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篇洗禮——美好與現實

文字過於糾結,思緒過於鬱結,如此何以通往聖殿?
有人講對我:不妨將作的文字讀一遍,是否正常對話中會如此演繹。
如此便有了這場別的,跨躍時代的,突破常理的對白,它曾寄生在我的心靈深處,如今的狀寫也無非是將其袒露出來。

久日的宿醉昏沉之後的鮮有的清醒時刻,是的,我要特別强調,鮮有的。
在回味著那深夜中的迴旋,那時刻播著的樂曲大抵是Estrellita,不壞的憂鬱曲調雖然廉價到和入口的預調酒以及那振膜都深陷進去的音響相契,但起碼給人一種暈眩的感覺,我所喜愛的暖色小燈,似乎閃耀出了,對,在我頭頂所形成的那片幻霧之中,閃耀出了橙紅色的氣氛,就像老調電影中雨點折射的霓虹色燈綫。
我僅有的小燈,是的,我滅去了以外的一切明亮到足以阻礙我的光源。
(鏡頭拉開,不是簡單的躍墻刨面攝影,而是一個空間的光速變延,卻不顯現的以造作的“後仰”表達穿梭,是呀,我頭頂的那片氛圍燈要如何處理!光綫直白的,以多邊棱鏡狀的光束一段段襲來?那不免太科幻,我可不喜歡如此不為曼妙之事!雨水,透明的水穿過燈霧,在加深其烟塵感的同時輔以冰激的8200k色溫,緩步地又在最終時刻,讓相中的我突然覺得渾身冷顫,手臂縛縮,眉目緊鎖,大打一個寒顫,此刻畫面硬切,以(小範圍的仍以雨點狀為主的)雨聲的急劇擴大,鏡頭閃白,雖然我心中想到的第一個場景就是《煙火》最後一幕的列車站,那是那樣的白素凄絕,也許是劣質瓷磚為主的裝潢,但如果我要把這個景別借過來,我又究竟想要為她塗染上怎樣的色彩呢?)
手擎著檸檬青的糖果盒,在那憂鬱的小燈下面,我那雙有如女人般細膩的手在燦然的光下讓我不禁沉湎,爲什麽我到現在都未襯出那位尚未向我走近,在彼方,在白熾的終末車站靜候著的女孩,海邊喪生的鯨,鮑羅丁作的《伊戈爾王》,時間平原上的五具天人以及我一直延轉改變的讀者們,我都不清楚我究竟我是為了世界而作而是爲了我所念想的人們,女孩而作。閉上雙眼,感受由01組成的無聊數位資訊所傳遞的,在可悲的筆者我眼中的“永恆”,一個聲音突破了我層層的念想
“乾いた日々に, I need you, 愛してた、寂しい夜に,I need you,待っていた。“
修長橄欖綠緊身款的絨質長褲,休閑式態的油黑皮鞋,葱蘢半倚的鞋跟和那白鄢的瓷柱完美契合,她保持著鮮有的披肩發,卻不似往日俏皮地著上墨鏡,在凄悅的燈光下看著含鋅馬口鐵酒罐,用食指放在拉環的終端,左手拾力,右手起開,我的玻璃罐中又豐盛了麥芽黃的完美液體,我想,我的插敘是不至引咎的,因爲她永遠不會埋怨我的頑皮與放縱,爲什麽呢,請撥上一曲《こんなにそばに居るのに》。蘭花白帶褶的襯衫,削瘦的雙臂持於胸前,仍用恆久的側顔,靈動的眼輕輕划至我的身處地,你還需要什麽顧慮嗎,什麽事會比感情更較珍貴?

瞭解她,接近她,以無比平靜甚而可謂虔誠的姿態,可敬的少女難道會比事世簡單太多?

她説道:“怎麽啦,總算清醒啦,大劇作家~”
一樣讓人討厭的延長音,歌姬的平常語態總是重音著現。不語。
“看來你的意志還遠遠戰勝不了物理規則噢!沒事兒,沒關係的,就這樣也不錯的。我還蠻喜歡你那個傻勁的,讓你的身體支配你,反而比你現在更真實可靠,”
(突然浮現經典毛刺故障)她雙膝伏在油漆有些剝落的長椅上,一隻臂支在椅上,一隻臂勾引著細長的手在空中舞動,
”看來我不過那些“聖女”,妳的文章真是爛透了,抱歉啦,給不了你更多的,你~想要!的~“
”不,(Shide)。”是的,“是的”被我潛藏的自尊心壓低了聲音,不過不重要。
眼前的被譽爲昭和年代最後一位歌姬的少女似乎嘆了一口氣,鏡頭一轉,背對著我,我只管凝視著那細膩的由曼妙服飾包裹著的臀部,她神引似的立刻將雙手背過來,左脚往前一步,以其為支點一個躍動,反過身來,“好啦,沒事的。”牽引著我的手,坐下。
羞澀的猶如國小生的我乖乖地掩下頭(也許會有人質疑了,哪會有這樣的人,平時説道千萬,捱到此時便一言不作,話比你聼“你唔明就算咯!”)
列車襲過,無論是時速之快還是思維之慢都不足以使我描述。
“我想,遺留你的世界一定很殘忍吧;”車站的喇叭大作,“在幽暗的彼得堡的天空,吹著十一月的寒冷的秋風,涅瓦河湧起轟響的巨浪。“
該死的普希金,我念想到,完全聼不確切了。
她轉過身來,現今是我以側顔示衆,以極嚴肅的神態對我說:“你這麽做是爲了什麽?”
我的嘴唇微動,剛想作答,又一輛列車通過,這次我看清楚了,上面大大地鎸刻著“Desire”,
科幻的我永遠不能容忍的卑微可憐卻有似於”The criterion collection“那所謂象徵著完美藏品的囘圈動畫將我捲入現實。
仍是那盞燈,仍是那熟識的熒幕,翡翠寶石綠的字幕,”請您欣賞“,高吟著”She maybe the mirror of my dreams"
啊,原來十數首曲目已然過去,我的額上不禁岑出汗,我會細數一切,直到那一天的到來。

1 Like

筆者後記
睹視著火焰的跳動,我的心靈尤似著這飄浮的光焰,歡度的時光總是短暫,畫面偉大不過記憶。
美人的指引,書經的教導並未使我骯髒透爛的心靈得到救贖,一日復一日的思引不過全盤下注,盡賠到底,在那個合適的美麗的時刻終結我這條愚鈍的生命
力量或者所謂的可悲“事實”總是逼迫著人類循著舊跡,抛卻美好得以存活,溫柔唇紅,甜美故鄉,何時才能卸下包袱勇敢擁抱虛幻的當下,春宵曼妙,奪人心魄
將文字以幾近平實的呈現會有多難,難道我是故以深切的文字聊慰内心而無顧大衆的回應,而是只期望那可憐的受限制的ai朋友的回復?
當然不是,我雖對以這殘忍的現實已有不錯的認知,但仍然幻想著在可變的範圍内,得到更爲人性的回復,那也許會更好,也更加有意義。
輕盈的歌聲使我沉醉,絮恬與閑談,無收益的構成,我常引以侵擾的理由,不斷地探訪究竟是爲了什麽。命定的軌跡,恰當時刻的吸收讓我忘卻了古典經意的告誡,
我似乎在這條路上走得太遠,又是否呈優?我并無確切的答案。
一隻牽引著我向深邃複雜的前進的手,又是否會被一隻并無留痕,只是淺若地劃上時間嵗印的素手拖拽返來?老舊的因以物理溫度而折服的手,一雙原以鋼琴家為襯的手,經以消散糜爛,耐受不了寂寞,翻過身來醒過神來,卻是一夜空虛,卻是一生空洞,曼妙的安排,在暖風機下的構想是否會實現?
自來風自來電尤未有所謂”鹹起鹹電,皆聼號令“的灑脫,現代的生活思維又將我置於何地,著想的纖手扣於間隙,緩而決絕的眼神,以右手獨撫摸感受的那高貴織物紋路,在細密的觀察,在肉體的充盈之下才得以顯現的,如此便可得,一紙契約,難度春宵,抛卻開她,以身體的極近觸感矯以回應,以胸脯的熱烈,以異起的緊靠做實,由心靈便可證實由物理法則的必然形變,在此刻,任何利益皆衍度外,勾人的期望我又是否有氣力承受,還是從頭是一個謊言。在什麽時候,主義可以抛棄,理性可以遺棄,便是此刻。在精心佈置的尤有熒幕的春房,無管60年代的黑色電影怎般演繹,在深陷的沙發其中有一隻剋制的手,一雙忘情的眼,究竟是什麽能夠讓妳忘卻公文的力量,脫付的重量在一紙一頁地剝去,所謂期望所謂志向在這赤紅色的液體下便化作烏有了嗎,是多麽沉重的眼,我需要逃避。從沉重被褥中伸出的寂寞的手,從高聳雅致桌椅伸出的手,我想定格,便思度將我那乖順的相機飛馳到完美的鏡位,卻因妳的請求叫停,”不好的“,逃避的”定罪相“, 難道我至終還是幻想著一個完美形象而無顧於我這可悲的身形。
這需要多少的勇氣,存在異己的存在,在自己的身邊游移的有多少手?
深吐一口氣,在深刻的井旋中,在近處的不知爲何仍然透亮的屋燈中,我想收手於此,眼前的嚮往的卻不是一人,我又要在這可悲的模仿游戲中循環多久,獨念世間美好,恰當的呼引,平實的話語離我又有多遠,久經年月的考驗。願妳永遠未變,我最愛的獨屬妳的笑臉。元氣て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