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爷网友长文

#关于美国芯片制裁

芯片制裁这个事情较比复杂,因此思考得比较慢。跟何老板 Pin 报告一下目前能想到的看法如下:

1、作为国安系列法案之一,美国当然应该 对本国技术被滥用作出明确限制,这个无 可厚非。但这次这种模糊地限制个人的条 款,且缺乏被制裁企业违反美国国安或者 将美国技术用于中国军方的证据的情况 下,对相关美国人做出从业限制,从法律 ⻆度是不充分的。制裁如果上升到对人才 的自由限制,实际上是将美国的人才吸引 优势武器化,这就如同俄乌战争上美国对 俄罗斯制裁,讲俄罗斯提出SWIFT系统, 实际上将SWIFT和美元武器化的后果一 样,最终将影响人才于美国企业就职的信 心,反噬美国对全球人才的吸引能力;

2、很多人说这是美国对中国制裁最狠的一 次。但另一面是,这可能是美国在科技上 能使用的最后一招大棒。美国在与中国的 竞争中,还有太多方面都远超于中国。但 是,有的方面已经制裁过,比如医药外包 研发(CRO)。还有一些是中美之间交融 不多,没产生太多经济效益的,比如航 天。因此,芯片是美国手里最强的大棒, 但也是最后的大棒。美国需要考虑,如果 继续这种敌对的竞争,假设这个大棒最后 都没达到效果,美国就彻底没有大棒了, 那到时如何延续它的竞争策略?目前而这 个效果很不确定,。可以确定的是中国在 大部分方面肯定是无法超越美国,但它也 不可能被完全停滞,继续缩小距离也是必 然的;

3、80年代末的美国制裁日本芯片,几乎没有太 大的可比性。那时候是制裁日本芯片反倾 销,直接损害了美国企业的利益。当时美国企业还是芯片行业的霸主,美国几乎是 全产业链科技霸权(supremacy),制裁不 影响美国企业利益,反而保护了美国企业 的利益。而且日本是附属国,很容易听 话,制裁效果能达到。但今天芯片制造业 的制造部分,一半以上的企业都在美国以 外,美国不吃饭,总不能抱着所有人不吃 饭?所以今天去做同样的事,很难让这么 多国家跟美国同频,不现实。而且芯片制 造业已经离开美国二十年,根本回不去美 国。美国政府芯片法案跟制裁的目的是阻 止中国发展然后把一些产能吸引回归美 国。这怎么可能?美国早就没有做芯片制 造的产业环境。这也讲了很多次,这里先 不赘言。再说,欧洲、日韩这些有重磅芯 片类企业的国家政府最终必须要服从现实 政治利益、经济利益,不可能铁板一块陪 着美国打科技战。过去的教训就是美国带 队的事情都最后坑了小兄弟。这次俄乌战争制裁俄罗斯天然气,但挨冷挨饿的是欧 洲人。这次芯片制裁,说要用520亿美金芯 片法案的钱把被搁置销售给中国的设备买 回来再卖给Intel等美国的工厂,其实也是 变相削弱了外国企业的市场而肥了Intel等 美国企业自己。企业都不傻,最终都会寻 求豁免或者暗自变通;

4、现在看美国政府所有的芯片相关法案和 制裁都建立在错误逻辑上,即使现在能打 疼阿爷几下,但⻓期不可能坚持。90年代 制裁中国可以,甚至制裁日本可以,那时 候那些大企业在中国甚至日本的销售额才 占全球比例多少?再看看现在的Intel,中 国的销售额占将近1/3,它没了这一块还哪 儿有钱研发?Applied、KLA更是,不让它 们做中国,它们干啥去?现在只有中国在 大笔投资建芯片厂。你美国政府不能让美 国自己企业死吧?这都不现实。这次制裁的逻辑和现实跟以前是完全不一样的。以
前是杀敌一千,现在是自损八百;

5、中国另一边也会继续慢慢缩小差距。中 国的国力和体制使其拥有我们过去无法想 象的韧性。过去美国也好、⻄方也好,没 少制裁中国,川普政府对华为的制裁也是 直击咽喉的。但中国企业依然在发展成 ⻓,华为也没消失。更不会像金融时报说 的“回到石器时代”。诚然,这次制裁很重 磅,对中国芯片产业是严重的打击。但中 国已经有了一定的科技基础,加上其强大 的举国体制投入,始终还会慢慢前进。我 们看到中国的超高音速导弹的发射、北斗 系统的逐渐完善媲美GPS、高铁与核电在 海外的推广,都说明中国的科技已经在一 个中等档次上,随着时间,在中高级的科 技上缩小跟⻄方的距离是必然的;

6、当然,也必须承认,最高端的目前中国 还无法突破。尤其是高端芯片的⻔槛,中 国跨越的可能性还很小。虽然中芯国际最 近传了一出7纳米悬案(尚未有经证实的量 产信息),但整体来讲量产的可能性都不 大。即使量产,其标准和质量都没有太多 讨论的意义。太多技术问题不详述了。总 之10纳米以下还是不被看好的,尤其是7纳 米以下整个儿的设计理念跟10纳米以上是 完全不一样的,不光是立体,还要运用到 很多模拟电路的知识和经验,这对于在数 字时代才成⻓起来的中国芯片研发人群, 是很难理解的。甚至中国都没有足够的模 拟设计时代的人才。即使Intel至今也已经 失败两次了。但问题是14纳米以下是要被 中国慢慢蚕⻝的,而且目前的汽⻋、军 事,很多产品不需要那么高精尖的制程, 14纳米足矣。所以目前中国继续在10纳米

以上的范围内占领市场,足够未来很多科技的发展需要。让人失望的是,美国芯片相关政策的制定 貌似在一个想象空间里制定的,想像产业 回归、想像台积电、三星等海外巨头美国 设厂成功、想像中国必然被制裁停滞发 展。但没一个能实际发生,至少不会按他 们的剧本发生。芯片这事儿的政策制定相 信是很大程度由于美国离产业已经很远 了,要咨询的业界专家都在美国以外,所 以可能没咨询,也可能咨询了但咨询也没 听取。再说外国企业不会给你真正的意⻅ 让你扼杀人家自己的生意。所以里外里出 了这么一系列如梦幻想象般的政策法案、 制裁。张忠谋董事⻓是很慎言的智者。但 他只对美国设厂和Intel的技术突破有过两 次微言。稍微懂行业的人都明白其意思。

对于台积电,前几天还有新闻说美国为了防止台海战争,要把台积电完全复制到美国,要把关键技术人员保护撤离,这真是都成了搞笑电视剧了。先不说是否能复制,台湾得多傻让美国复制过去,让你复
制了那不就更不会保护台湾了?就算有这么个计划美国能有脸公布?多可笑。现在看美国没有找到与中国所谓激烈竞争 的有效方式,至少目前这种直接制裁的方 式是肯定作用有限的,⻓期来讲根本达不 到目的。而且这种反全球化的制裁已经过 时,全球化的nature就在于跟各自发挥各自 的优势。美国这些政策都在破坏产业内其 它伙伴的优势,因此是不会有效果的。跟 中国竞争,制裁有没有用,看看历史就明 白了。看来至今拜登政府对中国政策模糊,不明确表态也不积极交流,看来是真的还没有找到方向。这种水平是非常让人
失望的。

5 Likes

#香港市場面临大敗局危机

二十大后的两个交易日香港金融市場的表現讓人非常擔憂。不是因為大跌,而是因為整個兒香港的金融分析師沒有了正常的判斷,對中國政治的:exclamation:零知識:exclamation:直接導致了這次的恐慌性拋售。星期一我個人覺得是個分水嶺,因為香港市場的情緒,我主要講情緒,從星期一開始需要100%需要靠對中國政治的判斷去分析市場而產生/傳遞正常情緒。這種情況以前是不同的。因為在2010年前,中國企業的市值還沒有dominate香港市場,1990-2000年代更是本地上市公司主導,當時即使對中國同樣不了解,但分析可以靠對基本面的專業金融分析就可以完成,然後為市場傳遞與事實/數據基本相符的情緒。

再後來中國上市公司的市值主導市場,香港市場走勢已經高度依賴中國經濟政策,但對他們來講,每次有不滿/不解情緒或者錯誤理解,都有溫家寶、李克強這類人物作為安慰劑,每次對習政策不滿/恐慌,有李克強出來安撫/按摩,劉鶴在香港市場的形象也被視為相對溫和,而且香港市場對中國政治的缺失,反而不太清楚習和劉的淵源,因此沒有把劉視為習的經濟管理代理人,因此劉鶴每次出來安撫市場,效果也很明顯。

而這次完全不同,首先香港各界,我指的是政界、金融界、媒體界全社會對中國政治甚至國情的無知,預期與現實巨大反差,因此產生心理震動;二是對於習的人選,香港的不瞭解,而同時香港本地的信息傳播幾乎100%都是虛假信息,沒有一位,I mean literally 沒有一位政經評論人士是不傳播假新聞、能正常一些分析中國的,一位都沒有。使得香港中低級金融分析人士根本沒有真實信息的獲得渠道。而高級金融人群,平時關注英文媒體的,由於外媒近幾個月關於二十大及俄烏、中美競爭問題上對中國完全不顧事實的錯誤判斷,使得香港高級人群對本次二十大的結果也沒有正常判斷,在最終結果出來以後也同樣出現完全反差和極度恐慌。

很讓人擔憂的是,未來香港市場的分析能力必須由政治分析和專業金融分析兩種能力構成,而政治分析能力的優先級高於金融分析能力。如果沒有政治分析,則金融分析的能力毫無作用。因為未來香港市場100%依賴中國的經濟政策。即使香港本地公司,也高度依賴中國的政策。比如我們高度預測中央未來會對香港的貧富差距做出應對政策,改變香港的房屋政策,屆時將勢必震動香港本地地產企業的基本面。這都是首先需要政治了解能力(都先不要求他們能分析),否則有金融分析能力是沒用的。現在香港市場已沒有可以單靠金融分析就能正確判斷的主要板塊。

因為對中國政治的無知而持續沒有絲毫進步, 如果未來香港市場的專業分析能力沒有改善的話,香港市場的情緒會在未來依然不斷出現無知而產生的恐慌,而這次已沒有李克強這些「表面安慰劑」,未來每次李強總理也好、其他副總理也好,出來政策都會被視為是習的傳聲筒,而香港對習及其團隊的完全與事實不符的錯誤概念,會使每一次政策出台變成一次潛在的恐慌性拋售危機。加之中共對政策的解釋不明,更增加恐慌的可能性。

香港市場目前需要做的是對中國政治的正常思維,吸收事實,將判斷能力回歸到正常水平。但這需要長期過程,目前看不到太大希望。

以上是個人觀察及與香港金融分析師討論後的看法。其實說實在的,不跟他們討論都猜到他們咋回事兒。他們的表現跟預測完全一樣。

本人我2019年反送中以後已經不看香港政經評論、網絡自媒體。但現在每次在社交媒體還會刷到他們的言論和節目,一看標題就明白他們咋回事兒。還在假新聞和陰謀論裡傳播。所以拿後腦勺想都猜到香港全社會是個什麼判斷。

因此星期一開市前我特意給香港分析師發了一段信息,我說大市肯定跌給阿爺看,因為對結果完全震驚,不能接受、不能接受(請參照男友在女友生日晚宴突然提分手的場景)。恐慌是真恐慌,還不是做空套利,是逃離:exclamation:15分鐘以後開市後,果不其然。

*利益申報:本人持有香港金融資產,但沒有做空項目。

2 Likes

#別跟何學槓

我本來想第一句寫「是的,就我話多。今天寫第三篇長文得罪人了」。結果田媽跟老鐘大哥都比我先發了。很沒勁。

今天看有群友在群裡插何老闆,說他判斷清零在二十大後會取消,這個判斷失誤。這群友說他自己認為不會180度轉變,何老闆沒看對。

Well,我就喜歡看到人槓。然後看到你們被打臉的樣子。結果,何老闆昨晚的節目就反擊了這個「挑釁」。當然,他一如既往地先謙虛一番。每當何老闆謙虛,就要小心了,口蜜腹劍就是說的何老闆。

何老闆從來沒說過清零在二十大之後會馬上改變,但不斷強調會往調整的方向發生。作為 #何學 人,即使何老闆不講,我們都明白就是這個趨勢。這位群友,或者想槓的群友們,#何學 的意義不是要說清說楚,何老闆沒那麼多時間,他很多情況下說的是個思考框架,方向。具體需要大家自己的知識積累、正確理解和悟性。別以為何老闆沒說清楚的,就是他錯了。

回首想一想,目前我們積累的中國政治常識,不管是什麼「七上八下」,還是什麼政治規矩,排名規則,只要不是中共官方教的,就是何老闆的書教的。別槓,想槓就舉個反例來戰。所以在 #何學 面前請務必謙虛。不誇張地說,咱先不說國際,怕刺激你們。就說中國問題,茲要是何老闆有確定答案的,那答案肯定就是這個。如果何老闆沒有確定答案,則沒人有答案。有的,都是瞎掰、騙子。所以,在 #何學 面前別抖機靈。什麼「政策不會即刻180度轉變」,這些都是3歲幼兒園的政治常識,何老闆能不懂?第一天看 #何學 吧?對自己這麼自信?

請各位好好學 #何學,能理解的理解,不能理解的背下何老闆的答案回頭補課繼續理解。

2 Likes

#楊赤忠vs洪灝

前天就要寫了。實在沒空。今天雖然遲了但還是覺得得寫出來。

這裡name了公眾人物,不清楚相關人士是否在群。要申明文章內容只對事不對人。雖然,本人也在洪先生的推特下回復過,委婉相勸專業回歸專業,盡量不要價值觀主導。但目前看自傲還在主導理智。

說回正題。10月31日「洪帥」(腦殘粉對其愛稱)發佈最新報告,題目為「Mai Mai Mai」。同時相近的兩天前,楊赤忠先生在易方達的發言在網絡熱傳。因此前天我同事在每日早會跟我分別講了這兩篇文章。

楊先生的文章我是看了的,同事跟我的看法相近,即言中有物,對二十大的理解不能說深刻,但在目前坊間的各種解讀里,算是on track,理論和實際方面的解讀都還在點子上。能說出看好的方面(硬件科技、國家支持產業)和原因,不看好的方面(比如茅台、高消費)和原因。楊先生作為中國的金融界精英,又曾在貴陽市掛職常務副市長一職,按理說應該還有更遠的仕途前景。也因此令其具備良好的信息來源渠道和政策解讀能力。

到了洪灝那篇,本來我還期待著聽同事講解,結果大姐直接來了一句:太水了:exclamation:看頭三句話就得了,後面不用看了。裡面只說了最大的港股的ETF正在資金流入,以這個作為證明市場upside的依據。我後來也看了一下這份最新的報告,的確太:exclamation::exclamation::exclamation:拋開向上向下看法不說,作為宏觀分析專家,只用一個資金流入就說明市場值得買(另外,他題目起得很tricky,理解買/賣都可以,似乎有為自己留後路之嫌。但也就有對讀者客戶不負責之嫌),那還看宏觀幹嗎?那完全可以做一個模型盯著資金流入流出走向就得了。這還需要什麼宏觀分析?洪灝的問題在於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其本身不具備政治分析能力(還先不說網友質疑他遭遇鐵拳以後,原有的消息來源也不會再願意/敢與他分享。In fact,基於他政治觀點的單薄程度,我都很懷疑他曾經有正常的消息來源),加之遭遇鐵拳使其對阿爺更加情緒化(必須申明,我們對於洪先生的不公平遭遇是完全同情的),對於中國經濟問題分析已經帶有價值觀導向。因此其已經失去了對中國經濟未來走向的準確判斷能力。別說準確判斷,連基本判斷可能都逐漸喪失。9月開始,人民幣跌穿7,洪灝的反應是:下一關就是跌破7.2。是的,後來人民幣的確跌穿了7.2,甚至去到過7.3,今天又到了7.3。但從對中國經濟判斷的角度,在二十後我們可以看到,對中國長期悲觀的理由並不成立,基於的「政治事實」也都只是外界一廂情願的想像。因此洪灝的7.2也好,7.3也好只是對目前政治環境的一種情緒發洩,並沒有實質可解釋的原因。要說因為什麼敏感話題而不能言明,這也不成立。事關洪先生的推特不乏那些頻繁嘲諷北京各種政策的推文。並沒有看到他有什麼顧忌。因此,還是回到他的報告,基本上是一份空洞的、沒有事實支持的結論性「為交作業」的報告,並沒有展示其專業程度。這是讓人失望的。

今天和未來的中國經濟分析,一個充分必要前提就是對中國政治環境,尤其是二十大政策和班子人選的正確解讀。或者說連楊赤忠先生的那樣程度都不要求,可以再低一些。但至少最起碼不要相信謠言,不要曾經相信習下李上,不要認為新班子要搞共產倒退,不要假想什麼戰時內閣,不要認為一言堂沒約束而看衰經濟。這些都是分析中國時必要的基本前提。我不瞭解洪灝本人,但通過他的推特和報告,我深深懷疑他具備正確解讀當今中國政治的基本能力。因此,如果有機會再建議他,我依然會建議他:stay pro to be a pro。拋棄價值觀主導,培養正確解讀中國政治的初級能力,然後再認真結合到本身的經濟專業知識上,讓未來的報告重回專業。

再次申明,
1、本人持有香港金融產品,但不持有做空項目;
2、內容如有事實錯誤,歡迎相關人士提出指正。

3 Likes

#印度和东南亚将取代中国的全球供应链作用?

15/10/2022

中国的发展让全世界惊讶,也成了众多发展中国家学习的模版。印度和东南亚无疑是未来世界经济增长的亮点,但它真的能取代中国吗?中国的发展,有很多独特的因素,造就了今天的优势。有政治体制的原因,有香港、台湾来大陆投资的原因,有正值欧美、日本制造业
外移的原因,有全球化高速增长期的原因,有新兴行业野蛮生长的原因。这些都是历史的特殊机遇。

而今天印度和东南亚想完全复制这样的机遇,恐怕没那 么容易。外资在中国获得了巨大的利益,很大程度在于 中国在改开的过程中不断提高的基础设施水平。今天中 国的基础设施在很多方面都已经远胜于全球发展中国 家,甚至很多发达国家,而一些新技术的使用,更是超 越欧美。这对于外来投资是至关重要的。而反观印度和 东南亚,基础设施非常落后,而短期内提高基础设施是 不可能的。从长期来讲,很多因素也是未知的。比如, 中国因为体制的独特性,决策速度很快,可用的资源可 以迅速集中。而如印度,是民主国家,任何大型建设都 需要议会批准,因此,其基建的速度完全不能跟中国相 比。另外,如东南亚国家,其市场不够大,政府财力不 够,政府积攒财力投入基建也没有想象的快。越南胡志 明市的第一条地铁从2012年开始建设,当时计划2018年 投入运营,结果由于超支,议会再审批,现在要推迟到 2023年。同样,越南若干基建计划,计划时间都以十年 计,后来都经历不断延迟。而彭博社认为,由于中国文化、中国政府对于基建的重视,外资在过去40年在中国 基建上得到了巨大的便利,但其实大部分外资并没有参 与过、贡献过中国基建的发展。因此,今天外资如果离 开中国想再去印度和东南亚寻找一样的“温柔乡”,是几 乎不可能的。

另外,就是由于文化差异、政府差异,发展中国家的教 育水平与今天的中国差异很大。因此,其它发展中国家 的劳动力素质远不如中国。今天的中国,平均教育程度 已经远优于很多发展中国家,每一个年轻人都是优秀劳 动力,每一个中国人都对改善自身生活有着强烈的愿 望,这也成了外资招募员工时重要的有利条件。而例如 越南,虽然活跃的劳动力人又约4200万,但其中具备初 级技能或以上的只有22.8%,也即约970万。而目前工作 于外资企业的越南人又已经是610万,也就是说,这些 拥有初级技能的人才,很快将会被抢光,面临枯竭。也 因此,根据越南招聘企业在2022年中做的调查,约57%的企业遇到招聘合适劳动力的困难。另一份报告显示, 41%的受访企业表示在12个月内无法招募到合适的中高 级员工。又比如,因为文化的差异,越南人不像中国的 劳动力,可以迁移几千公里去寻找工作,而很多越南人 不愿意离家太远,甚至很多人有一定的打工半径,以保 证他们能在一定时间内回家。这也导致一些企业不得不 放弃胡志明市这样的大城市而搬到一些人又众多的偏远 地区去设厂。

再说说印度,印度人又已经略超越中国,14.1亿。但由 于文化和社会差异,其劳动参与率仅为52%,远低于中 国的76%。其中印度女性劳动参与率只有22%,而中国 为69%。以上这些都是外资进入发展中国家非常现实又棘手的问题,而在中国,这些问题早已被解决。这也就是为什么目前的发展中国家几乎不可能承接得了中国的制造业,即使这个可能存在,也会是在几代人之后。但那个时候,制造业随着技术更新,对供应链的要求又是另一番景象。

因此,印度和东南亚都正在迎接其自身的高速发展,但要想完全复制中国,享受与中国同样的飞速发展历程,是不切实际的。

3 Likes

#从7+3改为5+3想到的
#防疫20条

今天详细的20条里,因为出现了“熔断取消”和“次密接取消”这样的明显是放开指向性的调整,所以无可否认地显示了最高层希望在清零解套的意愿和决心。因此,可以判断,昨天常委会的基调一定是“放开”,而不是“收紧”或者“保持”。

那好了,20条里,除了:point_up_2:说的两条很明显的开放指向的政策调整以外,还有好几条的调整也都是实质性的,比如取消“中风险地区”、第5条(具体不详述)。而其它十余条有的是强调不能层层加码(如何老板在上周六记者会后准确捉摸到),还有就是基本还是延续既定政策。

但其中第一条和第十条的7+3调整为5+3有些怪异。只减少了两天的集中隔离,对于被隔离者的影响没有实际改变,而对于防范病毒的目的,从潜伏期观察的角度,减少这两天也没太大差别,因为奥密克戎变种以来,新冠病毒潜伏期已经变得很短,大致在1-3天左右。那为什么这次减少这两天如此夹生,不上不下?

毫无疑问的是,昨天常委会的20条一定是通过(多次)咨询专家后得出的(逻辑上与之前的王沪宁牵头专家咨询的传言吻合)。那么我们想一下,这“减少两天”的调整,如果高层的解套意愿是保守的,那专家大可给一个“保持既定政策”的建议,而不是给一个这样一个从数字上看有改变的建议。而我们上面已经推理出来,20条的推出很明显地显示上层希望放开的意愿是很明确的。那么出来这么一条夹生的“两天”变化,只能说明,实际上在这一条上,可能高层的想法是激进的,可能是4+3甚至更少,希望放开的步子大一些。但专家可能因为保守、政治责任忧虑等等原因,反而起了“刹车”的作用,把高层的想法拉回到了5+3。

否则,如果高层的想法是保守的(比如),步子不想迈大,首先不可能有专家飞蛾扑火去劝高层激进一些,专家只会给出比高层更保守的建议。比如维持7+3。但这又跟我们上面已经论证了的“高层是开放意愿”的结论是矛盾的。

因此,最大可能就是高层是aggressive的,反而专家们是保守的。

其实上述判断只想说,外界不承认上层有开放意愿,是完全错误的。但由于政治考虑、体制僵化、生命至上等原因,开放步伐一定是谨慎的,但开放意愿是根本无需怀疑的。

2 Likes

星哥、阿爷激辩公有私有

不用先把民营企业苦难化,这样并不能为部分民营企业的错误解脱。更不能逃避监管。

1、中国互联网企业不是在夹缝中生存,是在根本没有竞争的情况下生存在下来的。没人夹过它,因为中国政府从一开始根本不懂互联网,也没重视过互联网,所以留出了这么大的市场空白和监管空白。中国互联网企业从一开始到去年被监管的20年里,除了后期涉及言论、内容的范围的情况,一直是在完全自由发展。当年腾讯也想过200万卖给中国电信,但根本没被看上。所以根本没有什么夹缝之说;

2、民营企业已经早就不是试验场了,央企早就已经明确了规定,退出竞争性行业。家电、服装轻工业、电子制造,有太多太多竞争激烈的行业国企都明确退出。民营企业在改开的头20年,可以说是尝试了很多国企退出的行业、新兴行业。但这十几年来,民营企业早就把持了各种由知识产权建立壁垒的行业。国企除非由于自身开发的原因进入(中科院、校企之类),否则只能以资金形式进入,但这已经是很受限了。电动车、电池、手机,主要带科技含量的,有几个国企?现在还在里面的国企都是历史原因留下的,比如上海电气(601727.SHA)、几大国有汽车厂,但竞争力已经远低于同行业的民企。现在国企占主要的行业还剩下的都是限制性行业,钢铁,能源,还有就是垄断性行业。这没什么奇怪的,先不去说它。另外像芯片、航天这些需要国家主导的长期投入,这跟也说了很久了,不赘言了;

3、房地产就更不要讲了。星哥是从事房地产的,自然对房地产的感触很深。但是恕直言,在中国彻底土地私有化之前,房地产是最不应该用来作为论据讨论公有、私有问题的。房地产是资源掠夺型行业,又是大型资产,30年来,中国房地产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都没有走出一个正确的模式。国企有政策倾斜,难道你民企的模式走的好吗?你过度借贷不是错误吗?你三、四线城市囤地科学吗?现在双鸭山的房子一两万一套。你三四线的土地价值归零,这不是碧桂园这些策略的失败例子吗?我不懂房地产,但这些年中国民营房地产企业有几个是发展健康的?从美观来讲,我倒觉得国企的房子比民企的盖得好。北上广深,兹要是能拿出来跟香港、东京比一比大厦,几乎清一色都是国企或者外企盖的,你恒大盖了哪个能跟IFC比的?比富力有能跟上海金茂比的吗?更别说旁边几座更漂亮的了。中国房地产行业还根本不算一个正规行业,不适合拿出来做比较;

4、如果说政府出台政策加以监管,就要被定性为对私营企业的掠夺,这种诛心之说,是无法反驳的。因为这是动机判断。如果要做这样的指责,那政府就什么都不要管了。这个简单道理我不想浪费时间讨论;

5、国企拿1%黄金股份的事儿,我只想说,这就是互联网企业作大劲儿了。活该。话难听是吗?是因为互联网企业做得难看。今天你喜爱的马云成功之路,有一大半都是阿爷没有监管而让出来的利润空间,如果阿爷从第一天就把支付宝纳入类银行企业管理,支付宝根本发展不了这么大,那阿里的一大半市值都不可能存在。拿1%出来还给赏饭的主子,伦理上有毛病吗?你要讲法律,首先是阿里不守法,在没有银行牌照的情况下肆意发展银行类业务,这难道看不到吗?现在不以入股的方式进行监管,难道你希望把蚂蚁彻底干掉清零吗?在美国本身就不应该存活下来。如果阿爷真清零它,你们又得跳出来说阿爷粗暴,请问,那政府就不要管了是吗?

6、中国的确一堆的问题,法治/法制都还没有进入文明。这都是需要时间填补的。但互联网企业,作为最新兴的行业,具备最优秀的人才、专业知识,有跟西方结合最紧密的资本、法律意识。但最后呢?为了利益可以在中国无视法律。可以无牌营业,可以非法在公共土地上摆放自行车谋求私私利,然后所有互联网巨头、几乎所有中西巨型资本都参与,请问,这些人有一个今天被打压得冤吗?共享单车这一个项目,就结结实实地把中国互联网和资本都钉在耻辱柱上。我当时就跟身边人说,只要参与过共享单车的,都要被今天的无法无天记上丑陋的一笔。

3 Likes

#致敬爱的冯大师的死忠粉们

不能总这样。长期判断错误,说错概念,反正整错了,就说是理想主义者。理想主义者成了口袋主义,啥人都可以往里装。那就没意思了。

错就是错了。概念性错误,底层错误,就应该被批判。冯大师底层错误,成天叨咕中国是权力和资本的博弈。大哥,中国的资本哪儿有跟权力斗的空间?不能叨咕一百遍一万遍就当是真的啊。

前一阵儿又说美国民主是先贤两百年前就否定了的。我去,先贤是博士毕业还是见过喷气式飞机?连地球全貌都没整明白呢,先贤能指出今天美国的民主是错误的?冯大师这几个事儿都是底层错误。

再者,冯大师天天看微信、左毛网站那些垃圾文章、垃圾信息。对那些五毛的名字如数家珍,可南华早报的王向伟这样的资深媒体人却不知何人,更不看其文章。还经常引用如纽约健身教练的消息。

:point_up_2:三条,冯大师的粉丝们给洗洗呗?

1 Like

#又忍不住要叨叨马斯克

咱停。战绩?他所有“战绩”关键的一个生死阀门是上海市政府(临港集团)给的厂房+那两笔贷款(5亿美金和10亿美金),才是他起死回生的救命稻草。

之前也在群里写过对马斯克的负面评价。依然保持恶感。特斯拉被阿爷的资金救了,没有阿爷的这剂“续命神丹”,特斯拉活不下来是大概率的。刚刚Elizabeth HOLMES被判刑11年,欺诈罪。马斯克违反证券条例无数次,至今还能安然地满嘴胡言乱语,所以他只是比很多人运气好一些,而已。Ravian、Nicola只是生晚了,没混着神丹,否则今天也能拿出来说“战绩”了。

其实拿阿爷资助也没有问题,马云也有过孙正义的一大笔投资,马化腾也有Naspers的关键一笔,这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是正常经历。但特斯拉是一个生产型企业,在今天科技初创企业竞争如此激烈的情况下,特斯拉的模式需要巨大资金投入生产设施,几乎没有第二个这种运气。所以这个模式也很难再复制。Nicola就没这么好运,所以公司才铤而走险虚假披露。难道马斯克在2018年没有想过吗?2018年他最焦头烂额的时候,抽着大麻上电台节目说要私有化特斯拉,埋怨苹果不收购特斯拉,这都还历历在目。当时他已经违反SEC条例,现在案子还没了结。Ravian现在也在艰难挣扎。所以软件企业没钱了最多裁员缩小规模。但独立大规模生产的模式,很难跨越资金瓶颈。所以要说战绩,应该现在更是李强的战绩了。

在马斯克上我是欺师灭祖的。何老板对他收购Twitter有期望,这我是完全不期望的。就一个奉子成婚,泡妞泡成老公,现在他自己竟然说自己是真爱了。动机先不揣测,就说实际。

川普宣布继续参选,而其目前处于劣势,更会肆意散步各种谣言,扰乱言论平台。到时候Twitter一定再次面临巨大社会争议,公司也将被质疑如何处理好这些复杂情况。而马斯克虽然从未表露自己是否川粉(他也丢不起那人),但系他很明确支持共和党。所以到时候马斯克的政治言论亦会引起更多争议。这种影响只能是负面的,不光是对社会,也会对Twitter公司内部。

同时,马斯卡收购了Twitter后财政交困,而广告商很多在撤走。如果未来争议增加,更多广告上会撤走。那会令到Twitter财政更加差,恶性循环。而马斯克本身没钱再 inject资金给Twitter,他手上的借贷又要还、同时也在产生成本。

说一下Twitter收购相关的财务情况。Twitter的收购资金结构是非常杠杆化的,而且比一般的LBO更加复杂。因为马斯克并没有流动资金,所以收购资金几乎全部来自于外部和杠杆。收购成本不光是马斯克个人和其投资者的财务负担,也是Twitter的负担。除了马斯克和其它投资者的资金,银团借贷提供65亿美金,另外Twitter本身还要发行两种债券共60亿美金,里外里收购将造成Twitter的债务从收购前的17亿美金,额外暴增130亿美金。每年的利息从1亿美金增加到12亿美金,收入与债务比从之前的3.7倍暴增至9倍。注:Twitter的2021年收入为50亿美金。

所以如果广告收入将继续恶化,马斯克想救Twitter,只可能继续从特斯拉股票身上打主意。但即使,我是说即使特斯拉业绩超好,支持股价升,马斯克都会趁机套现还债/救推(最近已经出售过了),所以特斯拉股价还是会受压。所以未来特斯拉股价向上的机会很难乐观。

而如果有人想黑多他一脚,会做空特斯拉,压住特斯拉股价,令到马斯克没机会救Twitter。两边遭遇双杀。

因此,未来Twitter财务状况改善艰难。马斯克想开源,但谈何容易?模仿微信做金融类的服务就更信口开河了,美国需要多少法律和人才才能组为一件大公司组一个金融队伍?还得是能产生收入的。而且现在各种模式都早被占位,还能想出什么X App(马斯克所谓的万能应用),只能靠他的“聪明才智”了。

当然,他可以故技重施,再找阿爷一次,打开中国市场。小扎装C找鲁炜,马斯克可以找李书磊,整本20大报告学习集在桌子上,然后阿爷解禁Twitter,那到时候别说130亿贷款,1300亿贷款他也还得起了。

就怕李书磊握着他的手说:“创造条件”。临了走的时候再跟身边人扔下一句,“太天真了”。:smiling_imp:

5 Likes

这几个选得还可以,还有几篇就别贴出来了

大家真有心。我第一个帖得感谢各位群友的文章转移。太暖心了。

谢谢啊。

3 Likes

:+1:点赞

蚂蚁算个6。大家要是了解中国的政府架构,我可以告诉你,全中国的地铁建设,几万亿的投资,全掌握在发改委基础司(前交通司)的地铁处。一个小小的处室,每个城市几百亿的地铁,都是副省长带着地方官员去找地铁处,副省长在门后候着是天天发生的,地铁处处长训副省长,副省长也得装孙子。连副省长都没法儿跟小处长博弈,请问企业有什么能力跟政府博弈?

蚂蚁算什么?只是蚂蚁那次已经箭在弦上,可能有老大的某种形式的暗示下令,但从平常惯例,多大的私营企业,都是一个蚂蚱,阿爷一踩就死。滴滴如何?不是一掌打翻了?难道每个得老大出手?证监会国际处一纸文件就干掉你了。想啥呢?

@海涯 你刚才问我的问题我回答你。我读得书少,跟你们博弈不了《博弈论》。但在中国,资本和政府没有博弈,这个现实为什么冯粉不懂,是因为他们要不是没接触过资本,或者没接触过权力。但凡两边都了解,就不会再去纠缠这么无聊的话题。这里有几个接触过资本?同时又接触权力的?不是认识几个官就了解权力,也不是炒过股票就懂资本。

中国人绝大部分人没接触过权力,所以在出租车里总想像中南海天天权力恶斗,这个开会骂那个,那个开会给这个一个烟灰缸。其实都是不懂而臆想。

同样资本也是,因为人们不了解资本和企业家,所以总想像马云他们是在跟政府斗(冯大师就说成博弈)。其实不知天高地厚的除了马云、牟其中几个个位数的自以为是的企业家,自以为能左右政府,最后输得连底裤都没了。其他企业家,个顶个拉出来你问,哪个会说自己在和政府斗?马化腾会说自己在博弈?王传福会在博弈?老干妈陶碧华在博弈?自己有什么资格跟政府斗?只是那些不了解的人,臆想企业在和政府。其实政府和企业家(就是冯大师所谓的资本)都互相清楚,根本没有斗(博弈)这一说。

只有不懂的人,才以为这些在发生,实际牵涉的双方,都明白这根本不是事实。然而,我们却在这里辩个不休。

2 Likes

常來。這裡小寶可以自建N座北房,再造怡紅院也不是不可能。

姐给我扔多一些板砖,我自然攒够盖多几间藏娇。

藏可不行,得光明正大徵得寶夫人同意才可以。

1 Like

小寶面露男色。

阿爷:

老钟大哥,先作揖:pray:。(哥们儿现在都被弄怕了,态度得好,红领巾得戴上)

装孙子是我世俗化的形容。没申请过地铁,可能就不了解。一个几百亿的大项目,对于北上广深,可能真还不算啥,或者不算“太”啥。但是对于沈阳、东莞、甚至早期成都、南京,或者您熟悉的杭州,第一期的地铁项目,那是“很”啥的。所以这些次一级的城市,要申请批准建设地铁,对这个城市,是最大的基建项目。但这只是城市单方的看法。

去到发改委,再到基础司,有飞机、有铁路有高铁,一个城市的地铁,只是国家层面的九牛一毛,真的在基础司里不算个事儿。所以只能把地铁审批分配到一个处室。所以处长就说得算。他让你回去改,你就得回去改,副省长敢说啥?项目一托就没影儿了,一个几百亿的项目对于一个二级省份都是个大事儿,更别说对地方城市了。审批不下来,回省里也没法儿交差。所以装孙子就是指万事都得顺着,完全不像他在省里的领导气派。

要说处长是不是狐假虎威、态度恶劣?有,但现在也很少了。大家不要想象官场,有什么仗势欺人、狐假虎威、勾心斗角、桌上就干仗。有,地方、三四线小地方肯定有。但到一二线城市、中央一级,都是人精,没人会主动横行霸道。所以都是工作切磋,让你改,你就得改,这个就是我指的装孙子。副省长也不敢反驳。这不是处长的态度问题。再者,这些处室的处长往往都是业务能力很强的干部,你省委书记找部长也不见得管用,司长、甚至部长也都听这个处长的意见。不是你投诉他态度差(即使有)就能让他滚蛋的。况且让你改,跟态度差那是两码事儿。但这个乖乖回去改,就是装孙子。

杭州不敢得罪蚂蚁,这是杭州政府趋向文明的表现。但不代表蚂蚁在与政府博弈。阿爷叫停蚂蚁上市,杭州敢去北京帮蚂蚁说句好话?

我说了,不了解的人,就只会想象,想象政府内部在斗争,资本大佬们都在跟中南海斗,就是你们说的博弈。您拉任何一个知名投资人出来问问,他们哪一天,哪怕有一天认为过自己在与北京博弈?这都是无稽之谈。现在中国上层只剩下管治,没有博弈。

要说唯一的博弈,我只认同习与政治机器人在博弈。:smiling_imp:

最精彩就是开会给谁一个烟灰缸!像电视剧的情节!

这是当年《争鸣》杂志白纸黑字写的,贻笑大方。