他的外号“逼格”,才知道原来装逼也可以很有范儿。。后来就找出来李志所有的歌听了一遍。。有共鸣的还是《山阴路的夏天》《关于郑州的记忆》,当然还有那首《结婚》

1 Like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mL3I4JgEc9EYssJhBdNWfWUeVIeg_NUv?usp=sharing
李志专辑集合

李志专辑在google空间的分享,应该是全部作品了吧。

2 Likes

以前有一阵还挺喜欢李志的,08年在圆明园单向街书店就买过口袋唱片出的李志的cd,现在应该还在家里。11年还在点名时间参加他的众筹只有五百张dvd的跨年演出。后来不太喜欢了,还越来越烦他了。那时他慢慢走起来了,他的粉丝优越感特别强,觉得跟别人不一样,好像14年左右吧,他在北京有演出,我知道票一定很抢手,就做了人生第一次黄牛也是唯一一次黄牛,抢了两张票然后加价转出去,就是因为不喜欢他那些粉丝。他其实做投资,早期确实跟常见的文章里写的那样很穷,后来可不是了。

李志叫逼哥,是因为其他人和网友都说他在装逼,那我干脆就叫逼格,网站名字也叫lizhizhuangb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